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May 17, 2005

烟雨迷茫

下雨了,似乎是下午时分落的雨。白天的时候,我从阳台上看去,外面一片凄迷。看雨滴从空中飘下,连对面的树叶都显得分外娇翠。

我喜欢这样的雨夜。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静静的听窗外的雨声。

和雨有关的诗句我倒读过不少,不过最能想起的是“雨打芭蕉花易落”。其实并没有这样的一句诗,“雨打芭蕉”是有这么说的,“花易落”却来自于唐婉的《钗头凤》,全文是这样的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
曉風乾,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闌。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妝歡。瞞!瞞!瞞!

不过为什么我却将“雨打芭蕉花易落”连成一句呢,不知道。

又想起皇甫松的那首《忆江南》:

蘭燼落,屏上暗紅蕉。
閑夢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瀟瀟,人語驛邊橋。

我喜欢这首词,尤其那句:夜船吹笛雨瀟瀟,人語驛邊橋。

曾经遐想,某日携心爱的人泛舟江中,看江水如蓝,观远山如黛。佳人在侧,浪漫如斯。如若此时有三两好友在旁,便可畅谈古今,把酒言欢,挥斥方酋,不亦快哉!

不过,这些都是我脑中的想法而已。迄今,我还孑然一人,无人为伴。

我以前并不喜欢下雨,因为家乡的雨水实在太多。曾经有一年,梅雨季节的时候,今天下了,明天停,后天接着下,如此居然连续下了近2个月的雨。

北京是极少雨水的,去年夏天却下了不少雨,结果闹的不少汽车熄火,甚而连立交桥都被漫了。而我住处附近更是洪水滔天,无法立脚,可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