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厅打工日记(1)

南京大学附近有一条路叫做汉口路,上有三家小饭店,都以地锅为卖点。地锅这种东西可能北京的朋友不大了解,其实地锅就是一口大锅,里面煮的鸡肉鲶鱼或者羊肉牛肉等,加土豆南瓜大白菜等,边上贴一圈面饼。这是地道的土菜。
我现在就在其中一家做没有工资的兼职服务员,其实这种生活在我3月刚来南京就开始了,但今天才算正式写下打工日记。

2007年4月26日

老板娘明天才从老家回来,因此今天我继续坐镇前台。

今天中午人不是很多,快要1点钟的时候才上了2桌,吃了几十块钱,外卖也很少。就在我们以为没人了准备做饭自己吃的时候,来了12个人,而且其中还颇多美女,看上去都上学生。最不巧的是,这个时候厨师、也就是老板去医院了(他今早吃鱼卡了),只有另外一个还在实习期的二厨师和我们俩打杂的在。于是手忙脚乱的赶紧拼桌子,拿椅子(我们餐厅不大,12个人必须拼两张桌子在一起才能坐下),上餐具。我赶紧打电话给陪大厨去医院的andy同学,让大厨抓紧时间,孰料到第一次居然打不通!这时客人已经坐定,准备点菜了。先要的是青椒和酸辣土豆丝儿各一份,还好,不是什么难做的菜,于是通知二厨,让抓紧做。随后客人又点了两个地锅,这也是我们这里的主打招牌,厨房也立即开始忙活起来。因为地锅这玩意儿相比炒菜消耗时间较长,所以必须准备的早。一般来说,地锅鸡都是事先把鸡块煮好,调料调好,客人点菜之后直接上锅就煮。而地锅鲶鱼则一般是客人来了现杀鱼,忙的时候可能会多杀几条。但鲶鱼是从生的开始煮的,因此时间会更长一点。

这时客人又要喝可乐,但有人认为我们店里的可乐放置时间太长了(其实没几天),要我们去拿新鲜冷冻的。于是赶紧派出仅有的一位服务人员去买大可乐,而我在记录客人菜单的同时,给andy的电话也终于打通了。大约3、4分钟後,大厨和andy同学都回来了,买可乐的也回来了,而土豆丝也已经炒好端上,我松了一口气。此时,刚开始时的杂乱局面消失,一切变得井然有序。这里还有一个插曲,话说可乐买来以后,其中一位女生自告奋勇打开瓶盖,结果由于里面积压已久的二氧化碳争先恐后欲出来透气,当时爆发了一场小型的Storm。。。

上菜的速度绝对快,这帮人吃饭的速度也不慢,最后才知道原来他们是南京先锋书店的,而且是他们的老板钱晓华推荐来的。其中一位最后结帐的女生想要发票,但可惜小饭店根本没有这玩意儿,只好写了个收据。。。看得出,这点让她比较失望。

这桌人走了以后我们开始吃饭,然后我就回住处上网和休息了一会儿。

下午5点左右,我回到饭店,继续服务员角色。

今晚不比昨晚,6点半还没有什么人,有事的andy同学看看情况先走了。这家伙刚走後,人就上来了,一会前面坐满了,后面也坐了几桌。

其实,我的工作无非是穿梭于客人与厨房之间,端菜买单找零钱等,没有多大的挑战性。其实以前在北京的时候,工作挑战性也不大。但有时为了抢新闻(虽然我们不是LIVE节目),也得加班加点。我最记得有一次,我做了个专题新闻,题目叫做法庭上的萨达姆(Saddam Hussein in Court),其中涉及到不少萨达姆出庭时候的同期声,而AP REUTERS英文稿件翻译的相当缩水,最后一个同事叫了一个阿拉伯语部的人来帮忙。当时离最后截稿时间只有一个多小时了,我匆忙让阿拉伯语翻译听完,然后速记下意思,又匆忙打出来,送审稿人,又送画编和非线,整个过程忙的我焦头烂额,也锻炼了我不少。但这样的机会实际上是不多的。

闲话不表。今晚其实和其它晚上没多大区别:客人点菜,上餐具和稀饭等等,但我遇到了挑战这次。这可能是一对夫妇,男的尽点菜单上没有的菜。大家知道,菜单上没有的菜饭店一般是不愿意做的,一个原因是可能原料不够,另外一个原因是不知如何收费。饭店不是web 2.0 startup,不讲究什么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用户创造内容)。他们后来终于点了3个菜,其中2个是我们有原料但菜单上没有的。但本着不放走任何一位客人的原则,还是做了。

第一个菜是红烧杂鱼,其中有4种鱼/虾:鲫鱼鲶鱼虾米和小钢针(一种鱼,鳍像钢针),上了以后客人一看立即表示不满,说这根本不是红烧的,因为用的是地锅,而且还贴了面饼加了香菜。我立即回厨房问厨师,但被告知”“我们这里的红烧杂鱼就这么做的”。我如实回禀客人,遭到一顿臭骂,并说杂鱼他们又不是没吃过,让我别狡辩。如此三番两次往返于客人与厨师之间,但客人坚决不吃,因为这并非红烧杂鱼;厨师则表示,我这里就这种做法,不吃拉倒,但钱得给。我陷入了一种dilemma的局面:一方面,客人我不能得罪,但厨师这边我也没有办法,因为他既是老板,也是andy的亲Uncle,是我长辈。于是在第N次走到客人面前时,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我说,这道菜的确做错了,里面不该放面饼和香菜,我给您鞠躬。说完,我就弯下腰,向男客人鞠了一个躬。我其实是在赌博,因为假如他们仍然坚决不动这道菜,但在厨师认为自己菜没做错的情况下,我擅自承认做错,后果也是相当严重的。

幸好,我这个鞠躬起了作用。不一会,两位客人态度缓和了下来,开始与我以一种较为正常的方式交流。男客人表示,杂鱼不是这个做法,应该怎么着怎么着,其实承认了错误也没啥,我在一边唯唯诺诺。女士则表示自己并非胡搅蛮缠的人,只是菜的确有问题,并问我做什么的,以前与人打交道多不。我如实相告,以前基本与电脑打交道。她说看的出来,并夸奖我有勇气放下身份。其实什么身份不身份的我不在乎,在餐厅,我不是什么大学毕业生,就是一名普通的服务员,唯一的职责就是服务好客人。

大概这样,他们于是开始吃那道红烧杂鱼了。说心理话,这道菜因为并没有在菜单上,以前厨师应该是没有做过的,可能的确做的有问题。比如,一般装鱼都用盘子,而这次用了地锅,而且贴了饼子。里面的四种鱼,后来女客人指出,应该有大概6种,但我们这只有3种,没有小钢针,而且鲶鱼放的太多。而我后来在得知里面的确放了小钢针後,犯了较真儿的毛病,跟他们说的确该放的都放了。他们又不乐意了,我赶紧解释不是开脱,只是实话实说。

话说回来,杂鱼里面的“小钢针”太贵了,5、6厘米的一条就得5块钱左右,因此放了两条在里面显得很少。放的太多造价势必又上去了,而这道菜价格(按照地锅杂鱼标准)才28元,因此厨师这边其实也很为难的。

后来,又和他们聊了一阵,得知他们就住对面,以前来过,老板娘认识。男的是做电器生意的,女的大概在外企或国企做高管。最后,女客人还给我留了电话,男的则邀请我租住他们家的房子,价格优惠。

在调和这对客人矛盾的这段时间里,先锋书店的老板,也是小店的常客钱晓华老师来了。虽然我今晚叫了他钱老板,但我决定下次叫他老师。他居然开口就问我是不是北京来的,看样老板娘把我的事情告诉他的。交谈中我又告诉他我哪里毕业的,到南京时间不长,刚应聘上一个公司,但可能不久後要回北京,因为一个朋友要办杂志,我可能回去帮忙等等。钱老师则热情的问我有没有兴趣开拓未来(大意如此,钱老师的金坛口音比较难懂),并给了我一张名片。因为生意的缘故,我没能和他多聊,只把我和andy的联系方式给了他,钱老板临走时还邀请我没事儿的时候到他那里坐坐。

这就是大概的一天。

——————END——————

5 responses to “餐厅打工日记(1)

  1. 六年前我也短时间干过这样的活。免费打工。

  2. 机会真的只是在无意间。
    我也想去体验这样的工作这样的生活。

  3. 想象不出不计报酬为人家打工是种什么感觉,真不是一般的境界~

  4. 境界不敢啊,老板是好友的舅舅,而且还有两个姐姐在我们村。

  5. 干脆搞成一个文化餐饮联合体,和老板钱一起,饭馆里看书,书店里吃饭,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