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7

Twitterfeed的困扰

有时候,想在自己的blog上写点东西.可键盘到手边,却发现只有一两句话.在自己的blog上发布,太短,但不说出来又觉得别扭.Twitter的出现,满足了我心中一直以来的一个设想:无需太长,随时随地发布.

自从有了Twitter,很多人说都不会好好话了.本来Gtalk上都有的好友,非要通过Twitter来@一下.呵呵.

但这些并不是问题,问题在于TwitterFeed等自动程序的出现.Gtalk一打开,一连串带着前缀的更新蹦达了出来.

说老实话,我用Twitter就是想知道朋友们在干什么想什么.至于有些资讯,如果不是太特别的,我到处可以看到.

我已经remove了使用Twitterfeed更新次数过于频繁的一些网友.简单来说,自动发布消息超过每天10条的,我都会remove掉.

 

参考:

抓虾也饭否。吃撑是一场噩梦。

这年头,连黄瓜都不保险

虽然说政府信誓旦旦要使猪肉价格下降,甚至连总理大人也亲自出来发话了.但肉价,至少南京这边的肉价还是未见明显下降,昨天的肉价是11块钱一斤.

这些其实都是小事儿,最多我三个月不吃肉,当年毛主席他老人家都能忍住不吃红烧肉,我怕什么!

山西黑窑事件大家也都知道了,到目前为止没见没好人的洪洞县和山西省相关负责人引咎辞职,倒是事主的父亲,一位大队书记被开除了党籍.而这事情居然被轻描淡写的说成”非法用工”.可能,也正如光华的张院长所说,这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必然现象吧.

继香港之后,日本也宣布停售中国牙膏.又见质检总局信誓旦旦说中国牙膏没问题,但就连一国两制下的香港都不鸟你.其实,按照质检总局的意思,这牙膏真的没问题,但仅限于中国人.咱中国人别说这些超标的二甘醇,比这更厉害的咱都不在话下.

这年头,连黄瓜也不一定保险啊! 

转载:

中国人的幸福生活

    一早起床用高露洁致癌牙膏刷牙,给儿子冲一瓶碘超标雀巢奶粉,自己喝杯过期光明牛奶,吃几个超标面粉做的馒头,夹点臭水池里面腌的榨菜。 
     准备骑车上班,发现车被偷了,报警,警察说你先来等个记,等什么时候我们碰巧发现了,给你打电话。算了,还是省省力气做公交吧,坐车人真多,手机没放好,不小心被一个小新疆借过去了。 
      中午跟同事一起到肯德基吃顿苏丹红炸鸡,下午给女友打电话,约她到新开的菜馆吃顿地沟油炒的菜,其中有一盘避孕药催大的香辣鳝鱼丝,一个牛肉毒粉丝,老板上一杯重金属超标100倍的碧螺春茶,再喝点含甲醛的啤酒…

父亲

歌手:李健 专辑:为你而来

坐在岸边看着夕阳让我想起你
暖暖余晖温柔如你慈爱的眼睛
感谢你啊举起了我金色的童年啊
啊……
什么时候开始忘记讲给我的故事
什么时候开始想念你默默的注视
原谅我啊从未给你长大以后的拥抱
啊依呀……
你为我骄傲
我却未曾因你感到自豪

你如此宽厚
是我永远的惭愧
[audio:http://www.xymy.net/xymy_net_download/%C3%F1%D2%A5%D7%A8%BC%AD/2005%20%C0%EE%BD%A1%20-%20%A1%B6%CE%AA%C4%E3%B6%F8%C0%B4%A1%B7/%B8%B8%C7%D7.mp3]

见到zola

       上午11点整,还在上班的时候接到zola的电话.此前刚刚从他的picasa相册得知他去了宿迁,也就是我的老家.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到了南京.

       3点多的时候,又接到zola用座机打来的一个电话,说他在友派网,在小行附近.我刚到南京不久,这个地名很不熟悉,还把友派网听成了又拍网.聊了一会後,他说待会再给我电话,我说好.

       当我在厕所挣扎着大便并努力忍受异味时,接到了zola用座机打来的第三个电话,约好在鼓楼地铁站见. 我装作很镇定的样子,努力让他不知道我在大便,告诉他我马上就到.

      结果我真的先到了,并让zola告诉我他到珠江路的时间.南京地铁6分钟一班,慢的很,但车子很新,还有空调,比北京1/2号线的老古董强多了.也不知是站与站之间距离太短,还是技术先进的缘故,南京地铁在行驶时手机也是有信号的,这让我觉得很欣慰.

    我掐准了zola那班车的时间,并很成功的在2号车厢上车,zola说他在3号车厢.结果,我走了一节车厢後没发现他,到了4号车厢後,发现了一个瘦小文弱的家伙.和2年前在上海见面的时候一样,还是那么年轻.甫一见面,我们的第一当作便是互相对拍.然后,我就拍到了这张.

      zola说要到南京站倒车,去南京长途北站,坐汽车到宜兴.我觉得不如到中央门总站坐车,但我又不知那里是否还有车,于是便在地铁南京站站(多么傻的名字,不如直接叫地铁南京站)下车,打算倒车去北站.

    南京站南面就是玄武湖,风光旖旎.但我们走到了火车站的北面,一副沧桑的模样.我在奇怪,怎么地铁没几站就从大城市到了小乡镇. 管不了那么多,顺便找了家饭店吃饭,虽然才4点多.边喝酒边谈,关于blog,关于公民记者等等.对于网络上对zola的非议,尤其是这个家伙的鸡巴文章.我是嗤之以鼻的.我告诉他,别管别人怎么说,走自己的路! 在那家饭店的对面,zola穿着正面印有”zuola.com”反面是”操GFW,请戴TOR”的TSHIRT,摆了个pose我给他拍了几张相.

     吃完了饭,继续沿那条两旁都是破破烂烂的店铺的路走下去.经过一番波折後,到了南京长途北站.喝了点啤酒,此时有了尿意,于是到边上的KFC准备上厕所,但这里的KFC居然没厕所!

     zola鼓励我申请GLOBALVOICE的blog小额资助计划,和他一起做citizen journalist.我是有这个愿望的,其实.但我无法像zola那样放得开,家庭父母无论如何都在我心中占很大地位.

    5:35分,zola登上去宜兴的车,听说又要会见拆迁户去了,还要去无锡看太湖水,祝他此行顺利!

西瓜

南京市内的西瓜价格已经降到了5毛,一个月不到之前,这个数字是2元.与此同时,我老家的西瓜零售价已经降到了3毛,批发价仅为零售的一半,甚至不到..

汉口西路上最近来了两家卖瓜的,好像都是江宁的瓜农,其中一家打着横溪的招牌.横溪西瓜之于南京,恰似大兴西瓜之于北京.两家都是夫妻俩,其中一对60多岁的模样,晚上就打起帐篷住在路边.

今天晚上,南京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我看到那对老夫妻沿路边的围墙搭起了塑料布,面前的西瓜绿油油,却没人来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