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6

又下雨

这几天一直下雨,有点像2004年夏天的情景。雷声滚滚,似乎雨还不小。刚吃完楼自己炒的肉片,肚子真难受。以后再也不炒肉了。

2006世界杯进行到了下半截,不知道谁能取胜。不过我也不在乎,反正我从来不看足球。

生活还是一样到不如意,不知道继续这样到生活还有什么意义。

巴以冲突又起,世界还是没有和平的时候。

家族简史

      本人姓陈,郡望河南颖川,明朝时迁入现居住地。目前尚不清楚家族源头,家谱也不见踪迹。老人说,本族乃是从广西迁入。但根据老人口中所说“红蝇赶散”,应该是明朝洪武年间,从苏州迁入苏北。唯知近几代辈分为“学连登广以树”,本人“以”字辈。盼有高人指点。

       先辈曾有人中过秀才,但清苦一生,穷困潦倒。曾祖父也曾熟谙四书五经,最终竟全然忘光。曾祖有洁癖,虽居乡野,仍不改其性。据称,邻居到吾家稍座,离去时,曾祖必将板凳洗刷一番。又称,若有人借扁担之类,曾祖也必洗刷。
      祖父曾服役于民国政府,抗日战争南京失陷前逃回家乡。祖母告知曰:长官命祖父下河捞东西,祖父裸身后奋力游至对岸,恰岸上有一条裤子,随归家。祖父一生颇有传奇色彩,年近五旬方成家立业,20世纪70年代初逝世。
      祖父之弟年方束发即参加共产党军队,辽沈战役中战死于吉林四平。曾祖母受此打击,精神竟稍有异常。共和国初年,中央政府曾颁烈属证,有毛泽东主席签名。
      祖母高氏,生于西元1917年,先归于姜氏,后归于陈氏。一生共有子女10多人,早夭者其半。西元2004年12月,祖母仙逝,享年八十有八。大姑、二姑皆姜氏女,大姑90年代早逝,有子女各二人。二姑无子,有女5人,与吾家已无往来近卅年。小姑有子二人,女一人,皆已成家。
      吾父为长子,生于1953年。膝下有不孝子吾,吾姐。二叔现有子三人,女一人。三叔现有子女各一人,螟蛉义女一。    
       祖母之姊民国年间逃难至上海,后居上海吴淞地区。70年代,曾向吾家寄过衣物。据闻,姨奶有子女若干,现均居上海。然久未联系,已无音讯,竟不知姨奶生死。
    吾母郑氏,外公曾参加淮海战役,革命伤残军人,1996年西去。

爱情总是可望不可及

其实,正如郑钧那首歌,幸福总是可望不可及,爱情也如是。真正得到的爱情,反而没有你想象中的美好。

唉,假如我再牛B一点,假如我很有钱。。。。。

关注第二届“中文网志年会”

很可惜,第二届“中文网志年会”在杭州举行,记得去年年会时,吕欣欣还说要联合谁谁一起在北京举办的。

要是在北京,我就很方便了。 至于杭州嘛,虽然山清水秀,而且我也从未去过。但考虑到时间因素,估计是去不了了。不过,也未必。

当我们开始祝福的时候

今天看到两个噩耗。

一: 在6月3日空军飞机失事中,有我以前一个网友不幸罹难。虽然和这位网友不熟,但毕竟是在一个很小的校园论坛上混出来的,应该说对她的ID很熟。这是位很有才华的女孩,可惜天妒英才。

二:webleon有可能失去了一只手。写blog的人应该不会对这个ID陌生吧,我从他那里得知了许多最新的资讯。

让我们默默祝福吧。当我们开始祝福的时候,于是这世界就开始温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