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January 18, 2006

金正日就不能换身像样的衣服么?

 

官方终于肯证实金正日访华的消息了,其实来了就来了,二世怕啥呢?有人暗杀?

闾丘露薇说,这次的金正日“有点点憔悴,头发也有点点凌乱,很不像他”。其实不仅这次,去年10月胡锦涛总书记访问朝鲜时,就已经有许多媒体怀疑那是否真的金正日了。

看了这次金正日访华照片还有另外一个疑问:朝鲜难道真的穷到连领导人都没衣服穿的地步了么?看看下面这两张照片,第一张是金正日这次访华时的,第二张是去年胡锦涛访问朝鲜时的。基本相同的拉链衫,估计中国农村都不会稀罕的衣服。

2006-01-10/01-18访华

 

 

 

 

 

 尤其是第二张,旁边是全副戎装的人民军战士和西装革履的胡主席,偏偏二世穿个不伦不类的便服,而且形容憔悴,看来为了世界人民的解放事业,金爷爷费心不少啊。

 2004年4月朝鲜火车爆炸,这件事情我记得很清楚,因为当天晚上我值夜班,看到了前方记者发来的消息以及国外媒体的报道,结果因为事情比较敏感,已经做好的节目在最后一刻被撤。差不多2天后才有正式的报道,真是可惜。当时就有不少国外媒体怀疑金正日在这次爆炸中丧生了,现在的不过是替身。

 我也懒得管这些琐事,只是希望金爷爷下次访华时,穿身像样的衣服。实在不行,中国服装企业赞助也可以啊。

[]» []» []» []» []» []» , , , , ,

与其早泄 不如阳痿

一个哥们告诉我的话,我觉得不是一般的有道理。

的确,如果早知不可能的话,还不如及早放弃。就像在做爱时,如果明知道自己早泄的话,还不如说阳痿来的痛快 淋漓。否则,让自己痛苦的同时,也让别人也痛苦。诚然,阳痿也是痛苦的一件事。更诚然的一件事是,我并不知道什么是make love。

如果不是喝了点酒,我不会再次对她说我爱你;如果不是因为她,我也不必这么久时间一个人度过。好了,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我爱了差不多3年的她,终于快要从我脑海中消失了。我该为此庆幸,还是痛哭?
我一直都如此婆婆妈妈,就像一个明知早泄,却又对自己性能力持有幻想的男人,不敢放弃,不敢毅然决然。多次与朋友和同事说起过这个缺点,但始终无法改变。

我不轻易爱一个人,如果要爱的话,至少是3年以上,历史已经证实的事实。于是我不敢再期望爱情,即使在家人多次催促的情况下。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再去喜欢另外一个人。当然,我最近的确是伤害了另外一个女孩。我应该对此说抱歉,早该的事情。

我该为自己找个对象了,一个可以体谅自己,包容自己的女朋友,我希望在未来可以遇到。
以下是2004年写的东西,本意是对这段感情作个了解。

Continue reading

最后一次说我爱你

借着酒劲,否则我也不敢如此大胆,向她最后一次说“我爱你”。得到的结果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值得特别惊讶或高兴。

那也许是一种忧郁

不知会落在谁的肩头

刹那闪现的身影

在我的心头轻轻舞动

扭曲的灯光

谁在倾诉

好了,

就这样完全结束,

放弃最后的一点希望。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