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June 14, 2007

见到zola

       上午11点整,还在上班的时候接到zola的电话.此前刚刚从他的picasa相册得知他去了宿迁,也就是我的老家.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到了南京.

       3点多的时候,又接到zola用座机打来的一个电话,说他在友派网,在小行附近.我刚到南京不久,这个地名很不熟悉,还把友派网听成了又拍网.聊了一会後,他说待会再给我电话,我说好.

       当我在厕所挣扎着大便并努力忍受异味时,接到了zola用座机打来的第三个电话,约好在鼓楼地铁站见. 我装作很镇定的样子,努力让他不知道我在大便,告诉他我马上就到.

      结果我真的先到了,并让zola告诉我他到珠江路的时间.南京地铁6分钟一班,慢的很,但车子很新,还有空调,比北京1/2号线的老古董强多了.也不知是站与站之间距离太短,还是技术先进的缘故,南京地铁在行驶时手机也是有信号的,这让我觉得很欣慰.

    我掐准了zola那班车的时间,并很成功的在2号车厢上车,zola说他在3号车厢.结果,我走了一节车厢後没发现他,到了4号车厢後,发现了一个瘦小文弱的家伙.和2年前在上海见面的时候一样,还是那么年轻.甫一见面,我们的第一当作便是互相对拍.然后,我就拍到了这张.

      zola说要到南京站倒车,去南京长途北站,坐汽车到宜兴.我觉得不如到中央门总站坐车,但我又不知那里是否还有车,于是便在地铁南京站站(多么傻的名字,不如直接叫地铁南京站)下车,打算倒车去北站.

    南京站南面就是玄武湖,风光旖旎.但我们走到了火车站的北面,一副沧桑的模样.我在奇怪,怎么地铁没几站就从大城市到了小乡镇. 管不了那么多,顺便找了家饭店吃饭,虽然才4点多.边喝酒边谈,关于blog,关于公民记者等等.对于网络上对zola的非议,尤其是这个家伙的鸡巴文章.我是嗤之以鼻的.我告诉他,别管别人怎么说,走自己的路! 在那家饭店的对面,zola穿着正面印有”zuola.com”反面是”操GFW,请戴TOR”的TSHIRT,摆了个pose我给他拍了几张相.

     吃完了饭,继续沿那条两旁都是破破烂烂的店铺的路走下去.经过一番波折後,到了南京长途北站.喝了点啤酒,此时有了尿意,于是到边上的KFC准备上厕所,但这里的KFC居然没厕所!

     zola鼓励我申请GLOBALVOICE的blog小额资助计划,和他一起做citizen journalist.我是有这个愿望的,其实.但我无法像zola那样放得开,家庭父母无论如何都在我心中占很大地位.

    5:35分,zola登上去宜兴的车,听说又要会见拆迁户去了,还要去无锡看太湖水,祝他此行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