瑰丽的梦

最近3个多月,我一直没有稳定的工作,虽然在51job,chinahr上简历投了一份又一份,却没有一个回音。也许,我从南京跑到北京这个决定本身就是错误的。这个月初,我又回到北京,参加一家媒体的考试,打算重返北京。在北京呆了10来天,通过了第一轮面试,参加了第二轮笔试。等待结果的过程是难耐的,于是我在笔试结束之后的第二天回到了农村老家。两三天过去了,还是没有结果,很郁闷。

今天,在苏州打工二叔家堂弟回家办二代身份证,正好姐姐也带着孩子在家。而且,最重要的是,今天是我妈生日。于是,许久不曾谋面的姐弟三人晚上在我家小聚,喝了不少啤酒。

最近家里都在下雨,最高气温不过二十五六度,凉快的很。吃完饭、洗完澡,看了会DVD,又拨号上了会网,看了会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觉得有点累,于是睡了。因为姐姐在家的缘故,我的房间被占了,我只好和爸爸挤一张床,妈妈就和姐姐住一起。

记得小时候家里住草房的时候,冬天全家就挤在一张不算很大的床上,夏天我就和姐姐挤一张小床。现在虽然家里的房子也有个八九间,但前院的三间偏方都没收拾,也没有床。不过好在我睡的这张床比较大,俩人睡也不挤。

也许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今晚睡的特别香,直到被尿憋醒。我摸起眼镜,推开房门,走到院子里那棵小树下就准备撒尿。农村不像城里那么讲究,尿到树下还能当肥料呢。

那个时候也许是午夜三点,也许两点,我记不清楚了。整个村庄非常安静,除了偶尔的狗吠和风吹树叶沙沙作响之外,听不到城里的那些噪音。我在北京时,住处附近有一条公路,一条快速路还有一条铁路,每到晚上吵的很。

今天晚上的月亮很好,像烂银盘贴在天边。也许快到六月十五了吧,我想。东边天上有一大片乌云,风吹过来如走马灯般流动。 如果不是乌云的话,这样的夜晚该算完美了吧,我一边撒尿一边想。

嗯!怎么这片乌云这么像蛇!不对,是像龙。我摘下眼镜,努力揉了揉眼,再戴上眼镜一看,那似乎真的是条龙,和电影里的龙一模一样。有龙头,龙须还有龙爪,张牙舞爪的样子,很凶猛。难道我喝多了?不对我,才喝了3瓶啤酒而已。再说,这会酒劲早过去了啊。我掐了掐大腿,疼的很,我不是在做梦。这个时候我的新闻敏感性来了:得照张相啊!赶紧回屋打开灯,找到我的NOKIA 7610。

再次回到院子里,那条黑龙还在,赶紧把摄像头对准东边,按下了手机中键。我这破7610照张相要半分钟,效果还特一般。没办法,数码相机还在南京呢。拍下第一张,刚想拍第二张,我发现手机屏幕里有两道白色亮光,形状和龙差不多。我当时脑袋激灵一下,想起刚在网易上看到的一则成都武侯一个小区摄像头拍下飞龙的新闻。我看到的不是跟那一模一样吗?我赶紧又把这拍了下来。正准备翻看刚才拍的照片时,我突然发现南边天空有点异样。定睛一看,我惊呆了。南边天空金光闪闪,上面似乎是一行篆字,下面是啥图案。赶紧再举起手机,把这一切拍了下来。

突然,这个时候,我听见爸爸的脚步声。可能是我刚才开灯惊醒了他吧,我不禁深深自责。爸爸已经快60了,前几年又查出患有糖尿病。爸对我说,你干嘛呢?我说,刚才我看见东边有条龙,还有南边天上。。。我指着南天对爸爸说。我又呆了,南天什么都没有,除了云彩。。。再看东边天空,那片黑云还在,形状却又像座山了。爸爸说,别想那么多,工作得慢慢找,回去休息吧,今晚还有点冷。

(以上为本人昨晚做的一个梦,未完)

4 responses to “瑰丽的梦

  1. 和我差不多
    近三个月没工作状态
    我爸的态度就是工作会找,不急,哈哈

  2. 梦到龙,据说是即将牛逼的前兆。
    先去给自己买一根“梦龙”吧

  3. Pingback: 陈双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