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January 4, 2006

洗澡

洗澡

   我楼下有一家洗浴中心,改了几次名字,但我从来没去过。不知何时,“洗浴中心”这几个字总让人想到男盗女娼、蝇营狗苟。不过在七八年前,那却是我常去的地方。那时,我叫它澡堂。

   我出生在半南不北的苏北农村地区,天气热的时候还好说,吆喝起一帮兄弟随便到哪条小河就可解决洗澡的问题。虽然我不会游泳,但在浅水边也自有自己的乐趣。 但是冬天一到,就惨了。无论城市还是农村,都没有集中供暖,而自备电暖气显然代价太过昂贵。于是乎,这时候,农村的老大爷们就经常聚在一起,打麻将、看小 牌(也是一种赌博游戏),然后再在边上燃起一堆柴火,让寒冷在大呼小叫声中度过。老太太们就搬一个小板凳,到向阳的墙根说家长里短。我小时候经常坐在奶奶 的身边,听她们说谁家的媳妇又生了个小子或者闺女,隔壁的谁家婆媳又吵架了。阳光灿烂的午后,我经常眯着眼睛,看天空的流云,看它们将飘向何方。现在,奶 奶已经去世了,村子也变得物是人非。除了当年看着我长大的长辈,基本没有认识的人了。同龄的大多在外打工,小一辈又怎么认识我这个少小离家的游子!


   话题扯远了,回到洗澡上吧。我自小生活的地区雨水充沛,而且经常出现洪灾,因此不知道缺水的滋味。听说西部有些地区的人们一辈子只洗三次澡:出生一次、结 婚一次,死去一次。我是很难理解这种生活的。虽然水源充足,不过冬天到了还是很难受的,毕竟自家没暖气,洗澡太冷。于是老老少少都到镇里的澡堂洗澡。

   我有一个叔叔就是开澡堂的,在我们镇上可谓历史悠久,反正我小时候就去他们家洗澡。我们那里的澡堂和濮存昕主演的电影《洗澡》里的差不多,一个巨大的澡池 子,所有人都在里面泡澡。一般澡堂半夜就开始烧水,迎接早起享受第一茬水的人们。来晚的客人可就要遭罪了,等着享受飘在水上的厚厚一层污垢吧。不过,住在 镇上的人可以半夜去洗澡,但村子里的人由于比较远,只能在白天了。我的一个儿时玩伴,在他4、5岁的时候随他奶奶去洗澡,女澡堂。回来以后,他就大讲特讲 在女澡堂看到了什么什么。哈哈,这次把他奶奶气的够戗,后再也不带他去洗澡了。


   我也曾在半夜去洗澡,不过是后来到镇里上中学的时候。因为澡堂不是每天都开,一般是在逢集的时候才开放。于是那个时候,往往是头天晚上说好了,谁谁把闹钟 定在12点还是1点的,到时叫醒大家。于是乎,经常都有这样热闹的凌晨,整个宿舍区里人来人往,每个人都缩着头,提着包,往这家或那家澡堂奔去。

   去的早了,往往澡堂的水还没有烧热,就在外面等着。水稍微温了一些,一帮大小子迫不及待脱衣往里面奔去,一会儿,水又烧的太热了,又一起喊太热了。澡堂一 般都提供搓澡师傅,和《洗澡》里的老刘一样。不过,我以前一直是让同学搓澡,一方面是省钱,一方面是因为我皮肤比较敏感,稍微一碰就会起疙瘩。直到后来, 我在县城复读高三时,我才让师傅搓澡。


   搓澡其实是很享受的一件事,在澡池子里泡上半个钟头,浑身懒洋洋的,往池边上一躺,让师傅给你全身上下舒舒坦坦的那么一搓,就像换了筋似的。而且当时县城 里的澡堂换水比镇里勤快,价格也不贵,洗澡2块,搓澡1块,大约是这个价格。有一次,一个年龄和我父亲差不多的人给我搓澡,让我很是内疚了一阵,后来还专 门在日记里提及此事。想必我父亲是看过了这段日记,因为如果我没记错,我所有的日记他都披阅了,而且还把错字都纠了出来。:-(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澡堂里热气腾腾,而且不透风,很容易晕池。我就这么晕过一次,幸好并不严重。

   上大学后,学校的澡堂没有澡池子,只有淋浴。而现在,更是只能自己一个人在家洗澡。这让我觉得颇为不爽,因为再也不能躺在热水里假寐了;再也不能在半睡半醒中,听同学大声喊我的名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