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June 2, 2005

一些琐事

  • 动感地带的手机,6月1号,昨天,停机了。跑到楼下买了张100的冲值卡,让雅子给我充上。等了一个小时,手机还是不能用。于是屁颠颠的又去买了张50的,再让雅子给充上。这次是充上了,查了一下余额,只有40多。于是我怀疑第一次是不是雅子充错了,不过幸好只是100块。
    今天下午起床后,又查了一下余额,这次变成100多了。原来移动充值系统也有反应期啊!
  • 看了几部老电影:茜茜公主系列,子熊故事。莫名觉得感动,开始看到人生的阳光。
  • 昨晚10点多,和一个同学去吃羊肉串,喝啤酒,然后望着天上的月亮和浮云,可惜晚上看不清楚云彩。大学毕业那年,经常和一些同学坐在楼前的草地上,提着瓶啤酒,就着花生米就那么痛快淋漓的喝着。好久没那种感觉了。
  • 下载了很早就知道,但一直没听的《玻璃杯》,又开始莫名惆怅。接到一个很久没联系的校友的消息,于是听了另外一个很会唱歌的校友的原创歌曲,想赞一下。还想把她的歌曲以后以podcasting形式在我blog上发布出来,但还没得到人家同意。
  • 没了
  • 我与陕西

    2005年第六期中国国家地理

    2005年第六期中国国家地理

    老虎庙在本期杂志上的文章(署名田夫)

    2005年第六期中国国家地理中,老虎庙的文章

    老虎庙在他的blog上说,最新一期中国国家地理上,有他的一篇文章。在买了上期的“陕西专辑(上)”后,我就下定决心要买此专辑的下期。刚才跑了两家报刊亭,终于得偿所愿。问了老板,才知道他们就进了两本杂志,已经卖出去了一本。还好,我来得及时。

    本篇blog的题目叫做“我与陕西”,其实我从未去过陕西,对其了解也仅限于课本和老虎庙写过的的一些文章。不过,在我心里,陕西一直是个很亲近的地方。

    秦末逐鹿中原的两大豪杰--项羽和刘邦的故里都在我家近旁,前者是宿迁人,后者则来自沛县。而项羽妻子--虞姬的老家距离我家不过10多公里。至今,我们县还有当年项羽和虞姬的遗迹。例如,虞姬老家颜集仍有虞姬沟,民国年间还有虞姬庙、霸王桥,后来则毁于战火。颜集还有一个村称为项宅,据说就是项羽曾经住过的地方。

    不知是否因为虞姬,现在的颜集仍是沭阳美女较多的乡镇,只是当地已没有人姓虞了。据说汉高祖夫人吕氏妒虞姬之美貌,于刘邦登基后下令斩杀所有颜集虞姓之人。于是姓虞的纷纷改型“吴“,也算是斩了”虞“的”头“吧。这个传言是否属实,尚不得而知,不过时至今日颜集有很多姓吴的却是事实。

    广义上来讲,我是海州人,因为我家乡沭阳县曾归海州管辖,直到民国。不过现在的“海州”只是原海州--连云港下辖的一个区。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