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December 9, 2005

做人要是没有理想,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zola最近失业了,他在讨论网络名气可不可以当PIZZA这个高深的话题。

我也失业过,吃上顿没下顿过,也住过低矮破旧的平房。不过对自小在农村长大的我来说,这些不算什么。对感动中国的洪战辉来说,这些更不是什么问题了。

前天,我也收到百度实验室的张熙发来baidu硬盘内测邀请了,似乎很有面子的样子。由于家里电脑最近出毛病,还没有怎么用,也不好写什么评测报告。

沉寂了一段时间,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昨天下午上班时接到妈妈的电话,当妈妈祝我生日快乐时,才抖地想起原来是我的生日。其实本来也没忘记,只是工作起来就一时想不起来了。

24岁了,大学毕业2年多了,老大不小了。不过,依然没有什么作为。没钱、没车、没房……什么都没有,除了自己。

这一段时间,除了工作,使用电脑的时间稍微少了一点。感到愧疚的是,答应herock一起做web2.0周刊,但却迟迟没有发表一篇东西。Blog里还存着一篇关于tag的翻译草稿,都要1个月了,却还是没有翻译完。

只不过,正如周星驰在《少林足球》里说的那样,做人要是没有理想,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以前写过一篇《北京的国槐》,我喜欢最后一句:

我轻轻走过那条路,有路灯发出惨淡的光,冷风吹动树叶,晃如我自己在风中摇晃。
我只悄悄的走过,留下或长或短的身影,来祭奠那些日夜守护着我们的活着和死去的魂灵。

谨与zola以及其他各位朋友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