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January 8, 2005

亚洲的君主制国家

亚洲的君主制国家

亚洲目前仍有部分国家实行君主制,虽然在我们看来君主制早该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不过,对这些国家的大部分人民来说,国王或皇帝是他们很大的一种依托。君主制也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这些国家的政治稳定,但也并非没有弊端。

目前,亚洲仍实行君主制的国家有:文莱、日本、泰国、不丹、尼泊尔、马来西亚、科威特、约旦、阿曼、卡塔尔、巴林、沙特阿拉伯、柬埔寨等。这其中,大部分是伊斯兰教国家。
我对尼泊尔这个国家比较感兴趣,因为它和中国的关系可以说是千丝万缕。尼泊尔曾是中国藩属国,袁世凯当年还曾欲邀请尼泊尔加入五族共和,不过因为英国入侵而作罢。
而尼泊尔毛主义者(即尼泊尔共产党)现在国内的游击斗争也如火如荼,让我等感觉颇为复杂。一位曾驻伊斯兰堡的老记者告诉我说,这些人必带的一件物事便是红宝书。每当印度军队或尼泊尔军队抓获这些Maoist的时候,就有红宝书被缴获,然后还向公众展览唉,一言难尽啊!
尼泊尔共产党其实也挺可怜的,因为经常在国内发动武装斗争或曰起义,今年5月被美国列入恐怖主义组织。如果ccp活在当代,恐怕也难逃此运。
尼泊尔王室还曾发生过灭门惨案,也给这个喜马拉雅山麓小国带来了许多腥风血雨。
详情点击此处(外部链接)

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乎??

父母之年

我的父母已然老了,父亲本来乌黑的头发已经花掉了一半,母亲的情况稍好,但是也隐藏
不住岁月的沧桑和时间的变幻。
孔夫子曾说过: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大概孔子说这话的时候他
的父亲早已不在,他的父亲叔梁纥实在要比他的母亲大上N多岁的。夫子大概体会到思念儿
女父母的痛苦,又深刻理解父母对儿女的爱意,才说这番话的吧?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这样的人间惨剧岂非每天都在上演?
我的父母身体还都很好,值得庆贺。
父亲今年49,母亲今年51,都是半百的人了,儿女也都长大:姐姐去年结了婚,我明年大
学毕业,他们要牵挂的已经不多,唯一的就是我的工作或者考研以及那尚在未知的终生大
事。
父母年轻的时候都没有过上好日子。他们出生的时候正好是解放初期,日子怎么样不用我
多说;他们年轻的时候又赶上文革等等一系列颠倒人伦的事情,他们很是不得意。然而他
们又能得什么意呢?妈妈是位终日在田里劳作的农民,父亲是很普通的小学老师。就算给
他们现在的机会我也不敢说会有什么大的作为。
但是他们是我的父母,这个最最最至高无上的名称,不允许任何其他东西来玷污,假若把
他人比做自己的父母已是无耻,再把其他什么东西加以母亲父亲之名,只怕祖宗18代都要
被他气得在棺材里翻个身。
我不能为我的父母做些什么,他们为我做的已经太多太多。
我只能用记住他们的生日来表示我的敬意了。
我的妈妈生于农历1951年6月初1,我的父亲生于农历1953年3月21。
我希望我能够永远记住他们的生日,我的父母之年。

作于200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