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January 7, 2005

前年、去年

2003年5月,还没毕业,突然想家的一个早晨。

标 题: 今天,我为想家而哭泣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3年05月05日09:50:43 星期一), 转信

早上八点半,突然从梦中醒来。嘴角似乎还带着妈妈做的饭菜香味。刚才在梦中,我和
爸爸妈妈姐姐在一起,一家人欢聚,很快乐。然而一觉醒来,却只有我自己。
细算起来,我已有差不多一年没回家了。爸爸妈妈一定很想念我。门前的小槐树可还好
?没有我的夜晚,青蛙依然和以前一样,聒噪的叫着。
五月初,地里的小麦快能收割了。只是我却不能象以前一样,在那路边,遥看着金黄的
小麦还有童年的岁月。
于是,突然一种悲哀涌上心头,我伤心的哭了。
我一直以为我不会因为想家而哭泣的,但是这次我却真的哭了。眼泪流下,不知道归宿

我的家,我的爸爸妈妈姐姐奶奶,我祝愿你们在家乡一切都好!

蓼蓼者莪,匪莪伊蒿。哀哀父母,生我劬劳!

  蓼蓼者莪,匪莪伊蔚。哀哀父母,生我劳瘁!

  瓶之罄矣,维罍之耻.鲜民之生,不如死之久矣。

  无父何怙?无母何恃?出则衔恤,入则靡至。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长我育我,

  顾我复我,出入腹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

  南山烈烈,飘风发发。民莫不榖,我独何害?

  南山律律,飘风弗弗。民莫不榖,我独不卒。

去年这个时候,又想家了。

发信人: doubleaf (双叶◎春节回不了家), 信区: test
标 题: 离家已两个年头
发信站: 一塌糊涂 BBS (Sat Jan 17 19:34:38 2004), 本站(ytht.net)
我没注意,已经两年没有回家。去年这个冬天是呆在北京为了或有或无的工作,今年在这里是为了加班。也算幸运,总算有了份虽然不好但却得继续干的工作。每天忙碌的如一条狗,看着领导的颜色。
差不多两年没回家了,连一封信也没写过。听说家里有了一些变化,我却无法亲眼目睹。听说家里老屋拆了,我没来得及看我住了10多年的老屋的最后模样。叔叔家的弟弟妹妹们都应该长大长高了吧?再看见他们还能认出来吗?村里认识我的都是些老人了,年轻的小孩子们应该都不知道我是谁。岁月啊,就是这样无情,悄悄过去,悄悄在我们脸上刻下印记。
想回家,看看快90岁的奶奶;想回家,看看我的小外甥,当年在家时他还不会说话走路,现在听说已经到处溜达了,不知道会不会和我小时候那样横冲直撞,呵呵。门前的那棵树应该又苍老了许多,小时候曾经每天以爬它为乐,许久不曾谋面,还认识我吗,小槐树?
想家,想妈妈,想念江苏。

中国的立法者们有两个目的,
他们要老百姓服从统治,
又要老百姓勤劳刻苦
――――Montesquieu《论法的精神》
※ 来源:.一塌糊涂 BBS ytht.net.[FROM:0.0.0.0]

而如今,家还是那个家,只是奶奶已经仙逝,父母已然老去。

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