故里人物杂记

故里位于苏北,因县治在沭水之阳而名之曰沭阳。沭阳人在苏南和上海名声是不大好的,作为沭阳人我对此也是无可奈何。当年曾流传过的一句话是“走遍天下都不怕 就怕沭阳和扎下”,扎下是沭阳下面的一个乡。还有一句大概说做了不平心事,叫你出门碰见沭阳人。曾做过沭阳县令的清朝文人袁枚在县志中写道:“沭阳民好诉讼,性懒惰,思赌博,好争斗。”200多年过去了,民风依然如故。

沭阳是个古城,历史可追溯到春秋时期,而我初中母校附近甚至还有新石器时代遗址,但赫赫有名的人才却始终找不出几个,最有名的大概就是项羽夫人虞姬了,这还是妻以夫贵。但这也不妨碍我回忆故乡的一些人物,活着的和死了

  • 程震泰
  • 小时候,经常听村里的老人讲程震泰的传闻,他们总以为程震泰是一个大财主。可实际上“震泰”只是个商号,和日升昌什么的没有区别。据记载,“震泰”起源于清乾隆年间的程开聚,这是个安徽人的后代。据传,程开聚极盛时占有土地2万多亩,横跨现在的徐州淮阴宿迁三市(参见此处)。

    当代作家、高邮人汪曾祺曾在作品中提到程震泰的一个传说,但他把名字误作“陈生泰”。把”陈”写作”程”这个不奇怪,江苏鲜有几个人能分得清前鼻音和后鼻音的,把震误作生就有点奇怪了。

    我小时候听到关于程震泰的传说是这样的:据说程震泰某天下乡游玩,也不知走了多久,撒尿时发现一片良田,于是问这是谁家的,打算买下来。一打听才知道这是他自己的地。故事内容约略是这样的,细节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汪曾祺讲的那个故事稍微精彩和离奇。

  • 仇和
  • 不少人知道仇和是因为他是“中国最有争议的市委书记”,宿迁的知名度也因此提高了不少。

    仇和是1996年担任沭阳县委书记的,当时沭阳刚划归宿迁管辖不久。其时的沭阳县城市容和治安,我不知如何形容,也许“一塌糊涂”还算恰当。仇和无疑是个有本事的人,尽管他克扣老师和公务员工资修路被人上访,他卖医院卖学校被中央关注,但这没有影响他仕途。家乡也有不少关于仇和的传闻,说他老婆官做的更大,说他中央有后台等等不一而足。

    应该说,我是感谢仇和的,沭阳那种地方如果不以铁腕手段,永远也治不好。也许我现在回家还是坑坑洼洼的路面,人少的时候担心被抢劫等等。

    记得刚开始担任县委书记时,仇和不怎么注重个人形象。看本地新闻时,经常看见仇和一撮头发翘着在指挥这个指挥那个的。当时他也比较瘦。后来,他胖了不少,头发也油光滑亮了,官也升了。

    我没见过仇和,记得大概是2000年左右的时候,仇和到北大做一个什么演讲(?)。和仇和关系比较密切的,当时尚在北大读研的表哥叫我过去,说在京沭阳人一起聚聚,正好拜见家乡的父母官。但我后来还是没去成。

  • 孙老师
  • 我决定不写出孙老师的名字,因为我怕被他google到。

    孙老师和我一个村子,应该和我父亲差不多大,但他儿子比我小很多。他的辈分也比较晚,严格论起来,他得管我叫表叔,但我从来没听他这么叫过,他只管我妈妈叫表奶。

    孙老师现在很有钱,传闻资产超百万了,这个数字在我们那个小县城算很不错的了。

    孙老师高中毕业后在村大队部做事,但受到别人的排挤。一怒之下,他决定复习考大学。在连续4、5年之后,他终于考上了本地一所师专,毕业后从事语文教学。因为他估题很有一套,比较受家长欢迎,因此后来就到县城任教了,再后来成了名师。1999年的时候,我们那兴起民间办学的风气,他和几个同事辞职创办了一所中学,这所学校升学率还不错。

    我在孙老师的班上呆过一年,说老实话,课上的很老套。

    One response to “故里人物杂记

    1. Pingback: 2007年终回顾 | 雙葉-維艱維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