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06

飘落在风中的一片树叶

晚上在办公室共享文件夹中看见一个“网上祭奠”的.txt文档,出于好奇打开了其中的url。出现在我眼前的是netor网上纪念馆,右上方赫然是以前一个同事的名字。连忙叫过身边的另外一位同事问是怎么回事,才知道原来她在5月26号不幸坠楼身亡。

其实,这位同事由于孩子身体不好,已经1年多没来上过班了。在我印象中,她是一位很优雅的女性,无论说话还是动作。想起大前天还听同事提起她,想必当时说的就是她过世的事情,只是当时我不知道罢了。

她走后,年幼的孩子怎么办,丈夫怎么办,还有她父母等等都该怎么办?我无法再想象下去。

以前为了纪念两位英年早逝的同学,写过一篇《逝去的灵魂》,感慨人的生命太过短暂,谁都无法把握。

也许我们都是一棵树上的树叶,随着季节变化,终将从枝头飘落,我们只是落的晚些罢了。

Continue reading

体重又降了

单位组织的体检,在西便门某内部门诊。体重居然降到了54.2KG,记得我去年还是57的。眼瞅着肚子是慢慢起来了,怎么体重反而下降了,奇怪。

还有居然查出了咽炎,以前我一直认为自己有鼻炎的。看来以后得少吃辣椒了,烟酒更是不能碰。

其他诸如骨骼密度、肝、肺什么的也都正常,只是医生说缺乏锻炼。

健康是福,什么都没身体重要,看到这篇帖子的人寿比南山,没看到的当然也长命百岁。

google的机器翻译

google的语言工具是我用的比较多的google服务之一。
发这篇文章的目的之一就是想看看,在搜索google+翻译时,什么时候可以在第一页轮到我。

这篇关于google翻译工具的文章很不错,可以看看 http://www.ilmay.cn/post/119.html

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google翻译比其他翻译软件或网站都要好,甚至可以将一些常见的阿拉伯国家人名翻译过来,当真了得。在语法上来说,甚至比许多蹩脚的人工翻译都要好,尤其是在翻译时事新闻时。

不过google翻译曾有的一个缺点让我很不爽,就是不能正确识别这个符号。大家知道,英语中经常把诸如it is缩写为it’s,而google以前却经常不能识别,很让人烦恼。不过现在似乎已经改正了。

欧洲还会出现几个新国家

黑山终于独立了,86.3%的选民参选、55.4%支持率,刚刚超过欧盟规定的标准线55%。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塞尔维亚与黑山这个国家,南斯拉夫最后的衣钵也就此消失。

很多人不了解塞黑与波黑的区别,不过相信许多人对南斯拉夫和铁托还记忆犹新,尤其是4、50岁的中年人。对于我们这一辈来说,南斯拉夫留给我们的记忆也许就是当年的南联盟和米洛舍维奇,还有中国使馆被炸事件了吧。

黑山独立无疑将刺激塞尔维亚的科索沃自治省独立运动,还包括伏伊伏丁那自治省。说不定过两年,欧洲版图上又将多出一个科索沃国。波黑呢,会不会也分裂为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想想波黑战争结束也不过才10多年而已。

欧洲还有哪里可以继续独立出来的?加泰罗尼亚 ?巴斯克?科西嘉?西西里?如果再加上俄罗斯,那可分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读书人的timeline

最近似乎开始流行这个

(关于年龄,我不承认有所谓0岁,出生就是一岁。以下均以虚岁为准)

1-5岁:
记忆神奇消失

6-12岁(小学):
10万个为什么,毛主席语录,牛虻(字认不全,看不懂,当时我总以为是牛氓)、小学教参。父亲读初中时的教材,什么人类简史以及古文选编,现在还记得大概8、9岁时读的捕蛇者说和陌上桑等。

历史演义,什么呼延庆、兴唐传,以及各种报纸杂志等。经常在茅厕里看别人用过的报纸(有点恶心啊),有时揭瓦片,因为当地制造瓦片用旧报纸。

看了一本人类神秘现象后,开始怀疑自己是否人类。

12-19岁(中学):
金庸古龙小说,琼瑶,路遥。国内国外名著等等。初中时代开始涉猎黄色小说,幸好未误入歧途。

19-23(大学)

四书五经儒家经典、五四后--1949前文学作品 以及英文诗歌小说等

23-现在

不看书了,si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