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5

【商业周刊】中国:Blog在夹缝中生存(Blogs Under Its Thumb)

原文地址:http://www.businessweek.com/magazine/content/05_32/b3946073.htm?chan=gb
原文标题:Blogs Under Its Thumb
作者:Bruce Einhorn/Heather Green
doubleaf编译,水平所限,错误和晦涩之处在所难免:mrgreen:

对27岁的中国互联网先锋人物李丽来说,这是个繁忙的季节。2003年,李丽以木子美的笔名,在blog上写自己的浪漫的冒险经历。今天,她为在国内外推广博客(人们可以张贴自己想法和观点的网站)而奔走:去年12月,她担任德国之声主办的全球博客大赛评委,她目前正协助中国举办类似的大赛。但是李丽已经放弃了在中国的性爱博客,去年她转移到了美国的一家中文网站――远离了中国的网络警察。“有了博客,就很容易吸引任何人的注意”,李丽说。但是她位于中国的博客“麻烦太多”。

数百万中国人,正在吸引别人的注意――尽管北京正尽力将诸如李丽等让他们不快的人清除出虚拟空间。根据市场研究机构易观国际的调查结果,中国目前大约有300万名博客。而且也不缺乏后备军:中国目前有1亿互联网用户,仅在过去半年内,就增长了18%。同时,中国还有3.6亿手机用户,随时可能加入到手机博客行列。以撰写技术和互联网而成为中国头号博客的37岁的方兴东预测,“博客将进入飞速增长的阶段”。

强大后盾

因此,也就不奇怪有那么多本地和外国人都在这狂热中寻找商机了。方兴东本人是北京博客时代信息科技公司主席,并运营自称有200万用户的博客网。博客网的主要竞争对手是据称有有250万用户的杭州blogcn。和博客网一样,他们也启动了手机博客业务。双方都获得了国际公司的投资,blogcn获得了总部在波士顿的美国国际数据公司(IDG)支持,而博客网则有软银和美国思科公司的投资。

北京依靠博客网和blogcn这样的公司,使中国的blogosphere不至于失去控制。“在美国,政治blog成功地挑战了政府和主流媒体,但在中国这样的事情决不会发生”,27岁的blogcn CEO胡之光说,“美国有许多著名博客,他们有巨大的影响力。但在中国,由于政治环境不同,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限制是很明显的。中国博客不能宣扬被禁止的FLG,不能鼓吹台/独或者呼吁中国撤离西/藏――政府非常擅长把类似言论剔除出中国blogosphere。同时,使用博客网和blogcn的用户只需要提供EMAIL和ID(不必是真实姓名),就可以建立一个blog。当局6月开始要求博客用真实姓名注册,这使得追踪那些逾越言论范围的人非常容易。

Blogcn和博客网都有防止用户触及敏感话题的过滤系统。如果一个blogcn用户试图写FLG,就会发现这个词在电脑上变成乱码。如果有敏感话题绕过了过滤,公司可能会收到警察的电话,要求删除敏感帖子。“我们会迅速处理”,胡之光说。他同时表示,在过去2年内,他已经收到4到5个这样的电话。不仅是中国企业与审查合作,微软在华的合资企业也在blog的标题中过滤类似民/主这样的词。微软说,这这是遵守中国的法律和规则。中国的审查还能截取来自国外网站的信息,例如木子美blog现在的托管网站。例如,Six Apart公司,许多中国网民在这里建立了blog,曾被中国封了2次。

“如果西方企业能进去并有对话,中国对我们是一个机会,但现在不是那回事”,Six Apart副总裁Anil Dash说。
因此,也没不奇怪大部分中国博客关注非敏感话题了。来自陕西农村的28岁的芙蓉姐姐就是是其中的著名人物之一,她在网上发布了许多搔手弄姿的照片,尽管有所暴露,可能会被封。Blogcn还提供了情侣博客,夫妻可以用浪漫的背景音乐,在这里说悄悄话。其他人则关注旅游、烹饪和文化。例如,现年30岁的 刘媛 3年前开始写blog,当时她居住在巴黎。她的blog内容从巴黎金融政策到中国电视剧。“在控制个人话题方面,中国没那么严格”,博客网的Daniel Yang说。

服从

其他相对安全的话题包括商业和信息科技。沈阳是一名44岁的北京居民,他从2002年开始写blog。今年3月,他辞去了工作,照料病榻中的老母亲,并开始全职blog。他主要关注例如中国blog发展,微软下一代操作系统以及因特网科技等。“工作时,我必须写与新闻有关的东西。在我的blog上,我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沈阳说。

在博客服从规则的时候,政府看上去会容忍他们作为普通人发泄的作品。甚至会帮助blog公司。Blogcn总部位于杭州市政府专为数字媒体公司的大楼内。博客网最近邀请上海市委宣传部网宣办副主任谢海光在公司大会上发言。谢海光说,有了博客,中国13亿人就有了话语权,他们可以自由表达自己的想法。

中国正在崛起的blog公司正试图找到下一步的目标。博客网计划在今年底,使网站有容纳1000万用户的能力,并将在新一轮的融资中,取得1000万美元资金。Blogcn则从包括eBay在内的广告商处得到收入,但正计划从企业博客用户那里收费。同时还将对另外几项服务收费,例如提供额外空间,给那些觉得10M免费空间不够存放影音文件的用户。

尽管如此,目前还没人知道怎么从中国博客手中挣钱。易观国际电信高级分析师孙立林说,没有西方流行的政治blog,中国blog公司可能会发现,当新鲜感逐渐散去时,留住用户是很艰难的。他认为,明年博客的增长将放慢,从今年底的600万增加到2007年底的700万。但仅仅做blog是不够的,因为限制,他说。

也许孙立林说的没错,但随着如此众多的中国人开始谈论互联网,将不乏企业打赌:即使一个受审查的blog也是挣钱的好地方。

【美国之音】博客离记者还有多远?

VOANEWS
原文地址:http://www.voanews.com/english/AmericanLife/2005-07-29-voa46.cfm
原文标题:Bloggers Sometimes Do Journalism, But Are They Journalists? 博客有时候也做新闻报道,但他们是记者吗?
By Ted Landphair Washington, D.C. 29 July 2005
doubleaf编译|水平所限,晦涩难懂与错误之处难免

在伊拉克战争(2003年3月20日爆发)初期,美国人发现了一种新的网络现象--Blogging。驻扎在中东的美军士兵在网上制作网页或称之为”web logs”,与读者分享自己的经历和感受1。作为一种交流方式,blog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全球人们开始建立自己的blog。

在去年美国大选期间,当以政治内容为主的博客们揭露媒体报道中的错误时,网志空间(blogosphere)赢得了更多的关注。作为政治舞台的观察家,博客不断增长的地位也引发了一个让人兴奋的话题:他们是记者吗?

约翰·希勒(John Hiler)是Microcontent News的编辑,这个网站主要谈论blog和blogosphere,他在几年前就提出这个问题。一旦博客不再仅仅是发泄自己观点,而开始研究和报道信息,他们有资格成为“真正”的记者么?当没有编辑检查他们的新闻事实,当他们公开自己偏见、赞同一个政治观点或另外一个,他们如何成为记者?希勒先生如此发问。

大多数blog是很个人化的--不是讨论人生经验就是狂侃政治和世界大事。博客经常彼此链接,有时也是批评。因特网用户偶然或在其他人推荐下发现blog,或者他们通过类似Feedster和Bloglines等专门搜索blog的搜索引擎发现。

博客是传统媒体最贪婪的读者和观看者,出名的blog定期批评主流媒体。接下来,所谓的“旧媒体”也开始拥抱新媒体,例如blog。许多报纸和电视网络指定人选,以报纸或电视台的名义撰写blog。

最近关于博客是否有记者资格的争论正在加剧。遗产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保守的智囊团讨论的一个问题就是:博客和记者究竟是敌是友?
吉姆·希尔(Jim Hill),是华盛顿邮报作者群的执行编辑。他告诉人们说,博客在他称之为“我们的记者兄弟圈”中受欢迎。一个记者可能是任何会拿起笔杆在纸上写字的人--在电器时代,这个词语显得多么过时--并且传播新闻。

丹尼·格洛弗(Danny Glover)在blog上写关于自己个人生活,例如收养孩子。但他也为 《国民新闻报》(National Journal)杂志运营一家主流在线科技网站。在遗产基金会的讨论上,丹尼·格洛弗说许多记者藐视博客--称呼他们为“在酒吧高声喧哗的人”(barroom loudmouths)、“过量分泌唾液的白痴”(salivating morons )以及没脑子的乌合之众(the headless mob)。丹尼·格洛弗本人倒没有这么过分。但他也同意博客绝对不是记者。“他们是有知识的对手,致力于21世纪的信息战争。博客是记者吗?答案是绝对的NO!博客不是记者,也没有这个愿望成为记者。他们是草根活动家,如果倾向于辞去全职工作和换个职业,比记者更可能在政治和政策圈中结束。”

丹尼·格洛弗勉强承认,博客有时候扮演记者的角色,例如检验政治家声明中的事实。他说,至少在这种角色里,博客是重要的社会监督者。但他同时表示,仅仅从事新闻报道并不代表你就是记者,正如做过急救不代表你是医生、借过钱给朋友不代表你就是银行家。博客带来新鲜的见识、不熄的热情、给公众的震撼。他们只给自己答案,而不回答他人。他们是信息革命中的战斗者。

埃德·莫里西(Ed Morrissey)是美国最成功的博客之一,他的网志站点名叫Captain’s Quarters(船长的岗位),曾由于一天之内2万人点击而造成网站瘫痪。他告诉遗产基金会的观众,博客发掘原始信息,与读者交换信息,“那就是新闻报道,不管人们怎么称呼。”

莫里西承认博客经常在作品中带有个人偏见,这在中庸的政治博客那里就很难发现。但他同时表示,主流记者也带有隐藏或没那么隐藏的政治偏见。

去年,CBS(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报道了布什伪造越战服役记录的新闻,但被美国博客发现这是虚假报道。 莫里西说,他们扮演了“公民记者”的角色。“博客能够在记者、学者、批评家和自我炒作者之间任意游走,并随时返回. 有时候所有这些角色都在一天之内完成. 作为编辑和出版人,我们有适应性完成自己适合的一切。我们在所有角色中的影响力依赖于读者对我们的信赖程度。”

记者一直被认为是不错和受人尊敬的职业。他们的影响力,以至于被称为第四等级,仅次于行政人员、议员和司法部门。大革命之前的法国,三个等级分别是贵族、教会和平民。

而另一方面,博客则很少得到报酬。最多,他们有时候被称为业余记者。像莫里西这样的大多数博客在夜里、周末或工作之余写东西,必须依赖于和blog内容不相关的工作来养活自己。

杰夫·贾维斯(Jeff Jarvis) 是Buzz Machine的站长,他曾提到,记者是制度的(institutional)、非个人的(impersonal)、不带感情的(dispassionate),而blog则是人性的(human)、个人的(personal)和激情的( passionate)。

博客太激情和固执己见,不适合许多传统的记者。传统记者坚持的是美国传统,即只有撰写不作解释、没有个人生活故事、分析或党派演说的客观新闻,才可以合法地称自己为记者。

  1. http://news.xinhuanet.com/newmedia/2005-04/20/content_2853919.htm [back]

[clickz.com]随”长尾”摆动

原文地址:www.clickz.com
原文标题:Marketing in a ‘Long Tail’ World 在长尾世界中行销
By Pamela Parker
July 29, 2005
doubleaf编译|水平所限,晦涩难懂和错误在所难免。

bloglines是我忍不住要看的网站之一,部分是因为它经常驻足我的浏览器里。当Ask Jeeves收购它的时候,一个词在Jeevesters(疑为Ask Jeeves员工或用户)中出现:上瘾。为什么bloiglines如此吸引人?
从用户角度来讲,因为你可以跟踪数百个不同的内容源:喜欢的blog,在线出版物以及关键字搜索。Bloglines的商业模式是什么,花钱订阅?广告?都不是。至少目前还不是。对广告客户来说,尽管有这种可能性,bloglines创始人Mark Fletcher也的确曾暗示过。但是,现在看起来刊登广告的计划被搁置了。
对于业内人士来说,bloglines以及其他同类网站代表了媒体消费中的基本转变:从大众到小众,从被动到主动,从人工编辑到机器编辑。对广告客户的问题是,除了少许可能以外,基本没他们什么事儿。网站也在蒙受损失,正如他们的品牌魅力在打折扣。对使用RSS的人来说,网站正潜在地丧失页面浏览量(以及广告)。
所有这些都是在美国帕洛阿尔托(Palo Alto)举行的Media Center Emerging Technology大会上最先讨论的问题,这真的让我深思。一个不断被提及的概念是长尾(long tail),一个酝酿了一段时间的概念,由《连线》(Wired)杂志主编Chris Anderson在2004年10月提出
这个概念是关于科技――包括XML feeds,推荐的引擎,可个性化搜索工具――这使得消费者发现(或消费)细小(Niche)的内容和产品变得更加容易。因此,我们生活在一个更广阔的宇宙,而不是一个大市场(mass-market hits)的世界。在这里,每个人的媒体和产品消费都按照自己独特的需求进行删减。1

“代理(Agent)”这种技术使得这个成为可能,由无数人、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创建的巨大数据库。在Flickr,43things以及del.icio.us上,用户创建内容并为其加上标签(tag)。在bloglines上,人们根据自己的兴趣订阅Feed。在Technorati、 FeedSter、 Pubsub以及其他网站上,人们用关键字创建自己的个性化搜索,当相关内容出现时,就产生了Feed中的条目。也有大量由人们和这些工具互动而产生的数据。无需赘言,这些数据对那些寻求有特殊兴趣用户的广告商来说极其重要。

我不是提倡不管人家愿意与否就通过数据检查,但是到目前为止,所有上面的服务都是对用户免费的。我认为用户了解把效用转为广告的想法。如果商家也使用数据库来做广告,特别是相关的广告,这反而更好。
这种概念早已在43things使用了。在43things一个页面里,16个人说他们真的想学弹吉他,就有4个Google Adsense提供帮助人们学吉他的相关广告产品和服务。你能不能更加具有针对性?毫无疑问,Amazon在开始时,为网站投资了许多。卖方广告是另外一种使用数据库的途径,更好匹配用户的内容。

然而,还有一些被遗失了。一个是网站的参与。43things,有其用户创造的内容(43things拥有版权)是一种情况。但是Feed聚合器怎样?人们在bloglines阅读的大部分内容是由主要的网站创造的,其他是blogger写的东西。网站或blog作者大概拥有版权,当其他人利用他们的内容挣钱时,会觉得他们自己拥有所有权。
这在bloglines与商标律师Martin Schwimmer之间一场争执就已经显示出了。Martin Schwimmer是 Trademark blog的作者,要求bloglines去除他的feed,因为他不希望bloglines从用户看他的全文feed时出现的广告挣钱(想起bokee的博览了,不过现在也不是全文了,而是只有链接和标题)。毫无疑问,像这样的问题让Ask Jeeves搁置了广告计划,直到事情解决了一点。

当人们订阅个性化搜索feed时,例如Technorati, Feedster, or PubSub提供的服务,事情变得更加不同了。人们甚至不订阅网站Feed或blog,他们只订阅关键字词。这时候,信息源――有时候是网站重金打造的品牌――还有用嘛?。如果广告商想与这些品牌关联起来――在线出版者协会说他们的确如此—他们怎么在这个新世界里完成任务?怎么向网站付报酬?在这个竞技场上有许多试验正在进行,但是,正如PubSub公司CEO Salim Ismail告诉我的,“我不认为RSS模式已经安顿下来了。”

第二个被遗失的的是品牌广告商(brand advertiser)。迄今为止,通过关键字出现的文字广告大部分直接作用于网民。当网民点击广告时,他们才付钱,因为这是他们上网的原因――访问在线商务网站,希望买点东西。但是,像保洁、联合利华、通用这种情况怎么办?关键字广告对他们有足够的价值嘛?Majestic Research的合创者Seth Goldstein觉得,Feed里的广告必须与用户的聚合体验有互动性,不要强迫他们点击。那么建议用户订阅商家拥有版权的内容Feed广告怎么样?(通用(GM)利用feed做了很多有趣的事情,甚至是在podcast的试验中。)

可能我在这个栏目中提出的问题比答案还要多,但这就是关键所在。新的环境提出了许多问题,必须要深思和体验。你思考过这些问题没?我希望听到你的声音。

  1. 这里主要涉及长尾理论的Niche-market 以及mass-market,我对此不很了解,因此翻译的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意思。请参见周天舒的一篇关于长尾的文章,相信看了以后会有助于理解http://blog.hexun.com/zhoutianshu/viewarticle.aspx?articleid=371426 [back]

《商业周刊》:Technorati公司CEO David Sifry接受专访实录


原文地址:businessweek
原文标题:Tracking the Blogs

Technorati是很多blogger熟悉的一个搜索引擎,和google等不同的是,technorati主要关注blog搜索。下面是BusinessWeek实习记者对Technorati公司CEO David Sifry的专访。
他在采访中说的一句话很好,值得所有国内企业、不仅是IT企业深思:To do something that’s good for society and good for people.(为社会和人民做些有益的事情)
水平所限,译文中有不少晦涩难懂和错误的地方,还请多多见谅和指教。

David Sifry现年36岁。曾任Linuxcare公司CTO,并与人合创sputnik公司,于2002年创建了Technorati。最近有传言称,Google Yahoo MSN都在踏足RSS/blog搜索领域,有人担心Technorati无法与这些商业巨头们竞争。尤其是英国7月7日发生系列爆炸案之后,Technorati更因为人数过多而造成一度网络拥挤。David Sifry说,这些挑战是blog搜索与生俱来的。(update: Yahoo员工Jeremy Zawodny已经证实,Yahoo正在开发Rss搜索,Technorati killer来了。Zawodny同时证实

  • The aggregator will support Microformats and RSS Extensions, including some of Yahoo’s rivals 聚合器将支持Microformats以及Rss扩展,包括Yahoo竞争对手的
  • Yahoo will be REALLY opening up more APIs. Zawodny failed or kept very quiet about the Konfabulator take over /Yahoo将真的开放更多API
  • Yahoo are counting RSS/Atom as a type of API not just as a syndication format Yahoo将RSS/ATOM算作API的类型,而不仅仅是聚合格式
  • )

    记者:你说欢迎来自Google Yahoo和MDAVID SIFRYN的竞争,他们应该提供blog搜索。为什么你欢迎这些网络巨头参与竞争?

    David Sifry: 一个更大的问题是,这真的是竞争吗?我正关注Google Yahoo 以及其他公司在此领域的动作,在帮助你为某事找到最好的站点时,它们真的很奇妙。你去Google然后敲入“酒”,它会告诉你买酒的最好地方。但如果你想知道世界顶级的酒类专家在谈论什么时,Google真的不行。

    记者:为什么他们不能把自身打造成blog搜索引擎?

    David Sifry:嗯。我们干这行已经3年了,比你想的要困难的多。在小范围内做事没那么难。但把它做大了就很难,blogosphere每天都在飞速增长,现在的blogosphere至少是3年前的30倍。给你一些概念吧,每天新增加8万人写blog,每天有90万篇新帖子。那就是每秒得索引11篇帖子,你得记录它,你得搞清所有与它相关的,你得把它快速通过服务器,这样人们才能够跟上事情发生的速度。

    记者:Technorati有使blog搜索通过服务器速度足够快,使人们满意的技术能力吗?用户习惯传统搜索引擎的快速。

    David Sifry:我们建立了streaming architecture,与polling architecture相对。我们并没有爬虫出去抓取网络。我们建立每一个发布平台。因此与网络爬虫不同,当一个条目被创建、更新和删除时,我们就得到通知。我们有全套的搜索方案,7分钟就可以完成搜索。

    记者:你说Google无法告诉人们酒类专家在谈什么,但是Technorati可以。你们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David Sifry:当你思考我们在谈论网络使用的词语时,我们讨论页面,文档,目录。这意味着什么?语言、当我们考虑今天网络时的比喻?

    记者:是印刷文化比喻。(print culture metaphor.)看不懂

    David Sifry:对。但是还有很长得路要走。我们真的尝试做一些与此不同的事情。Technorati做的是用一种不同得道路来看网络。并且我喜欢认为它的方法是,就像一条大河,就像这样的交谈流程。关于人们和交谈。就像Google发明了Pagerank,我们重新安排为网络分类的方式。我们做的就是说:好的,为什么我们不采用同样的方法,并推向大众。因此Technorati计算的方式被我们叫做Net Attention,就是看有多少人链接了你。

    记者:当blog流行起来时,你曾体验的痛苦是什么。

    David Sifry:首先是纯粹数字上的流量和关注。当我们挂上关于伦敦爆炸的页面时,有许多人,许多blogger贴照片。他们实际上是在报道新闻。你可能会对许多人发blog只是为了说“我很好”而感到惊讶。许多美国人以及其他国家人说,“伦敦,我们感同身受。”那种情感的表露和支持是等同的。跟上这种难以置信的增长就是挑战。第二,有许多人想得到来自街头的及时报道:发生了什么,人们看到了什么?不仅仅是关于blog。你每天去technorati,看图片和链接,你得到了一种多媒体体验。你不仅仅从CBS/ABC/NB得到消息,你从数百万现场的人们那里得到信息。Technorati面临的挑战和机遇是:如何继续让这些blogger显身手,如何向他们提供最好的工具。如何为那些不是blooger只是读者的人服务?这是挑战和责任,我们很认真的对待。

    记者:当我过去是一名blogger时,我认为Technorati非常容易让人上瘾。我最喜欢的工具就是搜索,看其他博客如何评价我和我的作品。

    David Sifry:谢谢!这是最高的恭维。你上瘾了,你爱它,你不停再次做回头客,我们为你提供其他地方得不到巨大的信息。这是第一个工作。我从来、从来也不想失去它,因为blogger实际上要养家糊口。对我来说,最大的机遇是什么?不仅建立人们喜欢的有趣事情,坦率的讲,是做一些对社会和人民有益的事情。如果你允许说一会陈词滥调的话,我感到激情澎湃的事情是,我觉得blog有这样一种机遇――你可能是看过一些片断――是一个公民复兴的机会。人们重新忙碌起来,他们不必觉得毫无能力。

    记者:如果另外一家公司符合你说的一切,blogger们还会继续留在Technorati吗?

    David Sifry:如果technorati作为blogger和读者的一项服务,我们准备将它做的很杰出。我们的企业格言是 Be of Service。我们是一家网站,但我们也必须向人们提供一些真正的价值,因为这是服务真正的含义。这并不意味控制或拥有,因为当你提供服务时,你也是在提供支持。如果你提供给他人喜欢并重视的东西,这种重视随之而来的就是金钱。因此在商业方面,我一点都不担心。让你的客户和用户高兴,其他都是其次。我们有四个月,接连的四个月,每个月流量增加40%以上。

    记者:在吸引商业用户方面,你是怎么操作的?

    David Sifry:第一,有广告和赞助。商业用户可以在每个搜索结果上刊登广告,与他们公司有关的。第二,我们将于8月推出一项新服务,目前还处于测试阶段,面向专业人士。当人们需要更深入了解一个公司或其产品时,例如公关人士、市场或广告人士、经济分析家。基本上,不管它怎么随时间改变,人们需要跟踪市场反映,谁讨论他们公司或产品就是具有影响力的人。这些就是需要购买的产品。

    UCLA亚洲传媒:逝去的高校BBS

    题记:我有深厚的BBS情节.从2001年大二开始上北大未名,到后来学会使用telnet。可以说,BBS几乎贯串了我的大学,也通过它认识了很多人。只是,随着ytht/bdwm/smth等一个又一个的逝去,才感觉大学离自己真的很遥远了。翻译本文只是祭奠一下曾经的葱茏岁月,别无其他。有关部门也不用太在意,原谅曾是学生的我们的情感。

    原文地址:http://www.asiamedia.ucla.edu/article.asp?parentid=27210
    原文标题:Online forums face strict controls
    作者:Cissy Wang / Christine Chiao
    陈大恩是一名IT工程师,虽然他已经从清华大学毕业好几年了,但对学校BBS的热忱从未消减。水木清华是中国最早建立的BBS之一,也是国内高校中最具影响力的BBS。2000年,陈大恩担任了SMTH的站务,当时他还只是一名学生。在参加工作之前,大部分闲暇时间都花在了BBS上。
    2005年3月8日,陈大恩和数万名其他用户发现无法登陆SMTH了,这是5年来的头一回。大多数人对此都没有太在意,因为当时正是两会召开时期。按照往常惯例,在此期间关闭BBS是很正常的行为。隔了一周,smth所有版面又重开了。不过,各位水车们发现这次SMTH只向在校学生和老师开放了。清华大学网络中心强制切断路由并从由陈和他的朋友组成的站务委员会手中,接管了SMTH。
    最近几年以来,中国网民数量有了飞速发展,高校BBS也在知识分子中间迅速流行。BBS是一个虚拟社区,可以讨论娱乐、约会、体育、政治以及科技等,通常是除国内媒体之外的另一个选择。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