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05

blogger长,blogger短的

看网上为blog的译名争的面红耳热的,到底是博客,网志还是部落格?一会有人出来说blogchina不道德,一会有人出来说cnblog不厚道,看的我反正是头晕眼花的。
除去blogchina道德方面的问题来讲,我认为争什么译名都没多大意义,当然不能说毫无意义。
看很多人blog blogger来,blog blogger去的,说实话,我自己觉得很烦。什么是blog啊?不就是我一个人主页吗,不就是一我拿它写东西的地方吗?为什么非要给我冠上一个blogger的称号啊?
我还天天发邮件、看网页呢,是不是该叫我emailer,wwwer等等啊?
blog异于其他物事者几希,除了trackback功能可能稍稍新鲜点,其他有什么了不起?我装一个动易文章系统,我照样可以天天发帖子,也可以让别人留言。其实最初我就是考虑装动易的,但空间不支持。

有些人满口blog研究,blogger现象探究的,有多大意义请问?

网络无非如此,你在自己空间装了一个blog程序,或在Blogchina之类的地方申请一个id,再冠上blogger的名义,你就牛X了?未必!

我的这个网站我叫它doubleaf’s blog,我当然可以把它改作doubleaf’s homepage,有多大不同吗?
blog不就是web log的缩写吗,log不就是记录的意思吗,欺负谁不懂英文吗?

我就是doubleaf,就是一个经常在网上混,还喜欢写点东西的网虫。不喜欢别人叫我blogger,也不喜欢别人叫我博客,这里是我的主页,当然叫blog我自己也不会反对。

由《功夫》而想起的其他一些琐事

本来功夫上映后单位是要组织集体观看的,但是轮到我那天恰好没了票,只好从网上down了枪版来看。
效果自然大家都想得出来,于是某天又下了另外一部所谓真正国语DVD版,下玩了才发现也是枪版。不过相比上部也有所进步,这次是国语的了,不用听像鸟语一样的广东话。奈何画面太小,于是某天又去电子市场买了张6块钱的DVD,我很少看电影,更别说电视了,一年也没看几回。
老板介绍的很好,绝对DVD版,我说不会又是枪版吧。他说不会,我们都看过了。回去一看,果然又是枪版,不过画面较自己下载的略好点。想拿回去换,不过忘记是在哪家买的了,遂悻悻作罢。
一同买的另外一张盘质量却不错,堪称“真正DVD版”,名字叫做《导盲犬小Q》,想必很多人都看过了。情节也还算过得去,可惜没有普通话配音,听GIGI的粤语配音还不如听原版日语,不管怎么说,日语我还是学过2年的。
有句老话叫做: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我秉承了前者,却忘记了后者。其实高中时候也经常看电影和录像,甚至不惜逃课。也许是当时看的垃圾片太多了吧,现在早已没了兴趣。1个小时的电影尚且能忍受,倘若碰见情节冗长且拖沓,又没什么新意的电影我是不会浪费我双眼的。电视更不用说,今年以来几乎没看过电视,04年也屈指可数。干的最多的一件事还是上网,在自己的blog上随便写写,权且当作闲暇时的消遣吧。
最近收集了一堆CD,很老的一些。ELVIS,STING,EAGLES,JOHN LENNON等等。要说新的也不是没有,譬如五月天。因为不想自己被人说落伍,于是买了这个现在比较火的乐队的CD。买来以后发现除了第一首孙悟空之外,其余大多不合自己胃口。最喜欢的莫若COLD PLAY的两张专辑,我喜欢那种带点慵懒的腔调。恍然间,仿佛又回到童年。搬一个小凳子,到南墙根底下,晒着太阳,听身边的奶奶和其他老人唠家长里短,叙过往春秋。
只是现在,奶奶已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而我也寻不回彼时的灿烂阳光。

施海琦老师

本来没打算写施海琦老师,但是刚才突然想起N年前我曾经制作过一个班级主页,居然还能打开。于是在maxthon中拖曳了施海琦老师的名字,发现一个Blogger写的名为《我爱北京天安门》的文章,里面居然就提到了施海琦老师。不禁惊讶,仔细读下去,觉得兴趣盎然。
http://blog.blogchina.com/refer.52221.html

和我们在一起时间最长的老师是Hattie,她的名字叫施海琦。头发短短的,戴着一幅大眼镜,说完一句话经常抿着嘴唇很认真的张大了眼睛,看着我们,很腼腆。她老公的名字和老卫的名字一模一样,叫卫峰。

施老师似乎一直留短发,而抿着嘴唇,长大眼睛看我们这个习惯一直保留到我们上学的1999年直至以后。现在的施老师想必还如此吧。
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施海琦的英文名字,也许以前她告诉过我们,但我忘记了。施海琦老师是浙江嘉兴人,我在搜索的时候居然很巧的搜到另外一个东东

二是要注重教育孩子懂得做人的道理。做人,做一个什么样的人。新塍镇郭子弄学生施海琦现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留校任教。她从小学到大学一直品学兼优。她们父母的体会是:对孩子的教育不仅要从小抓起,而且要重视对孩子如何做人的教育,如果连做人的原则、道理都不懂,就读不好书,所以我们从小就注重做人的教育,从而使她从小就逐步懂得热爱祖国、热爱社会、有社会责任感的人,所以才有她的今天。我们做父母的也十分欣慰。

这里的”新塍镇郭子弄学生施海琦“无疑就是我的老师施海琦了。但我没觉得她有上面那位仁兄所说的”很腼腆“,只是觉得她为人很和蔼,很亲切的感觉。施老师是二外英语系硕士毕业,一看就直到她是南方人。
她有一次告诉我们,她用普通话记数字的时候觉得很累,所以经常都是用家乡话在心中默读,然后再写下来。接下来她就说出一串浙江话,我们听着如同天书,不知班上那位也来自浙江的女生是否觉得很亲切。

我上大三或大四的时候,施老师生了个小baby,那时经常看见她推着婴儿车在学校里逛游。和她差不多时间生孩子的还有另外几位老师,于是小推车,小baby也蔚然成二外一景也。。。

党群老师

党群老师姓党名群,Google搜索“党群”有250,000 项结果,当然都和党群老师无关。
党群老师是我大一大二的精读老师,突然想起她是因为昨晚梦见党老师又给我们上课,而我在课上居然拿着根毛笔在记笔记,恍然间又回到了大学时代。
党老师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到我99年上大学时她应该已经教了3年书了。所以她只比我们大3、4岁吧,起初我还以为她是班上某位女生呢。
党群老师看上去的确很小,人长的也很kawaii,很得大家喜爱。
不过由于大学时期的我特立独行,又秉持了一贯的愤世嫉俗,所以所有老师的课都没怎么听,党老师的自然也不能例外。除了大一第一学期精读得了85分以外,其余都是勉强及格,丝毫不排除是老师手下留情的缘故。譬如某次日语考试,老师现场阅卷,那位也比较kawaii的老师批到2/3处对我说,ちんにさん,你是没希望及格了。于是我悻悻而走,差点眼泪流出。后来幸好这位老师给面子,让及格了。

当然这样的事情,我想上过大学的人几乎都遇到过,当然这里排除了部分学习狂,譬如我们班的大部分女生。

说来也奇怪,大学班上的女生几乎人人都是学习尖子,每天晚上不厌其烦的上晚自习,所有作业早早完成,就连听VOA的作业(就是听一盘VOA磁带,然后全部写下来)都能如期上交。而我则不行,大一还交过作业,大二就干脆连作业本都没买。后来党老师某次见我时说,你能不能交一次作业啊??

大二结束后,党老师就不教我们了。于是某次我在学校BBS上发帖子留念,题目叫做“亲爱的党万岁万岁万万岁”。这题目自然是玩笑之语,但却引发了学生处某些人弱智的神经开始过敏。他们居然把这个帖子打印出来,送到党老师处。。差点引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sigh..

党老师眼看就要不教我们了,班上同学商议给党老师一个惊喜。于是某天,班上所有同学站在党老师家楼下,拿着标语牌,似乎还有鲜花,大喊:党老师,我们爱你!党老师听到叫声后下楼了,很高兴的样子。后来,班上女生怂恿我把党老师的丈夫叫下来,名曰让他帮党老师拿东西。我飞速上楼,敲开他们家大门,说党老师叫你下去拿东西,然后又飞速下楼。整个过程连我自己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党老师的lg看上去也很年轻,有点学生的气质。我觉得我们不该这么折磨人家啊。

此后在学校里还能见到党老师,她依然带大一大二的课。后来听说她要出国读书,但不知现在党老师如何了。

也谈我和自行车的故事

SMTH上的卡卡写了一段关于他和自行车的故事(http://www.smth.org/pc/pccon.php?id=5041&nid=118436&s=all),觉得很有趣,也写写我和自行车的故事。
因为我个子一直比较矮,所以学自行车也很晚。大概是初二暑假,也就是1994年的时候吧,我第一次学车。因为当时家里只有一辆永久的自行车,具体型号忘记了,好像属于二八自行车或者稍大吧。那辆车是我爸从他一个同事手里买的二手车。农村也没什么交通规则,就算有也没人遵守,所以小时候爸爸经常带着我们一家去赶集。姐姐做前面大梁上,妈妈抱着我坐后面。
到我学车的时候,那辆车至少也有个6、7年光景了吧,原先的绿漆已经荡然无存,只有黑黑的了。因为我不比车高多少,所以只能“别大杆”,这是方言了,意思就是坐不了车座骑,只能把腿穿过横梁骑。事实上,我对自行车的各种部件的叫法还都保持方言,写出来可能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具体意思,别说大家了。
开始学的时候摔了无数次,膝盖也破了N次,经常是刚好又破,当时还很怕得破伤风。直到现在我左腿膝盖还有疤痕。
不过就这样我的车技还不是很娴熟,父母是不敢让我上路的,而我自己初三暑假补课时还是姐姐每天早上送我上学。而与我一起学车的堂弟则学的很快,因为他个子比我高一块。
初三毕业后,又重新开始学车,终于可以跨上横梁骑了。高一某天我借同学的车回家,因为技术不行,结果半路就倒在了公路中间,那条路平时车来车往的,幸好当时没车。吓死我了!
回家后,妈妈很生气,她是担心我一个人骑车。当晚我就回学校了,我独自骑车,也没告诉妈妈。后来妈妈着急了,找到我干哥哥,让他护送我到学校。我当时看到后面有一个人很熟悉,不过他起初没有追上来。直到快到学校时,干哥才和我一起。
大学以后,因为学校很小,从南到北10分钟而已,所以根本无需买车。所以车技也得不到锻炼,我从会骑车开始就不能在后座带人,因为我力气小,我妈妈才90多斤,她坐上我的车,我立马就要倒了。。
直到大学毕业后才买了一辆车,因为那时还住学校附近,每天要穿过学校去坐地铁上班,所以花了100多块买了辆。可惜这辆车在我快搬家的时候被偷了。这也是我人生的第一辆车,也许会是最后一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