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May 20, 2005

何必学人家写IT

我承认,我写blog受到了keso的很大影响--这是我第一次在Blog中提到这个名字。因为我的原则之一是尽量不在blog中涉及具体的某个人,无论是说他好话还是坏话。当然此前由于特定原因,提到王翌,但并未对他本人作什么评价。

keso是搞IT的,写IT自然顺理成章。而我是搞新闻的,对it却又很关心。加之对IT精英们的景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受到keso的影响,所以有时候忍不住就IT说点废话,也顺便吸引点人气。不过,现在我想,我何必学人家也写IT,却又写的毫无逻辑、乱七八糟、词不达意、前言不达后语?

如果能让我随心所欲的写,我的意思是不用时刻担心被国安请去喝茶,我的blog内容最多的可能是对现实的批评。因为性格如此,而且我认为对政府就应该不断用鞭子打它,让它不能作恶。不过,很抱歉的是,目前我做不到,我胆小,我怕事。

再如果我道貌岸然一点,blog中内容最多的可能是关于四书五经、春秋繁露、朱子语类之类的东西了。原因很简单,我大学时候读的最多的就是儒家的书了,但读的很不透,所以现在不敢拿出来示人。不过,我既不愿做卫道士,也不打算学新儒家们复兴儒学,所以从来没写过此类话题。

再假若我才情再高那么一点点,这里就是文学天地了。只可惜,江朗才尽,今不如昔。

又若以我的专业为主的话,可能这里都是翻译文章和新闻类,不过我不喜谈论自己的工作,所以还是作罢。

这么一来,我就只能东拉西扯的见到话题就说一番,不管有理还是没理了。于是让人笑话也开始变得难免起来。

不过,问题总是有的。既然有了blog,就该有一定的主题吧,否则岂不是成了垃圾筐,啥都往里装?

得有个定位,但现在还没想好。暂且定下3个原则吧:1,不写blog本身(忘记以前写过多少关于Blog的blog了,但以后将不再有);2,不写隐私;3,以个人兴趣为主,不再勉强自己写什么或不写什么。

唉,何必学人家IT人士写IT呢,何苦。

PS:以前还曾打算请JoyFM的Rick和CCTV 9的Edwin来做期Podcasting。现在想想,找他们虽然不算费事,但人家有这个时间吗,有时间愿意答应你吗?算了,老老实实干自己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