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与现在的信(2)

To:doubleaf@gmail.com

From:doubleaf@gmail.com

Date:17 Oct 2007

Hello,Dear Future Me

很高兴收到你的回信。这几天我很忙,没来得及给你回复,见谅。

每天早上,我都要早早起床坐公交车上班。车上人很多。车上有一张张陌生的脸、路上有急匆匆走过的人群,车窗外有摩天的大楼还有清晨的阳光,有些迷惘。

我为何要生在这个世上,又为何我的灵魂偏偏要寄在这副臭皮囊上?我究竟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后人究竟怎么看我们?我们的未来到底是更好还是更坏?

为什么时间一去不复返,为什么我们都要死去,为什么看不到死後的情景?为什么我想要飞却飞不起来?

为什么我一直庸人自扰地想这些无聊的问题?布瓜、布瓜、布瓜、Pourquoi、Pourquoi、Pourquoi?

 

To:doubleaf@gmail.com

From:doubleaf@gmail.com

Date:26 Sep 2046

hello,mr me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无聊,但你确实太无聊了,也许是你太过空闲的缘故。

我们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界上,这是个问题。如果你觉得迷惘的话,等你死的那天就知道了,那个时候你也会知道死后究竟什么样了。死去的人自然知道那个世界什么样,但他们永远无法回来告诉你。

至于你生活的时代,我想说,这是个荒谬的年代。荒谬的原因其实不在于存在很多荒谬的现象,更在于还有人把荒谬当成真理来膜拜,并且不停地告诉你说,这就是真理。未来当然不一定就比今天好,正如年轻人不一定胜过老年人一样,我在上封信里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人类这几千年来,虽然物质层面提高了许多(其实也并没有多少,最多是50步与100步的区别),但在精神方面却并没有多少的进步。孔子、佛陀、柏拉图、苏格拉底,今天有谁能够超越的吗?我们最多也就是在享受生活方面有了一些不值得骄傲的进步,其它方面还是洗洗睡了吧。与宇宙上百亿年的历史相比,我们算什么?话说回来,人类来计算宇宙的历史,就好像河伯以为天下之美为尽在己、皇帝用金粪杈捡粪一样可笑。

虽然时间一去不复返,我们都要死去,但历史却往往要重复,有时候还是简单的重复。在你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城市的大街上经常有骑着摩托车、扛着三洋机的所谓时髦小青年。而在你现在的这个时候,公交车上、地铁列车里,又有许多肆意地用音乐手机大声外放烂大街口水歌的年轻人。虽然手机比大三洋机先进多了,但在这里,却也只是三洋机的简单重复。

也许,他们找不到更多的发泄方式,只能以这种方式来彰显自己的个性吧。说到这里,我倒想起很多年前看到的一篇文章。文中说道,在柏林墙倒塌之前,东德年轻人普遍用滥交的方法体验自由。在那个人人自危的时代,没有话语权没有自由,年轻人便在酒吧里随意结识,小伙子很轻易的就能把姑娘带走,女孩们也都完全自愿。他们在其他领域毫无自由而言,只能通过这种途径体验相对的自由了。

虽然我老了,对现在的年轻人动不动就上街游/行/示/威觉得很无聊,但我还是支持他们。每代人都有自己的表达方式。

很久以前,我们其实都能飞的。只是不飞上天好多年,还有人不停告诉我们:天上有吃人的怪物,你们千万不要飞,还是待在地上安全。而且,你们其实根本不能飞,说你们能飞的都是那些想吃你们的,居心险恶。

起初,我们不相信,也有人怀疑,还有人偷偷飞上天。后来,我们居然真的发现了那些被吃掉的人,他们说,早告诉你们天上有怪物,这就是随便飞的下场。

再后来,我们发现再也找不到哪些怀疑的人了。而我们,在长时间不飞之后,却也真的不能飞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