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December 20, 2006

悼人民艺术家马季先生

忽闻噩耗泪如雨、惊定还疑在梦中

马季先生是一位人民艺术家,很明显,这个头衔不是谁都能承担得起的,尤其是当今的大部分娱乐圈杂碎。

做饭、上网、睡觉

做饭、上网、睡觉,这大抵是我最近3个月来唯一在干的三件事。

最近北京气温下降,厨房又没暖气,真懒得伸手洗碗刷锅。不过还得吃饭,又懒得冒寒风走上10分钟到食堂,又不喜欢吃楼下垃圾般难吃且相当贵的某快餐,只好自己亲自下厨了。当然,品种就别指望翻新了,能吃已然很不错。我一直以为男人应该干大事儿,不应该局促于这烦琐的家务之中。可我现在发现自己没干一番大事业的潜质。

吃完饭就是上网。看新闻,tk别人的blog,上newsmth灌水qz然后被封,上迅雷和ftp下载最新美剧,到电脑城买盗版碟,偶尔打打游戏,不亦乐乎。我其实对游戏是提不起兴趣的,不过相比对足球的讨厌而言,我还能偶尔玩下一些垃圾网游。不知什么原因,我天生对体育缺乏兴趣,对足球尤其厌之。大学时,有些女生就很奇怪我这点。她们大概认为,真正的男子汉是会要踢足球的吧。已然被证明并非能干大事的男人,现在又被人认为是异类,直至踢出男人之列。郁闷。

睡觉是最舒服的事情,最近我的入睡时间集中在上午8点和凌晨4点。如果上班的话,就是8点,否则4点。昼夜颠倒了这么久,现在要是我去美国根本不用倒时差。

没有感情生活,当然更没有sex生活。不止现在没有,过去20多年也从来没有过。最近看新闻说,动物园的猞猁由于连续8年找不到交配对象,现在已然看破红尘,该发情的时候不发情了。想想还是人好,可以自由控制发情期,也可以禁欲。要是觉得不行了,还有商业性性行为可以选择。我不禁欲,我也不纵欲,该怎么着就怎么着。我现在就觉得一个人挺好。

前些天买了本《亚洲史》,罗兹·墨菲的作品。这是本不错的书,可惜生生被我当成了厕所读物。不过这本书太厚,大便时捧着都异常小心翼翼,生怕掉地上弄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