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6

灰色自杀

我亲爱的朋友们,你们中有的人可能注意到,这小半年来我没有写一篇有价值的文章,也没有兑现向朋友们的承诺。其实,我一直生活在灰色之中,不仅这小半年,而是始终。至多这半年来,灰色加重了一点。

我脑海里一直有自杀的念头,千万不要认为我做人灰暗,其实不然,我是个很活跃开朗的人。也不要认为我是因为工作压力大没钱,我事实上根本不以钱财为意。对我来说,尽管我工资不高,但只要有饭吃,有地方住,有衣服穿就很满足了。我不想买房子、不想挤入所谓上流社会,更不想攀龙附凤。

我为什么会有自杀的念头(注意,有这个念头与自杀倾向---至少在我看来是两码事),我也不知道。只是我觉得这副臭皮囊在世上多活一天与少活一天没什么区别。人总有一天是要尘归尘,土归土的。Dust thou art, and unto dust shalt thou return。

尽管当我站在露天阳台时,有一种纵身跃下的想法;尽管在地铁站看列车隆隆驶来时,我有一种跳下铁轨的冲动。但始终,这些只是想法,不会付诸行动。因为,毕竟我无法抛却臭皮囊,我还得实实在在的生活在这个现实世界里。

死亡不可怕,只是每个人都要去的地方,但活着才是最可怕的。因此不要谴责自杀的人有勇气死却没勇气活了吧。

看了我这篇日志的人不要惊慌,我只是有这么一种情愫,不会真正寻死。对我来说,我的勇气足以面对现实生活,而用不着以死亡来逃避。

长大

前一阵子,10多天没给家里打电话。于是某天妈妈打电话过来了,责问我为什么这么多天没一个电话。我胡乱搪塞过去了。
以前我大抵是一周一个电话,信则是很多年没写过了。但最近心情比较糟糕的原因,有点想逃避,所以连给家里电话都懒得了。
我似乎一直在避世,准确的说,是厌世。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长大了,该有长大的责任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任性了。
春天到了,阳光惨淡地照耀着。路边枯了一个季节的树又发出新芽,在稍有点料峭的春风里瑟瑟发抖。他们也在长大,也在变老,也在死去。
我一直不以时间为意,想人类短短数千年在地球上算什么啊?更别说我这几十年了。所有一切都会被时间抹去了,谁都是在一天天走向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