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April 7, 2007

我们为什么要结婚

我今年虚岁27了,每次打电话回去,母亲总是问有没有找到对象。而我,总是一次一次让父母失望。

我理解父母的苦心,毕竟我的高中同学,没考上大学的孩子自然已经能打酱油了,即使考上大学的也大多结婚生子了。只是,我想问,为什么我们要结婚?为了传宗接代繁衍人类的伟大使命,还是简单的因为别人结婚所以我也要结婚?

母亲每次问我时,我的回答总是第一我没钱找对象,第二我不想找对象。我知道这种回答很让父母伤心,但这无疑是事实。既然是事实,那我们就不能不去面对。

我是真的没有钱结婚,而且我也不帅,看来是无法当小白脸了。而在这个物质社会,没有钱买房买车或者给老婆买衣服,怎么能找到结婚的对象?现在我又辞职没有了工作,这个任务现时当然是无法完成的了。

然后,我真的不想结婚,甚至连女朋友我都不想找。在我忘记了喜欢的女孩之前,我绝对无法接受他人。而何时才能完全忘记,天知道。我现在一个人活的挺好,想吃就吃,想喝就喝,想出来旅游我就一个人跑了出来。至于未来,我从来不去想那么多,谁都知道人总要死的。既然死后不知道痛苦,我还关心那么多干吗?

我这样的想法太过消极,我知道,但是我真想问,不结婚行不行?

成都游记(2)

今天成都下雨了,半夜听到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还以为今天出不去了。等起床时,发现雨其实也不大,烟雨蒙蒙正好有南方的感觉。我住在武侯祠附近的一家青年旅舍,6点多就听见外面吵的很,同屋的两个人都很不满,于是他们开始絮叨起来,完全无视一旁睡觉的我。

洗漱完毕后就准备吃饭,原本打算到春熙路口的韩包子吃点东西,结果公交车我换了好几辆,也没能到那里。最后不得已打了辆车。成都的出租车起步价才5块,一公里1.4元,可以说是相当便宜了。而且师傅也没有糊弄我,直接把我送到了春熙路口。可等我下车走近一看,才发现这家韩包子内部整修,10多天后才重新开张,郁闷的我。其实,昨晚也同样郁闷。本来想找一家三只耳吃冷锅鱼,但找来找去没找到,最后在东风大桥附近一家火锅店一个人吃起了火锅。

既然没包子吃,就在春熙路上随便逛逛。虽然是阴天,但这里的人依然不少。因为早上只吃了一个苹果,于是又到路边买了个锅魁吃。其实这锅魁就跟肉夹馍差不多,不过挺腊的。又漫无目的的走了一阵后,在总府路上一家小吃店吃了点东西,便准备去文殊院。这次我不再坐公交车了,直接打车。

文殊院是国务院认定的汉族地区佛教全国重点寺院,附近的几条街道叫做文殊坊,是仿古的步行街。还没到文殊院,就在文殊坊看到不少身着黄色僧衣的和尚。到了文殊院门口时,被一自称居士的老太太拽住,又说我天赋异秉,给我一张红布说让祈福。我看她不像能偏我太多钱的,于是给了她3块钱,红布钱。然后她又把带到一个好象有点功夫的老太太面前,让这位老太太在红布上写写画画半天,说就是为我在祈福。后面这老太太也姓陈,和我本家。一开始拉住我那位老太太只说有缘有缘。这么折腾半天后,终于切入主题了,给钱。陈老太太,好象她名片上自称陈先生说至少也得给个33吧。我在口袋里掏了半天,掏出三块钱,说要不要,不要就没了。两位老太太面面相觑,可能没见过我这么吝啬的人吧,但最后还是接下了。

文殊院里香火还行,和尚也不少,这里也是四川佛教学会和空林佛学院所在地。就这么走啊走,我终于走完了。然后我就去了青羊宫,这是个道观。香火居然也可以,不少牛鼻子老道和道姑在里面走来走去。我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白日出家,晚上回家。在青羊宫隔壁的二仙庵一间房子里听到一名道士大声地在用四川话读着什么,我想大概是道德经或者太上感应篇之类的吧。我和另外一对老夫妻像看外星人一样地看着他,最后道士怒了,停下来奴努嘴,示意我们走,然后又继续念他的经。

值得一提的是,文殊院和青羊宫的门票相当便宜,都是5块。我猜想,可能是这里香火还不错的缘故吧,要是门票太贵,可能就没那么多信徒去烧香礼佛了。

行色匆匆。看完青羊宫后,步行走到了附近的杜甫草堂。这里的风景不错,60的门票虽然有点贵,但也算值了。

所有这些地方看完后,打车来到传说已久的玉林生活广场。其实,所谓广场就是栋楼,有酒吧网吧澡堂茶社和饭店。总之,就是个享受的地方。我在陶然居吃了顿饭,花了80块,其实菜够2个人吃的了。

以上就是今天的流水帐,抱歉没有图片。因为相机SD卡出了问题,所有照片都没了,只能等回南京用软件恢复了。我已经觉得有些累了,也许成都之后就不再接着行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