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07

犯错记

20071.jpg

同性恋咋就成了犯罪呢

吼起来跟马景涛有得一比的主旋律孙海英发话了,“同性恋就是犯罪!什么叫同性恋啊,什么叫双性恋啊?这都不是道德堕落、败坏可以形容的,简直是犯罪!这都是违背人性的,都是犯罪!这没有什么好谈的,我决不能认同。”

我不是同性恋,也不赞成同性恋,但我尊重他们。孙海英同志还生活在1994年吧?

附:
求是杂志1994年:《霸王别姬》给观众带来了什么?  
文中写道:

众所周知,在西方国家,同性恋是同吸毒、卖淫、赌博等一样的社会公害。那是资本主义制度的社会危机和精神危机的反映。…………在我国,解放后同性恋早已扫除干净。难道在我们努力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今天,还能向广大观众兜售这种精神垃圾吗?


中国古代社会对同性恋的宽松态度及其意义(1)


中国古代社会对同性恋的宽松态度及其意义(2)


中国古代社会对同性恋的宽松态度及其意义(3)

爱唠叨

好久没接到Feedsky广告话题了,有点想念。

这次的话题是爱唠叨,其实也就是另外一个twitter中文版。Twitter我就不多做介绍了。
目前,爱唠叨支持msn、QQ /Gtalk 、网站、手机短信等形式上传信息。而且,通过加“爱唠叨”新闻、财经以及体育三大机器人,用户可以及时的收到各类要闻。这个功能到类似于anothr。

我以前说过,Twitter满足了我一直以来的一个梦想:无需太长,随时随地发布。现在我手机最常上的网站就是m.twitter.com。我把大脑中偶尔想到的一些句子、看电视报纸时的感受、在大街上看到了美女,都随时随地发布到我的twitter上。相比于我现在的这个blog,方便多了。而且,在自己blog上如果就发一句话,总有点负罪的感觉,而twitter则完全不同。即便我只发一个“啊!”我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这很类似telnet类BBS中的刷屏灌水。

至于爱唠叨,实话实说,没啥特别创意。国内仿Twitter的网站也太多了,什么饭否、做啥、jiwai.de,甚至连sohu、QQ也加入了进来。
这个时候,再趟这趟混水,要么是钱多了没地方花,要么就是闲的无聊。本来,Twitter类网站就没什么赢利模式。看到现在Twitter现在火了就打算分一杯羹吗? 别忘记了,Twitter可是上线一年才突然火起来的!附带说一句,我一直用twitter,但爱唠叨不像做啥那样,支持绑定twitter,让我很郁闷。

中国互联网一直缺乏创新模式,总是跟在人家屁股后面走。最要命的是,看到国外啥玩意儿火了就一窝蜂跟上,然后又迅速卷铺盖走人。靠,干啥呢,以后小孩过家家?

说完了

ilaodao.png

从来就没有纯粹的奥运会

我目前所住的小区还有附近的一些沿街楼房最近都在进行外墙粉刷工程,其目的显而易见:为了一年之后的奥运。事实上,这个位于北京西五环、甚至连保安都没有的普通住宅小区,根本不会有啥外国人来。但为防万一——奥运场馆之一的老山自行车馆就离该小区不远——该做的面子工程还是要做的。虽然是面子,但较之1000多年前隋炀帝的“彩帛缠树”工程,粉刷外墙还是比较和谐的——毕竟,这些10几年前的楼房早就破败不堪了。

今天是2007年8月8日,距北京奥运会开幕整整一年。6年前,当萨马兰奇读出”Beijing”两个字的时候,我无疑是欢欣鼓舞的,虽然我当时在老家,不能走上北京街头狂欢。6年过去了,可能连中国政府都没预料到的一个情况出现了:北京奥运越来越政治化,许多不同利益团体希望奥运能促使中国在民/主/人/权/环境等方面有较大幅度的改革。今天听某大报总编辑讲话时说,如果当时中国政府知道有今天的情况出现,可能就不会申办奥运会了。正是由于中国对奥运的重视,加上西方抓住了中国的软肋,苏丹达尔富尔问题才得到了较为圆满的解决。

这里实际上就有了一个悖论:一方面中国希望将奥运作为展示自己国力的一个机会,而且全国上下都将其作为政治任务来抓;另外一方面,又强烈不满国外将奥运与中国政治联系在一起。

奥运从来就不是单纯的体育盛会。1936年,希特勒将柏林奥运会作为宣扬军国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场所。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直接促进韩国向民/主国家迈进。

据说,将有3万多外国记者在奥运期间来北京采访。但如果千里之外的上海南京或者更远的新疆在奥运期间发生了刺激他们神经的事情,这3万多记者将跑的一个也不剩。

对于中国来说,这次奥运当然不仅是夺金牌;对我们普通人来说,也不仅仅是看几场比赛或当黑导拿点停车费回扣那么简单。

瑰丽的梦

最近3个多月,我一直没有稳定的工作,虽然在51job,chinahr上简历投了一份又一份,却没有一个回音。也许,我从南京跑到北京这个决定本身就是错误的。这个月初,我又回到北京,参加一家媒体的考试,打算重返北京。在北京呆了10来天,通过了第一轮面试,参加了第二轮笔试。等待结果的过程是难耐的,于是我在笔试结束之后的第二天回到了农村老家。两三天过去了,还是没有结果,很郁闷。

今天,在苏州打工二叔家堂弟回家办二代身份证,正好姐姐也带着孩子在家。而且,最重要的是,今天是我妈生日。于是,许久不曾谋面的姐弟三人晚上在我家小聚,喝了不少啤酒。

最近家里都在下雨,最高气温不过二十五六度,凉快的很。吃完饭、洗完澡,看了会DVD,又拨号上了会网,看了会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觉得有点累,于是睡了。因为姐姐在家的缘故,我的房间被占了,我只好和爸爸挤一张床,妈妈就和姐姐住一起。

记得小时候家里住草房的时候,冬天全家就挤在一张不算很大的床上,夏天我就和姐姐挤一张小床。现在虽然家里的房子也有个八九间,但前院的三间偏方都没收拾,也没有床。不过好在我睡的这张床比较大,俩人睡也不挤。

也许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今晚睡的特别香,直到被尿憋醒。我摸起眼镜,推开房门,走到院子里那棵小树下就准备撒尿。农村不像城里那么讲究,尿到树下还能当肥料呢。

那个时候也许是午夜三点,也许两点,我记不清楚了。整个村庄非常安静,除了偶尔的狗吠和风吹树叶沙沙作响之外,听不到城里的那些噪音。我在北京时,住处附近有一条公路,一条快速路还有一条铁路,每到晚上吵的很。

今天晚上的月亮很好,像烂银盘贴在天边。也许快到六月十五了吧,我想。东边天上有一大片乌云,风吹过来如走马灯般流动。 如果不是乌云的话,这样的夜晚该算完美了吧,我一边撒尿一边想。

嗯!怎么这片乌云这么像蛇!不对,是像龙。我摘下眼镜,努力揉了揉眼,再戴上眼镜一看,那似乎真的是条龙,和电影里的龙一模一样。有龙头,龙须还有龙爪,张牙舞爪的样子,很凶猛。难道我喝多了?不对我,才喝了3瓶啤酒而已。再说,这会酒劲早过去了啊。我掐了掐大腿,疼的很,我不是在做梦。这个时候我的新闻敏感性来了:得照张相啊!赶紧回屋打开灯,找到我的NOKIA 7610。

再次回到院子里,那条黑龙还在,赶紧把摄像头对准东边,按下了手机中键。我这破7610照张相要半分钟,效果还特一般。没办法,数码相机还在南京呢。拍下第一张,刚想拍第二张,我发现手机屏幕里有两道白色亮光,形状和龙差不多。我当时脑袋激灵一下,想起刚在网易上看到的一则成都武侯一个小区摄像头拍下飞龙的新闻。我看到的不是跟那一模一样吗?我赶紧又把这拍了下来。正准备翻看刚才拍的照片时,我突然发现南边天空有点异样。定睛一看,我惊呆了。南边天空金光闪闪,上面似乎是一行篆字,下面是啥图案。赶紧再举起手机,把这一切拍了下来。

突然,这个时候,我听见爸爸的脚步声。可能是我刚才开灯惊醒了他吧,我不禁深深自责。爸爸已经快60了,前几年又查出患有糖尿病。爸对我说,你干嘛呢?我说,刚才我看见东边有条龙,还有南边天上。。。我指着南天对爸爸说。我又呆了,南天什么都没有,除了云彩。。。再看东边天空,那片黑云还在,形状却又像座山了。爸爸说,别想那么多,工作得慢慢找,回去休息吧,今晚还有点冷。

(以上为本人昨晚做的一个梦,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