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November 11, 2006

参与创建世界卫生组织的中国人--施思明

来自中国香港特区的陈冯富珍女士日前当选为WHO(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据称“这是中国首次提名竞选,并成功当选联合国专门机构的最高领导职位。”而由于陈太在2003年SARS期间的表现,香港有些人对此还颇有微词(不是指香港仔公國)。

而我从香港仔公國给的一个LINK,才直到原来WHO的创建本就与中国人有莫大关系。

根据新华网的资料

WHO的前身可以追溯到1907年成立于巴黎的国际公共卫生局和1920年成立于日内瓦的国际联盟卫生组织。战后,经联合国经社理事会决定,64个国家的代表于1946年7月在纽约举行了一次国际卫生会议,签署了《世界卫生组织组织法》。1948年4月7日,该法得到26个联合国会员国批准后生效,世界卫生组织宣告成立。同年6月24日,世界卫生组织在日内瓦召开的第一届世界卫生大会上正式成立,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

新华网还提到: 中国是世卫组织的创始国之一。中国和巴西代表在参加1945年4月25日至6月26日联合国于旧金山召开的关于国际组织问题的大会上,提交的“建立一个国际性卫生组织的宣言”,为创建世界卫生组织奠定了基础。

不过,这里却漏了一个很重要的中国人施思明博士Dr Sze ming Sze。在Google上无论搜索思明还是他的英文名,得到的结果都不多,但也得到以下几个有用链接

根据到处搜集的资料,大概可以知道施思明的父亲叫施肇基,祖籍浙江余杭,出生于江苏吴江,曾任中华民国驻英美大使,并曾在联合国任职。

施思明的大致年谱如下:

1908年生于中国天津(当时属直隶)

1923年15岁时与母亲弟弟(哥哥?)远赴英伦,并曾在剑桥

1945年作为作为宋子文私人秘书参加旧金山会议,同时参与创建WHO

1954-1968任联合国医务总监

1987年4月4日,向中华医学会上海分会捐赠人民币6万元设立施思明基金奖

施思明著有一本回忆录。

挪威前卫生大臣达芬·惠布罗滕(Dagfinn Høybråten)曾承认,施思明是WHO肇始人之一。

作为一个在世界卫生历史上占有如此重要地位的中国人,却被我们遗忘,实在是不应该。

A Day of My Own|我的一天

相应号召。在11月11日,也就是传说中的光棍节这天开始一个游戏:A Day of My Own”,讲自己日常生活的事儿。

我先和大家说说我昨天的一些事儿。

昨天晚上1点多,看完霸王别姬CD1后洗洗睡了,因为CD2还在办公室电脑上down着。

最近北京的天气挺冷,因此我的被子也挺厚。躺下不久就开始犯困,差点睡着的时候,一只蚊子擦着我的鼻子飞过。大怒,一巴掌拍过去,蚊子没死,我脸肿了。恼怒之余,继续睡觉。不一会,又有一只蚊子,我不知道是不是刚才那只,在我耳边嗡嗡盘旋。本着我佛慈悲的精神,我把头缩在被子里,没理丫的。被子里不通气儿,挺难受,于是又把头露出来。可恶的蚊子居然又来了,我等待时机终于拍死了它!不过,一番折腾之后我再也睡不着了。而且,这只蚊子的母亲、外婆和女儿居然还继续在我耳边飞来飞去,可能要为她的女儿、外孙女和妈妈报仇吧。

就这样一直熬到了5点多钟,我才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一次睁眼时,中午11点,我昨晚设置的闹钟。无视之,继续睡。第二次醒的时候,就已经到了下午16:30左右。刷牙洗脸拉屎等一番工作完成后,肚子咕咕响。吃完了饭,我背上书包高高兴兴上班来了。

这就是我的昨天。

我再给大家讲一下今天,也就是11月11日。虽然现在还是凌晨2点不到,但今天大概也就是早上8点睡觉,下午早点的话3点起,晚点呢就是天黑以后了。吃完晚饭估计就是看霸王别姬,也就是再见了我的小妾CD2还有刚下完的暖春啊什么的。

好了,我说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