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January 22, 2006

该死的!

昨晚没睡好,1点都还没睡着,今天又接着上班。其实昨晚10点多就关了电脑,洗洗准备睡了。11点多接到堂弟短信,然后就睡不着了。

堂弟小我一岁,现在苏州打工。他一个朋友最近被苏州当地一户人家看上,准备招为倒插门女婿。但有一个条件,以后孩子随母亲姓。我堂弟的朋友想必家也是农村 的,做倒插门女婿在农村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而且孩子姓不随父亲,很让这位兄弟的老爸愤怒,认为祖姓不可改,否则有辱家门。

可是,现实无疑是残酷的。我堂弟这位朋友虽然并不愿意自己孩子随女方,但一辈子打工也未必能有啥出息。如果做了倒插门女婿,虽然面子上可能有点过不去,但 这一结婚,就等于少奋斗几十年啊。从此跳出农门了,儿孙后代也不用那么辛苦。于是,他就犹豫了起来,于是他就向我堂弟求助。

其实,不止是他,通过婚姻改变自己无疑是许多人改变生活最快捷的手段之一。在户口制度还及其严格的20多年前,许多农村姑 娘梦寐以求的就是嫁个吃商品粮的城里人,而城里一般人谁又看的上她们?现在的情况有所不同了,商品粮不再那么重要了。但工作挣钱依然是很辛苦的一件事情, 户口依然是大部分城市用来限制外来人口的手段之一。

有报道说,现在许多女大学生在毕业时忙的不是找工作,而是去相亲。为的就是找个事业有成的。以后不用那么辛苦。而对于我这种没北京户口的人来说,如果以后娶的或嫁的人还没有户口,就意味着孩子无法享受当地一切待遇,即便上小学也得交一笔高额的借读费。别人差多少。但一方面是自身成绩不大好,另一方面我叔叔家4个孩子的现实也不给他太多机会。

想一想啊,真该死,该死!宪法规定的工农联盟都让金钱吞噬的几乎只剩一张封面,而这背后还有多少的隐忧!

所谓的中华复兴、所谓的盛世,在世人的喧嚣中叫嚷。一切,不过是场春梦罢了。我,也许会看到所有一切破灭的一天。

做大熊猫真累、做人更累


现年5岁的雄性大熊猫“创创”(右)和4岁的雌性大熊猫“林惠”正在进行自然交配。

做大熊猫真累,虽然享受国宝级待遇,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可是,隐私却一点没啦!连做个爱都要被人偷拍。哦,这已经不是偷拍了,是正大光明的拍,还在国家级媒体上正大光明的发布。我靠。LINK:泰国清迈动物园大熊猫首次成功自然交配

       做人就更累了,做大学生累上加累,做名牌大学生那就是累的吐血了,而做找不到工作回乡穿糖葫芦的名牌大学生那还不得累死?LINK: 毕业生卖糖葫芦 老师称“给北大丢人”

其实吧,市场经济的今天,莫说本科毕业大学生找不到工作,就是硕士博士也有可能找不到工作啊?命苦不能怨政府,点儿背赖社会,对不对?听说过那个笑话吧,“一位刚刚参加完毕业典礼的哈佛学生激动异常,认为社会上肯定机会无限。 他上了一辆出租车,因为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热烈地和司机握手:“你好,我是哈佛99届毕业生!”司机说:“你好,我是69届的。旁边那个修鞋的是49的”

不过,这说“丢脸” 的北大老师吧,也有点缺德,好歹职业不分贵贱,人家也是靠劳动谋生,没偷没抢的,丢谁了 ?

我认识不少北大的学生,都很优秀,也很羡慕他们,因为我本人就读的大学全国排名200开外,没多大名气。

但要把学校名声当金字招牌使,也要不得。我看,这位武小锋同学找不到工作,社会的原因当然有,更重要的还是他自己的原因。就说我吧,也是个外地人,也没关系,出身和武小锋差不多,在北京找工作也找了很久,中间还失业过1个多月,还不一样找到工作了?其他和我类似遭遇、类似家庭情况的也有不少,大家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行有不得,反求诸己,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