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7

35互联重要通知

好几天前就收到了,现在帖出来。

尊敬的虚拟主机客户:
您好!
为构建和谐的社会,促进互联网信息服务业的健康发展。接上级主管部门(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网络监察中心)的通知,凡网站主办单位或者个人所在地属北京市海淀区管辖范围,请您携带以下资料到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网络监察中心办理网站备案手续。需要提供的资料如下:
1、网站的ICP备案号打印件(可从 www.miibeian.gov.cn 查询ICP号并打印) 。
2、网站主办单位的公章,若网站主办单位为个人,请携带个人身份证原件。
3、网站负责人的联系信息或者名片。
4、如有其它疑问请联系海淀分局网络监察中心,电话:010-82519320(海淀区长春桥路15号)。
5、若您未按以上要求办理备案手续,所造成的一切后果,将由您自行承担!
35互联客户服务中心
2007-7-18

打倒一切衣冠禽兽

1996年,敝人高一那年,高中出了件大事儿。高二一名女生被其英语老师猥亵後自杀了,死前留下了封遗书,她的家人复印了多份散发。最后,这位老师被判刑,听说在监狱里还当起了犯人的老师。

对于这些衣冠禽兽,本人的一向观点是杀之。

据说,湘西某土司最近强奸了国子监女生。最操蛋的是,土司的老婆跳出来说没这回事。

由来:http://bbs.tsinghua.edu.cn/bbscon.php?board=News&id=40056

录音证据:http://bbs.tsinghua.edu.cn/bbscon.php?board=News&id=40057

如果上面的链接被和谐了,就自己搜索 北大 女生 州长吧

又有坊间传闻说 http://www.daynew.net/?p=485

石某(国子监女生)在刚来北大的时候是有一个年龄差不多的男友的,来了北大之后不久就和一个大了她很多的有妇之夫交往,我们下文中称之为“老男人”。

石某在一段时间里同时和这两个男友交往,大概到了石某大二的时候,老男人的妻子知道了石某的存在,便来到北大,三个人进行了一番谈话(大致是老男人的妻子哀求石某与老男人分手),之后老男人可能与妻子离了婚,专心对石某,石某也和男友分手,一心一意对老男人。

据了解,在石某大一或者高中的时候,就已经和男性发生过关系。交待材料中所谓的“失身”,不过是博取同情的一种手段。

据外围情报显示,石某的老男人是个富商,石某的行为可以说是傍大款(由此我们可以看出石某的品行)。老男人在石某手机中安装了窃听装置,同时监视石某的一举一动,使石某几乎没有和别的男性交往的可能性。假如石某发生材料中所说的意外,这个老男人应当会立刻知道同时做出反应。

身边的小概率事件

小概率事件,顾名思义,就是概率很小的事件。比如,今天我买了4块钱2注福彩,如果中了500万,这就是标准的小概率事件。又据说,人的一生就是由各种小概率事件组成的。

先说说我自己遇到的一些事情。

大学毕业后的某天,我与几个在北大读书的老乡一同游览北大校园。走着走着,居然碰见一个在北大读研究生的大学同学。北大那么大,而我大学同学中似乎只有她在北大读研,居然就让我碰见了。

有一次,那还是在读书的时候。暑假过后返校,在火车站候车时,遇见俩说家乡话的小伙子(该火车站在说不同方言的隔壁县),于是攀谈了起来,知道他们也在北京读书,最后还互留了QQ号(当时还没手机)。后来偶然和家里说起了此事,寒假回家时,得知其中一个人居然是我亲戚,此人爷爷是战斗英雄!

又一次,大学刚毕业时。某日晚上8点多在阜成门附近等公交车,听见旁边一对男女说的话是家乡话。于是凑过去问,一问才知他们原来是隔壁的连云港人。难怪!

再说说别人的故事。

一个朋友,多年前去广州打工。但到了广州之后,没有能联系上在此地的老乡。天色已晚,身无分文,惆怅得只能坐在路边发呆。蓦然,身边走过一人似曾相识。追上去一看,原来竟是另外一老乡!

内有超女慎入

某超女被打的原因被人揭露出来了,据说是不出示证件,而且侮辱武警战士是“看门狗”。

这里不就这件事情发表意见,单单说说媒体单位的保安问题。

敝人有幸在某国家级媒体干过3年多,央视和人民日报社也曾出入过几回,对武警保安制度也大概知道一些。一般来说,省市级以上媒体,例如电台电视台报社都有武警值班,没有出入证或合法凭证(如临时进门条)是根本不可能进去的。原则上,即使你前脚踏出大门后脚又返回,都是要出示证件的,就算是台长社长也概不例外。不过,据我观察,领导进门时,武警值勤人员一般都会敬礼的。还有,如果你某天忘记带证件,而武警觉得你面熟,经过解释以及证人证明之后,是可以进入的。

除了大门口的武警外,电台电视台报社内部重要部门还有武警值守。例如电视台电台的录音间直播室总控机房等,即使是内部工作人员也不能随意出入这些地方。

只要有合法证件,武警战士绝对不会无端刁难你,这一点请放心。不过,我却听到的这么一个趣闻。话说一天某央视人员进门,出示证件时没有把照片一面对着武警,然后就径直往里走,结果给武警又揪了回来,呵呵。

回家

该死的铁道部,把1503次列车的发车时间从下午5点改到了早上9点。偏偏火车又晚点1个多小时,害我前晚差不多10点才到站。taxi司机又磨蹭了半天,总算才出发。

最近几天家里在下雨,空气中湿漉漉的。因为下雨的缘故,taxi司机不肯送我到家门口,说怕不好拐弯,结果把我留在离家差不多200米远的地方,载着另外两个乘客走了。我走在夜里11点的熟悉的乡间路上,虽然脚下的路已经由泥土变成了水泥。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的夜晚,只能藉着手机微弱的灯光勉强分清岔路,但却差点找不到家在哪里。给爸爸打电话,让把家门口的灯开下,结果爸爸说妈妈已经在路上等着了。

我于是大喊一声“我妈!”(家乡极少叠称妈妈爸爸,一般叫我妈我爸),前面突然亮起了刺眼的灯光,原来正是妈妈打着手电筒。那个时候,突然有点小时候找妈妈的感觉。

爸爸在家,姐姐带着孩子也在,一家人团聚了。

家乡的夜晚很安静,偶尔有远处传来的夜行列车轰隆轰隆声,还有谁家的狗在吠。

第二天起床一看,门前的树都长高了,房前屋后都是一片绿荫,有种森林的感觉。

家里很好,真的很好。就是CDMA网卡没有信号,只能拨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