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February 5, 2005

铃声

门外有嘈杂的人声和哗哗的自来水声,这才想起已经很多天都没有好好地写过一篇日记。从繁琐的世间到虚幻的网络空间,我的心情亦有过几许欢喜。总以为自己是个SOMEBODY,现实又将自己击得粉碎。不用为自己找什么借口,也不须发什么牢骚感慨,何须呢?对抑或不对?
二外基本上是没有铃声的,只在二号楼和三号楼那儿上下课时有一种旋律很烂的音乐响起,不知道是哪个时代的流行歌曲。我所念过的小学和中学都是有铃声的。而且不是二外 那种电子音乐。我的小学就在我居住的村子,我记得一开始用来打铃的是一块废铁,是用报废了的拖拉机防滑轮。声音很响,也很悦耳,似有三日不绝之效。那时候也没有专门的打铃人员哪个老师没课或下课早,就去负责打铃。我们孩子们都认为打铃是一件很神圣的事,常在放学后或星期天时偷偷地用石头或砖块往铃上扔,听那种让我们生厌
又喜欢的铃声。
我小学毕业后,听说那个铃让人给偷走了。后来又换了另一块废铁,我见过,长的很难看,声音又沙哑,抵不上当初的那块。
初中和高中的铃都很相似,是庙里那种大钟的缩微版,用来打铃的东西也和庙里的很像。打铃发出的声音很大。举个例子,我家离初中有个七八里吧,妈妈起得早,经常能听见学校里的钟声。现在想起来,那该是一件多么令人神往的事啊!早上五六点钟,如果是冬天的话,天还没有亮。冷冷的夜空挂着一钩弯月,还有星星在眨眼,远方的一切都那么冷清,偶尔会听到几声狗叫或鸡鸣。这时一阵洪亮的钟声悠悠的来到了耳边,是不是会有一种缇醐灌顶的感觉?
然而,那个时候,打铃的声音是比较让我头疼的。因为我经常不能准确地辨认出各种不同铃声的含义。而且铃声实在名目繁多像什么起身铃啊,做操铃啊,早自习铃啊,吃饭铃啊,等等等等,不胜枚举。为了教会我们听清楚铃声的含义,老师还编了一句顺口溜,叫什么“一上二下三预备,一打六铃就站队”。这里的“六”是念成LU的音的。意思就是说,铃 一下一下的打,就是上课铃;两下两下打就是上课铃;三预备至今我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因为不管是我的小学还是中学都没有三下三下打的铃声。六铃指的是那种很急促的铃声,听见了就得马上往操场上跑去迟了老师会骂的。因为这是小学老师教的,到了中学以后颇有变动,我又是一踏糊涂,初中老师教的我已忘的差不多了。
上了大学以后,极少听见那种铃声了。所以到了下课时头脑还昏昏沉沉的。以前则不同了。下课铃一响,马上睡意全消,只等老师宣布下课好出去玩个痛苦。于是我不禁有点怀念那些铃声。今年寒假在家时,和几个同学一起出去玩了几天。有一天晚上到了一个
以前很熟悉的人家里。由于天已经黑了,于是便在他家过夜。那个夜里,三个人挤在一张床上,“隆然高炕,大被同眠”,颇有意思。彼此之间都好久没见面了,所以聊到很晚,睡得也很香。第二天早上还在南柯国时,突然被一阵不紧不慢的铃声惊醒,一看手表:五点半。哦,原来是学校里的起身铃。这种铃一般都是要持续两三分钟,于是便侧起身来,仔细地听,直到余音都散尽,但还觉得那铃声依旧在我耳边萦绕。想当初,我是多么讨厌和害怕那不紧不慢的起身铃啊!
---作于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