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十家

照片 035

从我家到学校,大概有200米远,也许是300米,也许是100米。我是个文科生,对具体到数字的距离没多大概念,但我闭上眼睛却也记得,从我家到东边的小学校,中间共有10户人家。

第一家,也就是我家隔壁的邻居,姓庄,男主人参加过越战,退伍后分配在了徐州一个工厂。他家也因此成为村上最早盖起瓦房的人家之一。他家有俩孩子,一男一女。如今,女儿已经嫁在隔壁村,有俩孩子;儿子也早就结婚了,也有俩孩子,都是男的,儿媳是和我妈一个大队的。男主人大概10年前下岗回家了,女主人还是和往年一样的絮叨,一样的大嗓门。

第二家,也姓庄。女主人和我同姓,我们都叫她二姑,娘家就在本村东头。这家的儿子在本省一家大专念书,已经毕业了,女儿好像是今年高考,但不知道考到哪里了。他们家在解放前是富农,家里是有洋钱的,听说他们家兄弟仨人都分了一些。

第三家,还是姓庄。男主人老家是我们村的,但大约爷爷辈就搬到了隔壁县,后来男主人又自己毅然搬回来了。如今,他还有兄弟在隔壁县。这户人家有2个儿子,2个女儿,小儿子是我发小,辈分却比我晚,得叫我表叔,他现在已经结婚了。二女儿年轻时是一枝花,现在嫁给了我妈那个村的一个男的,这男的还是我初中同学。

第四家,就是第三家的大儿子。他家房子盖的比较晚,以前就是一片荒地,我们曾经在这里玩的很快乐。

隔着一条小路,便到了第五家。第五家至第十家的房子,从地理上来说,并不和我们相平行。因此,靠着两条路和沟,第一家和第四家,还有另外两户人家以及我们家,构成了一个自然上的小庄子。

第五家,依然姓庄,他家后面那户人家,也姓庄,是他弟弟,他家前面隔着路,有一所简易房子,那是他老爹老妈住的地方。他还有俩妹妹,很早(90年左右)就出去打工,后来嫁到了河北。他家有一儿一女,儿子去年高三毕业,读的就是我的高中。毕业的那天,他儿子出去和人游泳,淹死了。

第六家,姓庄。三个女儿,一个儿子。他在我面前,是晚辈,得叫我二表叔,虽然他年龄可能比我爸还大。他儿子是我小学同学,后来到北京打工,就在东大桥的蓝岛大厦做保安。我刚到北京那年,还曾找过他。如今,他已经有了孩子。

第七家,姓倪。我们村以前就两家姓倪的,现在应该多了起来。因为他家有3个儿子,没有女儿。有一阵,听说他家收养过亲戚的一个女儿,后来好像又还给人家了。他家的小儿子和我同岁,只大几天,小时候经常一起下河摸鱼摸虾。他们家祖传的手艺,摸鱼摸虾是一绝。

第八家,又姓庄了。他家的女儿和我姐姐关系以前很不错,现在各自都嫁人了,都有孩子了。小的时候,男主人的叔叔,一个瘫子,也没有老婆,和他们家住在一起。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人死了。

第九家,姓庄。我管男主人叫表叔。这样的表叔,我在村子里得有上百个。他家有3个女儿,一个儿子。二女儿和我同岁,大女儿和我姐姐同岁。小儿子要高考了吧,也许。小时候上学时,我们经常跑他家喝水。就手压的那种井。那个时候,大家还都住土房子,还都没有院子,还都没有深锁的大铁门。

第十家,还姓庄。男主人是个有想法的人,经常倒腾贩卖粮食和生猪,女主人娘家就本村的。他家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儿子去年在南京一所大学毕业,就留那里了。女儿今年也到了南京一家学校读书。从他家门前经过,就到了小学。

 

2004年2月–2007年3月,我住在北京石景山五芳园。如果我和隔壁同时开门的话,我就必须等着他们进去,因为楼道实在太窄了。2007年8月–现在,我住在朝阳区惠新东街,如果隔壁开门的话,我也必须等着,楼道和以前一样窄。

 

但是,我都不知道他们姓什么,家里有几口人,都干什么工作的。

2 responses to “东十家

  1. 路过,顶一下。

  2. Pingback: 幼学记事(3) | 雙葉-維艱維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