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6

父亲节

父亲节

在新浪看到中新社的一篇SB报道:《父亲节在中国受冷遇 超过半数居民不知其存在》。我不知道这个记者是不是认为所有中国人都该过基督教的节日,或者认为所有的子女都该在这一天让商家大发其财。总之,这是一篇SB报道,许多网友对文章的评论也证明了这一点。

我不过生日,不代表我不记得母亲生我的这一天。我不过父亲节,也不代表我就能忘记父亲的严爱。

去年的父亲节,我拿了一篇旧文《父亲的巴掌》来充数。今年,我又该用什么来过关呢。

小时候,我对父亲基本是没好感的。我讨厌他逼我学习练毛笔字,讨厌他对我整天黑着脸,讨厌他对我管这管那,讨厌他抽烟喝酒打麻将,讨厌他动不动就打我。那个时候,总希望有一天能离开父母,自己展翅去高飞。相信这也是许多人的共同感受。

现在,我真的长大了,离开了父亲,而爸爸却老了,真的老了。他不再像从前那样健壮,头发早已开始花白,脸上皱纹一天比一天多。甚至,他连烟酒都戒了许多年,连走路都开始蹒跚。

上初中的时候,每个周日下午返校时,父亲总用自行车送我回去。不用闭上眼睛,我依然能清晰地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夏日午后,天气燥热,我坐在自行车后座,自行车在满是树荫的乡间小道上颠簸前行。我一边看着河里泛起鳞鳞的金光,一边心不在焉的回答着父亲的问话。

噫嘻,大爱无言,大音希声,也许正是父亲吧。

--2006-06-18父亲节,送给所有父亲和即将成为父亲的人。

温暖

大概是前天,下班后独自步行回家。那是一条每天都至少要走好几回的路,闭着眼睛都不会出事。

路边依然有每天都摆地摊的大妈和卖盗版DVD的中年男人,依然有操着各地方言的人在等车或闲聊。这里不是什么所谓高级住宅区,这里充满了生活气息。

在经过一个报刊亭附近时,看见一个女孩在跳皮筋,一个人。她把皮筋绑在路边的电线杆上,一边跳一边笑着和坐在马路牙子上的一位中年妇女说着什么。那该是小女孩的妈妈吧,看样子是收停车费的。母亲侧过身来看小女孩跳皮筋,我看到她一脸的微笑。

突然有种暖暖的感觉洋溢在心头,那一瞬间竟忘记了夏日午后仍显毒辣的阳光。想起小的时候,母亲带我去地里干活。大多数时候,我只是在田里忙着抓蛐蛐或寻摸有什么野果可以吃。我忘记当时母亲有没有微笑着叫我不要胡闹。

也许,这对母女的生活和我小时候一样艰辛,但我希望她们永远保持这样的微笑。

许巍《天鹅之旅》涉嫌亵渎古兰经遭禁

许巍

百度mp3搜索目前已经找不到这首歌了,中搜也是,不过雅虎目前还可以。

我在听许巍专辑中的这首歌时,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应该是他在北京演唱会2005LIVE 的开场上,擅自引用了古兰经念段。

虽然这首歌已经发行很久,但这件事情我还是真的才知道。看来,又火星了一次。

在权威调查结果出台之前,本不该擅自就指责许巍亵渎古兰经,而且我个人相信许巍也是无心之失。但事实既然已经造成,如果我是许巍的经纪人或他的公司,现在就应该出来郑重表示道歉,收回并销毁所有相关专辑,以消除此事的影响。我喜欢许巍的歌曲,也希望穆斯林朋友本着与人为善,自己为善的原则,以及不知者不罪,得饶人处且饶人的精神,尽早结束此事。
千万不要以为这是小事,想想不久前的亵渎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漫画事件吧。

给各位通过GOOGLE或BAIDU到这里的朋友,此事属实,相信在新闻媒体工作的朋友早已接到了通知。

具体情况,参见以下地址
网址1
网址2
网址3

附:

演唱歌手:许巍
专辑名称:北京演唱会 2005 LIVE
专辑语言:国语专辑2CD
发行公司:步升大风
出版年月:2005年10月26日

[专辑曲目]

CD ONE
[http://music.westcn.com/mp3/x/XuWei/BeiJingYanChangHui2005/1.mp3]01. 开场:天鹅之旅(仅供批判)
02. 纯真
03. 蓝莲花
04. 讲话一
05. 那一年
06. 简单
07. 讲话二
08. 我思念的城市
09. 两天
10. 故乡
11. 今夜
12. 温暖
CD TWO
01. 星空
02. 水妖
03. 我的秋天
04. 讲话三
05. 执着
06. 田震讲话
07. 漫步
08. 时光
09. 讲话四
10. 在别处
11. 树
12. 礼物
13. 完美生活
14. 旅行

我的高考

题记:2006年高考终于结束了,世界杯也开始了。看到网上关于家长在高考期间辛苦陪考的场景,我也想起了自己的高考。我曾有过两次高考,1998和1999。两次高考心境自然大不相同,然而相同的却是父母都没有干涉我复习、报志愿,更别说在考场外等候了。我自11岁初一开始住校,自小就习惯独立生活,家人对我也很放心,除了回家时问一下学习成绩以外,其他的很少干涉。
至于填志愿,我只是在报完了之后告诉他们一声罢了。看看现在的孩子娇生惯养,真是感慨万千

—————————————华丽的分隔线—————————————————

当我穿着漏脚趾的破球鞋走进那栋朝南的楼房时,我大概没有想到,10个月之后,我会成为这个班成绩最优秀的考生。我更没有想到,在三年之后,我居然鬼使神差般地又来到这里学习。

3年前,假如我中考志愿填这所位于县城西关的市重点中学的话,那基本是没有疑问的事情。但当时这所学校打架斗殴乃至杀人都有发生,我一个小小的乡下孩子怕的很,没敢报。在错过了省重点之后,只能去了一家镇重点。

这个班有不少复读生,大多是那所省重点的,听说现在已然成为国家示范中学。不少人的分数已经超过了本科线,但为了考个更好的学校再重来一次。

我来到这个班是9月中旬,其他人都已经上了一个多月课了。我其他落榜的同学大多选择了补习班,而我能够在按正常课程上课的高三插班补习,实在是因为找了关系的缘故。我有个同村的姓S的老师就在这所学校教书,为了让我到这里复习,我和父亲去过他家两三次。9月初的某一天,父亲就扛起铺盖和我直奔县城。到了那里才知道事情不妙,因为父亲忘记他家怎么走了,我也忘记了。不过也不怪我们,他租住的房子在一个小巷子里,弯弯曲曲,而那一带巷子有许多。于是,我们只好到他的学校,也就是那所市重点,希望能找到他。

那天,我们就傻傻的站在学校的一棵马尾松下,等了半天。天气很热,我坐在水泥台阶上,看着来往的红男绿女,走过来、又走过去。晚上,我们失望的回家了。第二天,父亲找另一位知道路的老乡又跑了趟县城,给了S老师1700块,让他替我交学费。这个数字大约是我父亲当时4个月的工资。后来我问了同班复读的同学,才知道他们交给学校的是¥1500。就这样,我的复读生活开始了。

复读的生活依然是快乐的,因为我本来就是个乐观的人。小时候,我以为我长大必然成就一番事业;现在,我认为我必然会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复读那年,我重新开始写日记。现在还保留当时写的两本日记,如今读来,感慨良多。

我那位教书的老乡S老师也是个故事颇多的人。论他年龄,他不比我父亲小多少,当时应该在42、3岁,但是他的孩子才10岁多,而且论辈分,他还得叫我叔叔。据父母讲,S老师年轻时在村里曾当过小干部,被人百般排挤,后来一怒之下复习参加高考。连续考了5年才考上一所当地师院。毕业后先在乡下中学教书,后来因为估题很有一手,很得家长和领导欢心,就到了县里中学。

待续っづきto be continued

阴天

不知道为什么没下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