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May 9, 2005

也谈sina和sohu的权力

张锐在他今天发的《中国最有权力的人》中说,“李善友(搜狐主管内容的副总裁)和陈彤(sina新闻总编)是当今中国最有权力的人。我对此深不以为然。张锐晚上又发了一篇文章说,“我说的门户网站的权力,主要指的是他们在议程设置上的权力”。我仔细的看了这两篇文章后,感觉自己上午的理解有所偏颇。

这里也来谈谈sina和sohu的“权力”,由于本人并非专业人士,也不是学新闻的,文中肯定有不足以及破绽漏洞,还请大家见谅,也欢迎批评指正。

首先来说说,什么叫门户网站。门户网站,英文叫做portal site 。我对门户网站的理解是,非专门专业型网站(当然各行业也可以有自己的“门户”,我这里所指的是一般意义上的门户网站),集中了大量信息和服务,规模比较大。当然这个理解是否恰当,还有待评价。

中国的门户网站是什么性质?归根到底,商业网站而已,新闻频道只是他们的一个栏目。在目前的情况下,他们没有自己采播新闻的权力,因此sina和sohu的新闻频道也就是一个大型的新闻集散地,综合了来自各地报纸和网站的新闻。当然他们得经过选择和处理,不能有闻必录,否则谁也受不了。

张锐说,“门户网站的权力,主要指的是他们在议程设置上的权力。”这个说的没错,他们可以通过突出什么、压低什么来达到一定的目的。然后张锐又举了一个孙志刚事件的例子。诚然,sohu 、sina在这个问题上的处理很好。不过,我想说的是,sina和sohu也不过是带了镣铐跳舞而已。他们的权力,我当然不能说小,但在某种力量面前,的确小的可怜。还记得当年的沈阳刘涌案吗?当时sohu和sina都推出了专题和大量的报道,一时之间,反响不可谓不大,群情不可谓不激昂。不过,数天过后,sohu、 sina上关于此新闻的报道居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跑哪儿去了?我想李善友和陈彤应该很清楚吧。

还有,我发现前一阵子,sohu和sina新闻频道主页上挂着这么一条新闻,内容是北京市公安局关于涉日游行的一些话。我注意到,这条新闻在sohu和sina的主页上足足挂了10多天。一条新闻能挂10多天,真的不容易啊!

我不知道张锐同志的工作,想来应该是IT或传媒方面的。不知张锐可否知道,几乎每天新华社的卫星发稿系统都有这么一条通知:今发XX稿件,请注意采用。这“注意采用”是什么意思,我不用多做解释了吧。

因此,张锐说的“sohu和sina已经拥有了控制舆论的力量”,我无法苟同。在选择报道什么新闻上,sohu和sina没有这个权力,因为他们只有转载和发布的权力。而在不报道什么新闻上,他们同样也没有太多的权力,最多只是一些无关痛痒的新闻。

中国新闻体制是和西方不同的,当然这是废话,谁都知道。西方的新闻传媒是在政府权力之外,一种独立的社会公权。所谓watchdog、舆论监督是也。中国的新闻传媒,当然也有舆论监督的作用,虽然直到改革开发以后,这个名词才被引入内地。不过同时,我要提醒的是,中国的新闻传媒还有另外一个作用,也是中国特有的,那就是“舆论导向”。中国政府一向注重舆论的导向作用,所谓正确舆论导向是新闻工作的生命
关于中国新闻监督有以下一段论述:

我们的新闻监督是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进行的,而不像西方新闻媒体以批评政府为宗旨;我们的新闻监督总是围绕党和政府的中心在工作来进行,不能离开甚至干扰党和政府的中心,它讲求建设性的结果,不像西方新闻媒介以揭露别人的丑闻为荣。
---杨名品《新闻舆论监督》中国电视广播出版社 2001年

除此以外,还有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就是“典型报道”。也就是“以优秀的作品鼓舞人”,宣传各条战线的先进人物,这也是中国政府注重舆论导向的一个表现。

和资本主义社会不同,我们的新闻传媒是党和政府的喉舌。既然是喉舌,那就必须为党和政府说话,也代表着党和政府。而这在西方媒体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请注意,我这里并非对比中西谁优谁劣,大家都有自己的理由和特色。同时由于西方媒体着重报道负面新闻,造成的危害也不可小觑。

门户网站当然拥有巨大的影响,这种影响带来的也是一种权力和责任。权力可以改变或控制事物,而门户网站,在一方面有维护社会稳定的道义责任,同时也受到国家力量的很大制约。他们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什么。孙志刚案如果没有《南方都市报》的首先报道,没有许志永、俞江和滕彪三博士的上书,没有国家领导人的决意根除恶法,sohu、sina等能改变什么?他们这种影响属于“后知后觉”型的。当然,sohu、sina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可以说,没有他们,收容法也不会那么快取消。

此外,门户网站还对社会发展负有道义上的责任。就像张锐所说的“门户网站不能只报道10件好事,而屏蔽90件好事。就是媒体的力量,媒体的影响力,媒体的权力。” 不过话说回来,新闻史上有一句很有名的话,大家也都知道,叫做“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因此,西方有一种观点认为,构成新闻的基本要素之一就是反常。不过,作为社会主义的中国来说,我们不能简单的照搬西方。

记得看过一则报道,说的是中央电视台在某年发现一家大型国有企业产品质量有问题,当然只是这家企业的一个品牌。最后,为了不让这家企业因此受到影响,中央电视台最后的选择是不报道。

sohu、sina在新闻的选择和议程设置上,也不能遂心所欲,不仅因为国家力量的控制,更因为道德的力量。

张锐在他的文章中说,“新闻自由,不是你’想报什么的’自由,而是你’能报什么’的自由。”毫无疑问,任何国家的新闻自由都是受限制的自由,不过他这句话,我觉得放在中国最合适。

sohu、sina目前拥有巨大的影响力,也拥有“巨大的权力”,不过李善友和陈彤等人,是无论如何也无法与默克多相提并论的,甚至于旧中国的报人,如邵飘萍和史量才等都不可同日而语。我这里说的不仅仅指在不同社会条件下的权力不同,而且他们与邵飘萍等在社会责任良心上也无法比拟。不过我无法苛责他们,时势如此而已。

再说到孙志刚案上sohu、sina的良好表现之后,我也不得不严肃对李善友和陈彤说,黄色新闻大王赫斯特已经死了快100年吧,怎么你们的娱乐和社会新闻还这副德行?

延伸阅读:网站垃圾与垃圾网站

渐行渐远的教育网bbs

刚才想起了ytht,于是telnet进去看看,寥寥的40余人在线,死亡一般的气息。看了看自己的资料,居然还有B权限。想来也许是关站前自己重新申请jiangsu版版主的结果吧。

  • doubleaf (雙葉|離家已兩載) 共上站 1954 次,发表过 10403 篇文章
    上次在 [Mon May 9 01:45:05 2005] 从 [219.232.53.206] 到本站一游。
    离站时间:[因在线上或不正常断线不详] 信箱:[ ],生命力:[999]。
    担任版务:

  •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