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February 1, 2005

写春联的往事

刚才洗澡的时候突然忆起儿时写春联的往事,于是匆匆洗完,趁记忆还没完全散去,写一篇小文。
约莫是小学5年级的时候,爸爸逼着我练毛笔字。起初我是很觉得不爽的,因为当时冬天,很冷的。不过也没办法,只好勉为其难的练了。
我当时临摹的是柳体,柳公权。大体上是摹他的神策军碑和玄秘塔碑,没多大意思。当时练的还算认真,只不过只练了一个寒假就告完结。我不是能耐下心来练字的人。
字后来的确是比以前写的稍好一点了,不过这成效直到高二才显露出来。高一之前,我的字都是比较大众的,但是忽然高二,彷佛一夜之间,写的比以前好多了。也约莫有了自己的风格,一个同学惊呼怎么比以前好那么多。现在想想,小时候练字也不无功效。
虎头蛇尾的练完字的第二年,老爸就让我写春联,当然只贴在我们家门上。爸爸照例是每年都义务给别人家写春联的,多的时候半个村子的人都找他写。于是那年的春联我写了,可惜具体年份忘记了,不过应该还是在小学。
这个差事对我来说是比较困难的,因为我的字还无法拿出台面,不过情势所迫,死马当活马医吧。买回来的红纸得先裁成春联的样子,于是妈妈和姐姐一起帮忙。我也装模作样蘸了蘸墨,还装模作样的悬臂写字,一会觉得胳膊累了,于是又把胳膊隔在红纸上。一会,劣质的红纸把我的衣服都染红了:)。。。
赶鸭子上架的结果自然不会太好,不过春联还是贴门上了。自然也有过路的邻居或亲友指指点点。有说孩子这么小就能写对联,不错、有出息。有的说,还需要再努力云云。
此后的5、6年没再写过,高中的某年春节有人上门找爸爸写春联,当时他不在,于是我又被拖了出来。当时也不知丢脸,信笔连续写了三四家的春联,不知他们贴出来是否有人笑话..
2年没回家了,自然也没了贴春联、写春联的乐趣,此时怀念起来却别有一番滋味。
---于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