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里人物杂记(3)

  • 老死猪
  • 老死猪是一个人,有时人们当面这么叫他。村子里几乎每个男人都有自己的浑名,什么老虾老鳖小鸡窝等稀奇古怪的浑名都有。我父亲是老师,于是人们叫他陈大先生,“生”字在方言中讹变为“shi/ㄉㄢ”音,入声。这是我父亲的浑名,也许他还有其他的浑名,但我不知道。

    现在想起来,我大约10多年没见过老死猪了吧。他也许已经死了呢,我这样想。老死猪没结过婚,他哥哥过继给了他一个儿子,是我们家邻居。不过老死猪基本没在过继儿子家住过,从来都是在外。起初在临近的村子,后来跑到临近的乡镇,后来居然听说到了临近的县市。老死猪这一辈子经历过许多吧,如果写出来也许会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呢。

    他大概现在已经死了吧,谁知道呢。

  • 老加丁
  • 老加丁是真名,也没听说过有外号。老加丁家以前在我奶奶家隔壁。奶奶住在庄里,所谓庄里就是解放前人们聚居的地方,有护村河的,小偷一般进不去。而我舅舅的村子那里以前更是有围墙和钢炮,寻常土匪不敢靠近。小时候父亲上课母亲到地里干活,就把我放在奶奶那里。

    老加丁是个更富传奇色彩的人,据说他以前当过海军,不知是因为犯了错误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回家了。老加丁的著名不在于这些,而在他的酒量。据说他是全村酒量最大的人,2斤烈度白酒不在话下。老加丁的儿子很早就去世了,儿媳也不知是改嫁了还是怎么着,反正老加丁只有一个孙女,比我大几岁。后来,他孙女嫁给了一个论辈分比她长一辈的同族人,开了风气。

    虽然在一个村子里,但仍有将近20年没见过老加丁了。前些年回家时,见过他家里的,我管她叫表婶。老了,真的老了。

    One response to “故里人物杂记(3)

    1. 我现在故乡的人已经忘得差不多了,除了几个亲戚,其他的已经很模糊了。有人说我是不会留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