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回忆(52):老乡长

村中那些老人有时在一起唠嗑时,常常提及老乡长。这老乡长是何许人也?最近无意和村中长者聊到了此人,原来此人名叫庄长兵,号四人,如果健在现在年龄在125到130岁之间。也就是说,他已是上世纪的人了,他在民国时就是这儿的乡长。

据村中老人回忆,在一九三零年左右,庄长兵走马上任,做了乡长。那是的一个村是一个保,村中最大的官就是保长。庄长兵所在的这个乡,管辖了附近8个保,在附近也算有名气的人。那时没有相应的办事机构,连个办公室也没有,这个乡就是他说了算,办公地点就在他的家里。而就这样,他的办公室也不过就是两间稍宽敞的泥坯草房,而且这两间办公室到九十年代才被毁去。如果当时不拆除,现在都可以当文物保护了,我们自然没有机会目睹它的容颜了。

话说当年每到一年一度交银纳税的时候,他家的洋钱(银元)都用褶子把圈起来,估计 能有几万两到十几万两吧!现在村里老人都估计他的后人有数量可观的洋钱,我也曾问过他的后人,他们家可能有上千个洋钱吧。他的后人一口否定,说哪有那么多,但十几二十块还是有的。

庄长兵一干就是十年。在那个时代,他的家人或族中人肯定仗着他的势力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说出一些欺人的话,在这里我就不便说出来了。我要说的是他在维持地方秩序,把持地方平安使之不受土匪侵扰等方面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

到了五十多岁,他就退出了他乡长的位置。退下来了,可他的威望还在。听说邻近的潘胡村有两个恶贼头,名叫潘大开、潘二开。这两人从邻近的集镇贤官集一带抓来个“财神”(人质)——一个有钱人家的媳妇。这个有钱人家通过各种关系找到了老乡长,老乡长说:“你们那儿出二十几条枪,把他的窝给端了,出了事我兜着。”要知道在那个社会是没有王法可言,他说这话是有份量的。但那个潘姓家族也有几十户,自然不会轻易把族中人供出。

话说,那个有钱人还真的按他的话去做了,从家中带来了二十几条枪,把一个潘胡庄团团围住,两下就这样对打起来。可惜的是,不但没有救出人质,反而把人质给打死了。

到了老乡长晚年,也就是三八年前后,我们这儿有了共产党的武装,也就是八路军。那时,地方武装的领导人王通吾经常到老乡长那儿“串门儿”,目的就是用他的威望,帮助共产党做一些能做的事。像号召乡邻凑点粮食、捐点煎饼儿等给八路军之类的,他都一一应承下来。

老乡长有个二儿子名叫庄加信,在“抗大”毕业。他是一个有信仰的青年,不久任滥洪区(地名)区教导员。不知什么原因,在四六、七年被他的张姓警卫员开枪打死了。之后,那个警卫员投向了国民党。这个警卫员可能是国民党的卧底特务吧,因没有详细资料佐证,我也只能这么推测了。

老乡长在那个社会,在我们村里,也做了许多有益于地方的事,所以现在老一辈的人还常常念叨着呢。

One response to “父亲的回忆(52):老乡长

  1. Pingback: 陈双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