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6

本站留言支持OpenID

以前我就介绍过OpenID,虽然很多天前就知道这个WP下的OpenID留言插件,不过一直没有使用。看到zola同学在这次中文网志年会上很热心的推介OpenID,我也不能落后于人那。

以后大家如果拥有OpenID的话,就直接可以在本站留言,而无需像以前那样输入Name和Email了。

官方下载 地址。

安装方法:风言疯语之IT罗盘上的介绍比较烦琐,实际上把下载的压缩包解压,把Themes目录下所有文件上传到Your-host/wp-content/themes/YOURTHEME下,把其中的openidform.php文件重命名为comments.php。再把plugins目录下所有文件上传到wp-content/plugins/下,激活之。即可使用(错误方法)正确方法应为在当前themes下的comments.php页面找到以下代码开头的“< ?php if ( get_option(’comment_registration’) && !$user_ID ) : ?> ”以下代码结尾的语句“< ?php do_action(’comment_form’, $post->ID); ?> < ?php endif; // If registration required and not logged in ?>”将其替换为“< ?php include TEMPLATEPATH . ‘/openidform.php’?>”。这是一段比较长的代码。

update on November 3rd:鉴于Akismet每次都把通过OpenID的留言拦截,甚为繁琐,取消支持OpenID

香山行

總是惦記著小時候學的杨朔写的《香山紅葉》,於是在北京呆了7年之後,我終于在这有点萧瑟的晚秋,平生第一次来到这让许多人神往的地方。

来香山的游客不少,不过比起十一期间的天安门和故宫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顺一段约略有1华里的石板路直至香山北门,路边小贩的叫卖声和浓重的烧烤味道让本应静谧的香山竟绝类五道口,很难让人有秋高气爽的感觉,殊厌之。

从北麓拾级而上,山路崎岖,边行边歇,半晌方至山腰。初始尚无异状,此时竟略感眩晕。看来,长时间不锻炼委实已经使我的身体素质开始退化。

从山腰俯瞰,近处是颐和园,昆明湖并不如杨朔当年所见的“一盆清水”,万寿山尚可辨其轮廓,佛香阁则只在若隐若现之间,居然似乎可见十七孔桥,也许是我的幻觉。再远处则是北京标志之一的中央电视塔,和楼宇鳞栉的城区。整个城市恍若棋格,又像大地母亲身上长出的肿瘤,笼罩在一层灰色的烟霾之中,而这就是我每天生活的地方,每天都要呼吸这里的空气。

今天天气不错,但我们来的还不是时候,山上的树叶基本上还没红,层林中偶有一抹红晕遂成游客争相追逐的焦点。在山腰稍息了片刻之后,继续前行,山风颇大,有种要把我单薄身躯吹下山崖的错觉。努力战胜自己的疲惫之后,终于成功登顶。此时阳乌将坠,群山尽染,弯月隐约,虽未见红叶之姿,睹此美景亦不虚此行也。

沿南坡下山,路稍易行,然天色已晚,路上两次失足,抵山脚时玉兔已遍洒清寒之光。人群熙攘,一时竟无立足之处。徒步南行约1小时,至五环桥东,与同窗搭黑中巴辗转至西直门,后乘地铁于9时许返家。同行另一同窗则自行打车回去。

此行匆匆,窥一漏万,唯自娱而已。

PS:刚才发现今天农历9月初六,后天便是重阳节。

我们的时代

我出生于1981年底,勉强可以算作所谓的80后一族了。“80后”这个名词似乎已经成为某些媒体形容自私自利的代名词,马上又要和“小姐”“专家“以及”同志“等一样,成为被糟蹋的名词了。

80后们好像早上8、9点钟的太阳,世界终归是我们的,但现在却还不是我们的。

出生在40年代的人们,很不幸赶上了抗日战争和国共内战。战火刚刚停息,正怀着满腔热诚建设祖国的40s们还没来得及享受人们,便遇上了纷至沓来的政治运动。要么被打倒,要么就去陷害别人。如今的40s大多已经退休,在家含饴弄孙、颐养天年。不过,我们国家的航向还是由这批人掌控。

50年代出生的人,童年蒙上了三年自然灾害的阴影。不少人甚至连童年都没走完,就去了另外一个世界。然后他们便在狂热中便戴上红袖章,在全国疯狂破坏祖宗留下的遗产。在上山下乡多年几乎忘记了汉字怎么写后,许多人重新拾起了课本,挤上高考这条独木桥。改革大潮涌来后,也是这批人被迫率先下岗。50年代人是80后的父辈,对他们不该指责太多。

60年代出生的人据称是”80年代的新一辈“,也是今天社会的支柱。在利用或合法或非法途径发家后,部分60s伙同部分50s,把全国房价炒的如天高,把大学生的身价压的还不如民工低,然后他们又开始包养80后的mm。

70年代出生的人在经历了政治动荡后,又不幸赶上了大学全面收费。毕业工作后,又不幸赶上了福利分房制度的取消,幸福地做起了房奴,把大把大把的钱送到60后的腰包中。

80s从小就在批判中长大。他们小时候被称为”小皇帝“,据说是每家只有一个孩子的缘故,但仅限于大中城市。农村以及小城市每家大多都有2个及以上孩子。80年代出生的孩子们赶上大学扩招这股东风后,发现大学文凭居然连白纸都不如。然后,他们又被媒体描述为自私的一代。可是,面对一个并不由我们作主的这样的社会,我们该做些什么?

我想在中文网志年会上见到的Bloggers

很感谢彭嘉佑同学的点名,本来我是报了名的,不过很遗憾地说一句,由于工作关系,我今年已经无法参加网志年会了。

非常抱歉!顺祝今年的年会成功举办

我的墳墓

我的坟墓已经快平了,只微微在地上突起

有如未发育完全的女人的胸脯

长满了荒草,还有红色的枸杞子

偶尔有孩童来嬉闹 还会在我的坟头撒尿

我躺在黑暗的幽冥中,任尸骨由细菌吞噬

假如有陽光照進來,我依然不會蘇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