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April 22, 2007

人类吃屎的历史

严重警告:刚刚吃完饭的或者即将吃饭的朋友慎入!!!!

 

       在4月18/19号两天的《全民大闷锅》中,寇乃馨饰演的当下红透台湾的AV女优观月雏奶连续作为嘉宾列席。知道观月此人是因为最近她与胡瓜女婿之间的是是非非,此前对她一无所知。说实话,寇乃馨扮演的观月雏奶(其真名应写作观月雏乃)当真千娇百媚,尤其胸前波涛汹涌差点让我再次流鼻血。出于好奇,我随便搜索了一下。真是不搜不知道,一搜吓一跳,原来这位中日混血的观月雏乃还出演过吃屎片。我好奇心太重,居然下载了一段来欣赏,看完之后差点连隔夜饭都吐出来。

      中学时候学过一篇文章,讲的是兔子在某些情况下会吃自己的粪便。据说,兔子的粪便分为两种,一种是消化完的废料,另外一种则没有消化完全,含有各种丰富的营养元素,容易被身体吸收利用。兔子吃的就是後一种,这与牛羊的反刍有异曲同工之效。

      动物界中经常吃屎的还有狗和猪。据说狗吃屎的原因很多,其中一个原因是食粪症Coprophagia),看来那句老话“狗改不了吃屎”也是有根据的。 而猪吃屎,如果它没有食粪症,我想则是因为其生存环境过于肮脏,如果养猪的人把猪圈打扫的干干净净,想来猪也不会没事儿吃屎玩。除了犬科动物之外,小象以及灵长类的猴子和大猩猩也会吃粪便,大多是为了自身需要,例如缺乏某种维生素等。

      与动物们单纯的、毫无功利色彩的吃屎行为相比,人类吃屎的原因则复杂的多,其悠久历史也不遑多让。英国一位教授考证说,300万-500万年前的原始人类就可能吃屎。不过,正常情况下,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吃屎(不懂事婴儿除外)。历史上记载的吃屎行为要么出于政治目的,要么是无知所致,要么就是精神失常。

从物理角度来说,新鲜大便中的水分占75%,其余的细菌及其分解代谢物,未消化的食物残渣等占25%。 吃其他人大便有患甲肝乙肝肺炎等传染性疾病的危险。

      根据伟大的中医巨作《本草纲目》记载,人屎和人尿都是可以吃的,而且可以治病。《本草纲目-人部》载,人屎气味:涩,寒。主治:清热,降火,凉血。“解诸毒、伤寒热毒、骨蒸劳复、臃肿、发背、疮漏、痘疮不起。”

      我所知道的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与吃屎有关的故事发生在周武王身上。据说,周武王病重之时,神医成仲子让武王的儿子们尝武王的米田共,以确定病情。成仲子说,如果患了不治之症,大便是苦的,如果能治,大便就是甜的。结果,武王的十几个儿子没有一个敢尝,只有幼子姬诵用鼻子闻了闻,成仲子问他什么味儿?姬诵说又腥又臭。结果,只闻了闻大便的姬诵成了西周的第二代国王。不过,我没有找到这个故事的原始出处,怀疑其中关于大便苦甜的说法颠倒了

      其实,传说这个故事是中国历史上记载最早的吃屎行为艺术大师,也就是春秋时期的越王勾践讲的。据《吴越春秋·勾践入臣外传第七》记载,勾践兵败被囚于吴国时,吴王夫差有一次偶染小病。勾践尝了尝夫差的大便,并声称夫差即将痊愈。 夫差问为什么,他就讲了上面那个周武王的故事。夫差大为感动,随后释放了勾践。这就是传说中的尝粪问疾,当然这个故事是否属实还有待考证,上面那个周武王的故事也不一定是真的。原文:适遇吴王之便,太宰嚭奉溲恶以出,逢户中。越王因拜:“请尝大王之溲,以决吉凶。”即以手取其便与恶而尝之。因入曰:“下囚臣勾践贺于大王,王之疾至己巳日有瘳,至三月壬申病愈。” 吴王曰:“何以知之?”越王曰:“下臣尝事师,闻粪者顺榖味,逆时气者死,顺时气者生。 今者臣窃尝大王之粪,其恶味苦且楚酸。是味也,应春夏之气。臣以是知之。”吴王大悦,曰 :“仁人也。”

     另外一则吃屎的故事发生在战国时期。庞涓设计陷害了他的大师兄孙膑,并假装好人把孙膑接到自己家里热情款待,伺机骗取他的兵书。孙膑为了保全自己,故意装疯卖傻,但庞涓这孙子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为了试试孙膑是不是真疯,就把他关进猪圈。结果,孙膑不但把猪圈当五星级酒店,把满身弄的都是粪水,甚至还吃起了猪粪。庞涓因此放送了警惕,也就有了后来庞涓死于此树下的故事。 

      二十四孝里有一个故事,叫做尝粪忧心,说的是南齐孱陵县令庾黔娄在赴任不满十天时,可能由于心灵感应的作用,觉得家里发生了不好的事情。黔娄当机立断辞官返乡。回到家中,发现父亲已病危。大夫说,要想知道病情怎么样了,尝尝你老爸的粪便,如果味道是苦的就不会有太大问题。黔娄于是就去尝父亲的粪便,发现味甜,内心十分忧虑,夜里跪拜北斗星,乞求以身代父去死。几天后父亲死去,黔娄安葬了父亲,并守制三年。原文:“南齐庾黔娄,字子贞,新野人,为孱陵令。到任未旬日,忽心惊汗流,即弃官归。时父易病痢,始二日。医者曰,欲知瘥剧,但尝粪,苦则佳。黔娄尝之甜,心忧之。每夕稽颡北辰,求以身代父死。易卒,居丧过礼,庐于冢侧。”

      另外一位有名的吃屎者是唐朝武则天时代的吃屎御史郭霸。《旧唐书·酷吏传》载:时任御史大夫(最高人民检察院院长)的魏元忠患病,众御史(检察官)莫不前往探视。这个郭霸多了个心眼,故意比别人晚一步。到了宰相家後,郭霸满面愁容,主动要求尝尝宰相大人的屎尿,以确定病情。谁见了人主动要吃屎都会大吃一惊,身为宰相的魏元忠也不例外。但郭霸却像喝了蜜蜂屎一样地说,宰相大人的大便尝上去苦苦的,应该马上就要痊愈了。这屎吃的不但痛快,还甘之若饴,我等看了之后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啊。原文:时大夫魏元忠卧疾,诸御史尽往省之,霸独居后。比见元忠,忧惧,请示元忠便液,以验疾之轻重。元忠惊悚,霸悦曰:“大夫粪味甘,或不瘳。今味苦,当即愈矣。  

      在我等生活的年代,吃屎的事情听的少了,一个与之相关的是吃狗屎与经济学之间的故事,但看的却多了。意大利导演帕索里尼(Pier Paolo Pasolini)在他惊世之作《索多玛120天》中就出现了吃屎的场面,虽然里面的屎是假的。日本人似乎总喜欢搞点超出人类想像的东西,什么黄金宴,什么AV中的吃了吐吐了吃,以及吃屎吃尿等等不一而足。其实,观月雏乃的表演在日本AV届也只能算一般般,听说有部片子叫做极恶非道,更加恶心。我只是听说而已,没有亲见。

 参考:吃屎的文化    

     (法)拉波特 著《屎的历史》(Histoire de la merd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