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September 2, 2006

維艱維難

生活的艰难当然不是今天才知道的,不过总在遇到事情的时候才又开始感慨。很多时候我想以一种淡定的姿态来看自己,以50年后的视角来观察今天。有时想想,百年之后,今天的大多数人无非白骨一堆,又有什么放不下,又有什么看不开的?

我乐意以这样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只是我无法真正做到。

理想总是高于现实的,正因如此,当现实不尽如人意时,才能拿理想来消遣消遣。

最近无甚特别事,不过突然感慨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