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February 1, 2007

Keso的离开Donews

keso

拿扑克牌者为keso,站立者为卢亮(六翼的天使)

keso离开Donews了,从千橡收购DOnews的第一天起,这就是个注定的结局,我不感到惊讶。

知道Keso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会天天看他写的IT评论。最近一年来看的少了,因为我找不到自己的方向,于是我决定离开北京。也许新的一年里,我会重新发现自己。

2005年12月31号晚上,有幸在六翼的天使(卢亮)的酒吧“博客吧”见到了keso,还互相交换了名片并且玩杀人游戏一直到第二天凌晨。见到keso之前,觉得他是个不好打交道的人,见过之后发现自己错了。

相聚离别本寻常,祝keso一路走好、

回家见闻

每次回家总会听到有些见闻,这次也不例外

1:村子里手机基本普及了,我说的是留守农村的青壮年,在外打工如我等自不必多说。中移动和联通在农村市场做的还真不错,一部手机198,其中包括197元话费。全国似乎就北京手机还没有实现单向收费,做手机这块的朋友要多关注农村市场了。

2:由于家乡农村还未普及有线电视,许多人家安装了卫星电视接收器,也就是俗称大锅盖的玩意儿。不贵,也就一两百块钱。但有制度上的问题:国家不允许私人安装卫星电视。想起前阵子出事的鑫诺二号卫星,这个东西就算成功运转了,能否给老百姓带来实惠还不一定。至少在目前情况下,我看不出政府有放松卫星电视的迹象。

3:村子里去年死了6个人,其中最大的68岁,最小的才20(溺水身亡),其他几个人也都正值壮年。这种现象此前是没有过的,于是大家纷纷将注意转向了风水。
我们村子北面70年代开挖了一条河,包括我母亲在内的许多人都曾参与。有人说,这条河给我们村子带来了好运。的确,从80年代至今,我们村子出了许多大学生,不乏北大南大浙大等名牌大学的。而最近几年,更是每年都有好几个人上大学。去年村子南边的一条路改道,原本笔直的路斜了下去,像大刀形状。于是人们说,这坏了村子的风水。

4:父母老了,真的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