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January 5, 2006

沙鼻子

我鼻子爱流血,也就是俗称的沙鼻子。甚至比沙鼻子还要严重,没人碰它,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经常不由自主的流血,这不,刚才去了趟厕所,洗手的时候又流了。

其实,我毛病特多。从小多病,还特挑,不爱吃面食,不爱吃肥肉。照理说,一个穷苦人家孩子应该肥瘦不捡才对,就该像我隔壁堂弟那样,不管什么好吃不好吃的都胡塞海塞一通,把自己养的结结实实。可我偏不。

小时候多病,打针打到走路一瘸一拐,打点滴打到后来手腕上针眼密密麻麻,现在都能看见疤痕。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从小吸毒呢。多病吧,可是家里又没啥钱 买营养品,只能捡现成的鸡蛋煮给我吃,反正家里养着鸡呢。这一吃不要紧,我长大后见着煮鸡蛋就想吐,我开始也不知道这怎么回事啊。后来妈妈告诉我,才恍然 大悟。不过,也幸好当时没禽流感,而且还都是草鸡蛋呢,现在超市卖的贵着呢。

可能是因为从小挑食的缘故,我发育比较迟缓。11岁初一的时候才1米27,当然现在也才169。上学第一天,因为暴雨的原因迟到了,在门口喊了半 天,老师终于听见我了,可一帮同学后来回忆说,当时坐后排的压根就没看见我,太矮了!个子小不要紧,可开学去的晚了,好座位都让别人给抢了,一开始就坐在 了倒数几排,幸好当时眼睛没近视,站起来还勉强看见黑板。

等半个学期过去了,我在年级拿了第一名,这下可轰动全校了。不为别的,原因有俩:第一我名字怪,第二我人小个子矮。当时学校有传闻说,颁奖大会上我 讲话时,是校长把我抱到椅子上的。如果有我初高中同学在看这篇post,我这里得严重声明:当时我绝对是自己爬上去椅子的,没人抱我。

不过,轰动也就这一次,期末考试我就落到了年级20多。这也似乎是我的通病,高一时候也这样,第一学期其中年级第二,期末孙山外都找不到了。这大概也算我的毛病之一吧。

工作这两年,虽说是个月光族,不过好歹吃穿都比以前好多了。由于缺乏锻炼,加上整天坐着,肉也逐渐在小腹聚集了起来,体重也眼看着往60kg上窜了。你说我还没人到中年,也没事业有成呢,咋就开始发福了呢?

沙鼻子吧,流鼻血吧,只要不死就好。眼瞅着春节就要到了,许多人都没能挺过这年关。一个同事的舅舅元旦前夜刚刚过世,以色列总理沙龙这就又开始病危了。

我总疑心自己会英年早逝,当然如果能像徐志摩那样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但现在自己双手空空,一切皆无,怎么能胡思乱想呢。于是又开始打自己嘴巴,骂自己嘴欠。

说多了也没太大意思,这里就祝各位看我文章的朋友,新年快乐,阖家幸福,最关键一句:健康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