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April 7, 2005

老肖的前世今生

我一直以为,老肖的前世应该是古希腊某位不得意的孤独哲学家,或者中国深山里某位得道但却不为人知的高僧。不知道为什么误落到这尘网里,然后便是一生的不得意与郁闷加上惆怅。

老肖与我同屋差不多3年,除了中间一段时间因为毛毛和他换过宿舍。

至今还记得大一刚开学那天,也就是1999年9月8日下午4点多,老肖穿着一双看起来应该是冬天穿的皮鞋,出现在宿舍门口。我爸爸当时还问他,从海南到北京火车要多少小时。他淡淡地说,我是坐飞机的,差点当时让我厥倒。一个宿舍都是坐火车来的(除了北京的allen),就连从广西来老大也是火车,这哥们行啊。

然后就住在一个屋里了,老肖可以说是宿舍里我最先熟悉的一个。因为第二天下午,我就和他一起到附近的三间房邮局去存钱了。他们海南在二外的人多,他也是跟着一个师姐老乡去的,同去的还有一个日语系女生。路上他们说着方言,我一个字也不懂,那天,我差点郁闷的去死。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