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乱

南京就是南京,大乱是南京乱世佳人酒吧湖北路店,小乱就是1912店。

这里要说的就是我和大乱的一砣故事。

但事情还要从我亲戚在南京开的一家小饭馆和一名日本人说起。

自我3月来南京以来,就一直在这家小饭馆义务帮忙,除了中间工作的一个多月。这名小日本是以前南大的留学生,当时经常到小饭馆吃饭,最近重返南京,并答应要和我亲戚喝酒。25号晚上,失信多次的小日本来了,我和他共喝了一瓶东洋低度烧酒和2两中国白酒,跟他侃了通日本冲绳琉球中国西藏等等。喝完之后,浑身热乎乎的我走了。

那的确是个炎热的夜晚,虽然已是午夜11点30分。

在经过南京市儿童医院附近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对夫妇,女的怀中抱着一个婴儿,孩子头上包着一块纱布。在儿童医院附近看到年轻夫妇和小孩子不算什么稀罕事儿,即使在晚上11点半,温度30多度的南京。

就那么经过了,向附近的公交车站走去。但又突然返了回来,我觉得那小孩真可怜。这么热的天,我一个大人尚且觉得受不了,这个小孩就受得了么?

我于是塞给那个父亲10块钱,他们不要。男的看上去好像是老师,也许是职员。我努力说,这不是给你的,是给孩子的,我身上只有20块钱,还要坐车回家,不能给太多了。

话说了半天,年轻的父亲收下了我的钱。

我觉得一种悲凉掠过身后,再也无法向不远处的车站走去,于是招手打了个车回家。

到住处後,那种感觉挥之不去。

在思虑了再三之后,我带上500块钱,准备给那对夫妇。这不是施舍,不是。虽然我喝了点酒,但绝没有醉。没有。

但当我到了原处之后,那对夫妇不见了。我来回找了几遍,还是没有。

穿着拖鞋的我,在午夜的街头打电话骚扰好友,跟他说这件事情,旁边几个似乎是趴活的司机冷冷的看着。

还是没有那对夫妇和孩子的影子,我也不想再回住处。

于是,又招了招手,去了大乱。

这是我第二次去这个地方,我不喜欢酒吧,北京的酒吧一次没去过。

但我今晚去了。

并且,成功的把自己灌醉,然后吐在大乱,把拖鞋丢在大乱,打车又回去了,甚至忘记怎么掏钱给出租车师傅。

大概还记得,那个晚上在大乱遇见一对可能是gay的韩国人;一对中国女孩,其中一个人看见我拿着酒瓶凑过去就厌恶的走了,另外一个勉强跟我碰了杯酒。还在厕所和一位可能刚刚和女友或男友说good bye的哥们抱头痛骂,在摔坏了两个酒杯之后,我就离开了。

我几乎没和其它人提起过这件事情。怕被人觉得是傻逼。

 南京和北京的天气都很热,现在。

One response to “南京·大乱

  1. 我还以为是南京乱套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