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January 1, 2005

麦收季节

这是一个我无数遍提笔,又无数遍放下的题目。至少一年多前,我就在心中打了腹稿,然而直到今天,我也没能写出一篇有关它的完整的文章。

麦收季节已经离我远去了。在我的脑海中,已经开始漫漶,马上或许就找不到踪迹。趁着还有印象的时候,赶紧写出来罢。

麦收季节早已过去一个多月了,而我不见麦收已有四五年了。麦子一般在6月初就成熟,然后开始的便是繁忙的麦收。

小的时候最喜欢麦收了,因为到这个时候学校就会放“麦忙假”,有差不多一周的时间。这
个期间我就不用学习了。与“麦忙假”对应的是在秋天放“秋忙假”,也是好几天的时间。学校放假是让学生回家帮家里的忙,可实际上,小孩子能做些什么啊?也就是放假让 大家
玩罢了。

收麦子的时候其实是很快乐的。我小时候,收割机还没有在我们那里普及,大家都是用镰刀手工割的。看着那一望无际金黄色的麦田,心中荡漾的是一种很快乐的感觉,当然对我们孩子们是这样了。

我一般是跟在大人的后面,看着他们收割。经常在小麦地里能发现鸟蛋,好像是鹁鸪的。我们就很高兴捡起来,预备着拿回家去煮着吃。但是往往是在回家的路上,就摔坏了。

以前没有收割机,就连脱粒机也很少。一般都是用手扶拖拉机来脱粒的。从地里把麦子运到场上之后,就把所有的麦子平铺到晒谷场上。晒一天这样。然后就用拖拉机来压,这样,小麦就出来了。虽然没有脱粒机方便,但是比用牛驴来压要好多了。

大家一般都是用平板车或者手扶运麦子,所以有一些麦子散落在地上,于是我们就开始行动,去捡麦穗。小学时候学过一篇文章,说是颗粒归公的。我们可没那么高尚,捡到麦穗带回家去了。虽然说掉在地上的麦穗不多,但是如果你在麦收季节仔细捡的话,能捡很多呢。我记得村上有一户人家,每年收麦子的时候都发动不能到地里干活的老人和小孩捡麦穗。居然每年都能捡到几百斤的麦子!

收麦子地时候最怕下雨了。一下雨,麦子就有可能发霉,但是我们那里偏偏夏季的时候雨水又特别多。所以每年都得早早准备好防雨的东西。还有的时候,在场上晒麦子,突然雷雨来了,谁都没有准备,完全是猝不及防的。全家赶紧找以前准备的塑料布,这个时候手忙脚乱的,说不定还找不到,于是不一会,就可以看到小麦顺着雨水在淌。幸好,雨来的猛,去的也快。再把被谁浸的小麦收拾起来,再晒干了,没什么太大的影响。如果碰到阴雨连日的就惨了。有的时候,收的麦子可能一半都变坏。

后来,就有了简易的收割机,脱粒机也多了起来。脱粒机是比较危险的。有一个男的,因为倾心于一个女的,帮女家收麦子,没想到脱粒的时候把一只手给脱了去。后来,女的也没嫁给他。真正是血本无归。

后来,我上大学了,麦收的时候根本不可能在家。听说现在都是用联合收割机来 收麦子了
。比以前方便多了。也不需要再去脱粒什么的了。

今年麦收的时候,我打电话回家,妈妈告诉我又下雨了。幸好,没持续多长时间。

现在,家里的雨已经下了有一段时间了。淮河岸有的地方决堤了。很多人流离失所。我家那里情况也很糟糕。

不停地在为家乡而祈祷,这个本来就多灾多难地地方,受不起那么多的折磨。

假如真的有神灵的话,我愿用我自己的一切,包括我的生命来换家乡的平安。

将来如果还有时间,一定要在麦收的时候赶回家一趟。顺便帮父母收收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