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07

怀念北京

还没离开就开始怀念。其实,我一直在想着离开那天,好让我怀念。

我喜欢怀念,因此我要离开。

怀念从南站下车后,第一次坐上双层巴士,第一次听到纯正的北京方言。

怀念那个把我们带到学校的不知名师姐,她真的很漂亮。

怀念那个把我箱子拖到宿舍的师兄,他真的很优秀

怀念第一次去圆明园,池塘里映日荷花。

怀念第一次去大商场,服务员一脸鄙夷的目光。

怀念第一次交笔友,一天收到几十封信,如今那些笔友,再也不知他们下落。

怀念系里扫盲舞会,怀念同去的联谊宿舍女生。

怀念那次班上去郊游,一个刚来进修的女孩说要借我大腿休息休息,心里好紧张。

怀念学校里遮蔽天日的梧桐大道,怀念学校里漂亮的女生。

怀念和宿舍哥们爬到楼顶就着花生米豆腐干喝酒

怀念那次班级聚会,醉的一塌糊涂,最后被人背回宿舍。

怀念陪喜欢的mm逛街吃饭聊天,怀念她的笑脸。

怀念故宫的红墙黄瓦,怀念胡同的弯弯曲曲。

怀念自己

故里人物杂记(2)

  • 老季和他的父母
  • 老季是我同学,初中3年加高中3年。我朋友不少,但像老季这样知心的却没几个。老季说,我是他最好的朋友。对我而言,亦如是。

    老季05年研究生毕业后在江苏某高校任教,他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姐姐研究生毕业在南京某高校任教,弟弟本科毕业后也在南京工作。像这样3个孩子全都受过高等教育的家庭在农村是不多见的,尤其是在相对贫困的苏北地区。

    老季家的光辉历史,十里八乡很多人都知道。02年的时候,当地报纸还曾对老季父母做过报道,详见此处

    老季家在离我家不远的一个村子里,我去过很多次。有一年,在老季家与二三好友推杯换盏,竟不甚酒力醉倒当堂,遂留宿老季家。夜半天雨,房子年久失修淅淅沥沥往下滴水,一番折腾之后酒意全无。第二天起床一看,村边小桥竟为河水所漫。

    如今老季家的房子已经卖了,父母随他在城市生活。前日在另一好友陪伴下去老季学校时,拜见了伯父伯母。老人家一生操劳,如今业已年迈。伯父平日喜文字,在起点中文网还有小说连载,闻之不甚诧异。

    听说老季现在已经有了谈婚论嫁的女友,我祝福他,也希望老季的父母有个幸福的晚年。

  • 吴海燕
  • 这个名字今天想必不会有太多人知道,不过70年代,吴海燕却曾经是许多人的偶像。

    吴海燕生于上海,其父吴石坚为沭阳颜集人,和霸王别姬中的虞姬是一个乡的。

    1974年,吴海燕在影片《海霞》中扮演女主角海霞,引起了很大反响。不过,这部电影一度遭到了江青的批判和封禁。值得一提的是,在这部电影中扮演幼年海霞的正是小品演员蔡明。

    吴海燕的姐姐吴江燕是京剧演员,他们的父亲吴石坚曾任上海京剧院党总支书记兼副院长等职。

    南京印象

    终于去了一次南京 自己家乡的省会 一共呆了两天多时间
    南京是个不大的城市 至少我这么觉得
    第一天我从总统府一直走到了中山门 又穿过月牙湖公园 后来又乘车到夫子庙 与北京动辄一两个小时的车程相比 我喜欢南京

    南京景点门票太贵 比北京贵多了 不过手机费又便宜多了

    南京街道有点脏乱 市区到处可见地摊 让我有些诧异 更忍受不了的是摩托车 最离谱的是我居然在上海路附近发现两只鸡 真的老母鸡 不是那种鸡
    那种鸡也碰到了 发现现在洗澡地方都不再是纯粹的浴室了 幸好我定力够强
    手机打字不方便 等回北京再写长的

    《咬文嚼字》没“咬”错

    《咬文嚼字》最近公布了2006年中国出现频率最多、覆盖面最广的十大语文差错,由于部分小学未毕业记者的原因,十大差错的最后一条被报道为“孟子的“食色,性也”,常被人引为孔子的名言。 ”因此引发了许多人的争议,说《咬文嚼字》自己也犯了错误。

    但是实际上,这纯粹是某些媒体记者的原因,看一下新民晚报1月16日的报道就知道了。《咬文嚼字》编辑部位于上海,还是上海媒体报道的准确些。

    1.电视字幕的常见别字是:象。如:“威力就象一颗原子弹一样。”“象”应为“像”。“象”曾是“像”的简化字,1986年重新公布《简化字总表》时,“像”字恢复使用。在形象上相同或有某些共同点时用“像”。

      2.干支纪年的常见错误是:丙戍年。如:“千姿百态的狗,成了丙戍年贺卡的主角。”“丙戍”应为“丙戌”。戌,音xū,地支的第十一位,对应的属相为狗。戍,音shù,义为防守,与地支无关。

      3.社会热词的常见错误是:神州六号。如:“神州六号是中华腾飞的象征。”中国宇航员乘坐的飞船取名为“神舟”而不是“神州”。“神州”是中国的代称。

      4.出版物中容易混淆的字是:即/既。如:“即来之,则安之。”“即来之”应为“既来之”。“即”,音jí,有未然义;既,音jì,有已然义。两字音近而义殊。

      5.街头招牌中常见的繁体字错误是:美發。如:“美容美發中心”。滥用繁体字不合用字规范;即使用繁体字,“美髮”也不能写作“美發”。“發”,音fā,是“出發”的“發”;“髮”,音fà,是“头髮”的“髮”。两字均简化为“发”,但音、义并不相同。

      6.常用文体中容易混淆的词是:启示/启事。如:“招聘启示”“征稿启示”。“启示”应为“启事”。“启事”义为公开说明某事,是一种公告性的文体;“启示”义为启发提示,与文体无关。

      7.商品名称中常见的错误是:哈蜜瓜。如:“哈蜜瓜是甜瓜的一个变种。”“哈蜜”应为“哈密”。哈密瓜因新疆地名哈密而得名。

      8.标点符号常见的错误是:信封上误用括号。如:“王伟先生(收)”。括号是用来标明注释性文字的,“收”字并非注释。

      9.容易张冠李戴的引文是:“食色,性也。”如:“孔子说‘食色,性也’,至今仍被奉为至理。”“食色,性也”一语出自《孟子·告子上》,它是告子而不是孔子说的。

      10.文史知识常见的错误是: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如:“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是野蛮人的行径。”圆明园是于1860年被英法联军抢掠并烧毁的。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肆意践踏中国主权,其时圆明园已是废园。

    再看北京某报纸1月18日的报道,就把人家的意思给曲解了。

    田园将芜胡不归

  • 归去来兮 田园将芜胡不归 –陶渊明
  • 小时候,每家门前都有一块菜地,篱笆圈起来,防牲口防不了人。菜地大多只有几分地,种些黄瓜韭菜豆角什么的。一般说来,夏秋天不用买菜,自己家的菜就足够了,有时还吃不完,就拿到集市上换点油盐。

    我喜欢深秋的菜地,黄瓜西葫芦豆角早就凋了,但我常在有些枯败的西红柿叶子下寻觅,居然经常能有意外的惊喜。

    我今天要回家了,晚上5点多的火车。对我来说,这次回家的意义比以往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