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和路·初夏

每天上班都要经过颐和路,看公交车从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中间驶入一片绿荫,就好像一只小船悠悠地划入芦苇荡,有些烦躁心情于是也好了起来。

下午专门从山西路走到颐和路,回味一种民国的感觉。

颐和路两旁都是至少有几十年树龄的国槐,而不是南京常见的法桐。我突然想到了北京的南池子大街。

可能因为周日的原因,路上车不算多,行人也不多,不时还能看见有人在路边的花园里或休息或闲聊打牌。几十年前,这里想必是戒备森严吧。

遮天蔽日的国槐下,是大门紧闭的深宅大院。这些大院的主人都曾经是民国时期叱咤风云的人物,例如汪精卫,例如阎锡山、陈布雷、顾祝同,这里就是传说中的“民国公馆区”。

而如今,一切都已烟消云散,大多成了民宅或军队驻地。大院前看不到“文物保护单位”的字样,我甚至能从未关的小门看到里面晾晒着的衣服。我却以为,这正是一种幸运。

路过颐和路34号顾祝同公馆时,我的记忆出现偏差,把这里当作了汪精卫公馆,努力向一窥里面的究竟,但最后我能看到的只是屋檐和参天的大树。其实,走在这样的路上,大脑常常出现错觉,到底这是历史还是现实?

余秋雨曾经写道“别的故都,把历史浓缩到宫殿;而南京,把历史溶解于自然。在南京,不存在纯粹学术性的参观,也不存在可以舍弃历史的游玩。北京是过于铺张的聚集,杭州是过于拥挤的沉淀,南京既不铺张也不拥挤,大大方方地畅开一派山水,让人去读解中国历史的大课题。”

而这,正是我喜欢南京的理由。

南京·颐和路

 

 

颐和路3号 汪伪内政部部长陈群公馆

 

参天大树

 

旧时王谢堂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