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December 26, 2006

油炸糕,板鸡鸡,谁不说是好东西

“油炸糕,板鸡鸡,谁不说是好东西”。

这是曹乃谦的《到黑夜想你没办法》里光棍们唱得要饭调。油炸糕我不用解释,板鸡鸡就是女人的那啥。

我把这本书看了大半,两个字“感动”。但还谈不上震撼,余华的《活着》震撼了我。

真的很感动,书中的人物有些简直就像我们村子里的一些瘪嘴的老头老嫚。

到目前为止,我最喜欢的是《黑女和她的二尾》和《温善家的》,都是讲人和动物间情谊的。

二尾(读yǐㄧˇ)是一只鸡,起初叫毛团团,但由于它又会下蛋又能打鸣,是二尾子,黑女叫它二尾。

二尾是只好鸡,下蛋的时候勤快,打鸣的时候也很勤快,大半夜就开始叫个不停。

黑女是个好女人,她跟村子里的光棍做那个啥,让他们不至于像羊娃那样为了看天日而自杀。

也许有人说她水性杨花,下贱,可我不觉得。

温善家的有一只猫,叫鼠鼠。这也是只好猫,知道给主人从隔壁会计家偷粽子,可惜叫给摔死了。

温善家的是地主婆,但生下的儿子却是长工的种。

整本书讲的都是1970年代雁北的农村,这个村庄有偷情的通奸的坐牢的乱伦的。

整本书讲的都是真实的故事,唯有真实才能感动人。

我的那个村庄也有偷情的通奸的坐牢的爬灰的,乱伦的我没听说,如果爬灰不算的话。

我喜欢书里的那些要饭调,质朴,乡土。

白天想你拿不动针 黑夜想你吹不灭灯
白天想你盼到黄昏 黑夜想你盼到天明
白天想你墙头上爬 黑夜想你没办法
黑夜里想你抱枕头 咬破口头满嘴是谷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