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May 9, 2007

保护我们的梦想–写给惠子

三表哥的blog上,我知道了惠子,这个现在与我同一城市的DJ。我不看电视,MP3现在一个小老乡手里,RADIO也很少听了。因此我不知道惠子这个人,但我知道惠子现在过着美国人的生活,和我当初一样。我看到上夜班的人和在电台工作的人总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我也曾在某中央级电台工作过,三年多的招聘制员工,没有编制。这意味着我基本永远无法有升迁的机会,即使我干的再好。在原单位工作的时候,我每年都要上一半时间的夜班,每个晚上都是我一个人完成所有稿件,然后等审稿老师来。我经常跟的一位老师经常会迟到,有时候不来,于是我就自己定稿,做一回审稿人。

电台是一个有趣的地方,诚如惠子在博客中所说。有时候我看见那些所谓的成功人士,如yanglan 以及我喜欢的Jade/Rick等人;有时候会有一些和一位刚刚过世但却隐而不发消息又被辟谣的某中央大员一个级别的官员去视察,我会觉得很羡慕,但瞬即这种羡慕消失。我只是我,我要过我自己的生活,我要把握自己。

电台当然是个有趣的地方,经常会收到ZXB,WJB以及sarft的通知,告诉我们这里或那里该怎么报,或者不报。我不会觉得很郁闷,因为我知道这已经是规矩了。

我不喜欢与陌生人说我工作的地方,即使说也只是说媒体单位。但电台诚然是个有趣的地方,我还是这样觉得。4年了,差不多。有的同事结婚,有的同事买房,有的同事与男友分手,有的同事升职,有的移民,还有的早已不知去哪里。而我,孤身一人逃到了南京。

我也有过轻微的自闭症或者忧郁症,很久以前我在自己的blog上写过一篇这样的文章,但由于服务器的问题,这篇文章消失了。

 我喜欢西安,虽然我只去过一次。但我怀念同盛祥的羊肉泡馍,怀念王记腊汁肉夹馍,怀念德发长的饺子还有开元商城还有兵马俑还有秦陵。

惠子该是我的同龄人吧,我理解这种忧郁。

我最快乐的时候,如果除了童年的话,该就是在西安和成都的那10来天了。工作的时候,每年的五一十一以及春节都要加班,别人在享受假期的时候,正是我最忙碌的时候。

我无所谓,反正我要死的。我无所谓,反正眼前的一切都要成为历史的。我无所谓,反正这个世界要灭亡的。我无所谓,反正该来的会来的,该走的也要走。我无所谓,无所谓。

我和惠子不一样,我不会解决别人的问题,虽然有时候我会很仔细听某人的诉说。但还好,我也有几位好友会倾听我的诉说;但还好,我会喝酒。我不喜欢大乱小乱,那种真的乱乱的感觉。

我喜欢在大学宿舍楼顶拿一瓶啤酒,就着豆腐干和同学一起喝酒的感觉。但在这个光怪陆离的城市,我去哪里寻找这种地方?

惠子的新书《礼物》

《礼物》不进书店。目前为止,唯一获取的途径是邮购。
地址:南京市鼓楼邮局007号信箱 惠子收。邮编:210008。单本25。包括邮费。
如果你是我的耳朵,你想要限量CD,请访问我的个人网站。
当然,你邮购的也是签名版。以及:我送的一句话,或多句话。
如果你有什么特殊要求,请在汇款留言里写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