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April 6, 2007

成都游记(1)

人都说少不入川,可我又居然逛荡到了成都,亲耐的朋友们。至少六七年没坐过绿皮的普快列车了,这次来成都居然又让我感受了一番。车过宝鸡后,人就不太多了。坐我右侧的MM居然像极我高中时喜欢的女生,好多次忍不住偷偷看她,想问她到底是不是我的那个她,可是最终还是忍住了。因为我知道,我当初喜欢的那个女生现在都要30了,应该早已结婚生子,更不会一个人从西安跑到成都来。

经过16多个小时的奔波后,早上9点半到了成都,10点左右到了武侯祠附近的青年旅舍。因为住处距离武侯祠最近,抵蓉后的第一个景点自然而然选择了武侯祠。

武侯祠建于唐,大家都还记得杜甫的诗“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吧?当然,现在的武侯祠是清朝重建的了。武侯祠实际上除了诸葛亮的祠堂之外,还有刘备的陵墓也就是惠陵。据称,这也是国内唯一君臣合祭的祠庙。

走马观花的看了一路,到了三义庙时,一位挂着工作证的男子脸色突然一变,对我说,“阁下骨骼精奇,天生异秉,有一道灵光从天灵盖喷出,我这里有一套诸葛亮的独家传世秘籍,便宜点卖给你了,维护世界和平建设和谐社会就全靠你了“云云。。。。。

以上纯属本人胡诌。实际上,他说的是,“我看你眉心有一颗痣,绝非凡人,正好今天是观音菩萨生日,买住香拜拜关老爷吧。”这都哪儿跟哪儿啊,观音生日我拜关老爷干吗?但既然来了,就拜吧,反正从来没拜过。于是花了30元,买了两支蜡烛和三柱香,又对关老爷磕了4个头,在刘备和张飞雕像前却没磕头,只是拜了拜。我于是疑心刘张二人后来存心报复,让我在武侯祠里流鼻血。

武侯祠里除了清朝时期的刘备诸葛亮以及蜀国功臣雕像以外,还有不少东汉三国时期文物。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说唱俑了,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碰见它。

从武侯祠里出来后,径直去了旁边的锦里。这是一条仿古街巷,里面有茶楼、客栈、酒吧、戏台以及各种风味小吃等等。看路边男女老少在悠闲的喝茶打麻将,真是感叹。在锦里居然还看见了快乐男声成都赛区100强的什么赛,还有去年超女成都赛区第二名来捧场。

走着走着觉得累了,随便找了路边一家不知道该叫酒吧还是茶楼的地方坐了下来,点了杯柠檬茶和爆米花,就在那里自顾自地吃喝起来,反正免费续杯。这家酒吧有两名女服务员,她们也自顾自地在门口吃着什么,似乎根本不在意是否有人光顾。屋里的确就坐着我一个人,但外面还有几张桌子上还坐着人,也是这家的。我看到一些年龄可能比我略大,至少差不多的男女,在这个既非周末也非休息时光的下午,在这里悠闲的喝茶。又一阵感慨。

在锦里呆腻了后,坐车前往天府广场。广场不大,可能比石景山区政府前的广场大一些。我居然在这里看见久违的毛泽东塑像,这大概也可以算文物了吧。至少我不知道其他哪个国内大城市还有毛泽东的像,而且是在市中心。然后又步行到了著名的春熙路,果然是春日的下午,熙熙攘攘的人群。

逛了一圈之后,到龙抄手总店点了碗龙抄手和赖汤圆。所谓龙抄手实际上就是馄饨,当年我在北京还被这名字唬住了,虽然有人总说抄手不是混沌。而所谓赖汤圆就是姓赖的师傅首先开始卖的汤圆,个头比一般略小,蘸点芝麻酱很好吃,但吃多了也难受。

吃完了,又满无目的的走。居然在路边看见卖桑葚的,我老家叫做桑枣。于是便买了半斤多,这家伙不便宜,1块5一两。我吃啊吃,手都要染紫了,还是没吃完,最后扔了一半。

这大概就是我来川的第一天了,明天大概会去看看草堂,也许还有都江堰和九寨沟。

刘备陵

 

说唱俑

 这些五颜六色的鱼

岳飞手书前出师表

 沈尹默手书《隆中对》

 曹操留存人间的唯一手迹

三义庙

春熙路

 

毛主席

锦里

 

超男在比赛

超女来助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