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7

中秋

八月十五,中秋。因着云彩的缘故,月亮却未见得十分的明亮,好似蒙了面纱的阿拉伯女人。你知道那背后可能是明眸善睐的脸,但却始终不能自己亲手揭开这秘密。这其实只是一轮普通的圆月,也可能只是一张普通的女人的脸。然而因着那层遮盖,影影绰绰地,却不由得让人浮想联翩。

太过一泻千里的明月,在我看来,其实是没有太多意思的。

当我还没有来到污染的城市之时,见过许多纯粹的月光。那虽然也是很美丽的。大抵也是这样的夜晚,天气很清凉。月亮如一轮薄冰,就那么轻轻的贴在天上。地上所有一切都如洗了澡,耳边是不停传来的蛐蛐声,远处还有偶尔的狗吠。走在家门口的土路上,风吹过玉米地传来一片沙沙声。

这样静谧的夜晚,如今即使在我的家乡也很难觅到了。前些年,村子后通了一条铁路,每天都有那条孤寂的钢铁怪物载着一群群同样孤寂的旅人,轰隆轰隆,驶向不知是晴是阴的远方。

虽然我生活在城市,也并不讨厌城市生活的便利。但我还是固执的以为,所有城市都是地球母亲身上长出的毒瘤,都要灭亡的。不信?你可以试着飞上天空,往地下瞧瞧。本来,那大地上应该是一片连在一起的绿,间或着有一大片的黄。然而城市,却在这绿的中间,硬生生画出一大片一大片恶心的灰来,还如蚕吞食桑叶一样,不断向外吃掉那本已不多的绿。

人类最初只有农村,后来有了城市,将来也还要回归最初。 Dust thou art,to dust returnest.

Wealink座谈会

    昨天去朝外参加了法国电信委托IPSOS的一个Wealink用户座谈会,这是我第一次参加类似性质的会议。同去的有七八个人,其中包括“张小盒”创始人,不过我后来并没有和他在一组。 我和另外5人在一组,其中只有1位女士。我们6人分别来自媒体、房产、教育培训、IT等不同领域,其中有一位在北大文化产业研究院,并且自己创业;使用若邻的期限也从近2年到刚使用不等。两位主持人都来自法国电信(中国),其中一位还是毕业于北大的美女。

    座谈会的氛围很轻松,其实就是聊天,面前还有橘子香蕉供君品尝。座谈会开始,主持人要我们在白板上写出自己对若邻的理解,用一两个字形容,画个圈在向外延伸,有点像meme map的意思。我圈了俩,SNS,WEB2.0。有一位房产业的哥们写的倒挺详细,网–人际关系网–和自己相关的人际关系网–对自己有用的人际关系网。(具体忘记了,大概是这样)。其他人也写了一堆,像什么人脉、商务、交友、LINKED-IN、LINKIST、XING网等等不一而足,大家对若邻还是有比较充分的了解的。

    后来,主持人又出了个题目:如果你是若邻高层,要争取一个VC,请罗列五大优势。6个人林林总总说了一堆,我现在都忘记了。大抵就是若邻非常专业化,用户比较高端。 讨论过程中,大家都对若邻简洁的界面,细化的人脉表示满意。但都觉得若邻似乎缺少点什么,黏着度不够,而且线下活动太少,在某些功能方面还不尽人意。有位先生提出,若邻现在发展的越来越四不象了。

    比较有趣的是,其中一位认为若邻中的交友就是一种“互利”行为,而另外一位则表示无法苟同,还引发了一通争议。 就我个人来说,虽然用若邻时间较长,刚上线就用了吧,但始终没有达到离开若邻就难受的地步。实际上,我在若邻上相当一部分好友并非通过若邻结识,也完全不用若邻来交流,而通过若邻认识的我则基本不和他们交流。

     最后,原来参加这样的座谈会是给钱的。还有,朝外那边的茶餐厅一碗方便面是卖20多块钱,一碗粥也是。

黑莓7230入手


老早就听说黑莓手机,上次在南京亲眼见到zola用,心痒痒的很。在下定了决心之后,终于花了320大洋,买了部黑莓7230.我是在淘宝上买的,选择的店铺和杨远骋的是一家。事实上,我就是根据他买了黑莓7230,而且还没见抱怨,才在他推荐的那家店买的。有时候,博客的口碑是很重要的。

本来我是买包邮费300的那款9成新的,结果我钱付了才被告知没有货。不得已要了台所谓全新的。300+20邮费

货是昨天上午到的,折腾了一下午终于让它能上网了,但今天把里面软件卸载後又不能上了,现在还没好。我挺郁闷的。

总体感觉,太大,在公交车上单手不能用,反映慢。最大的优势就是看上去比较酷,屏幕较大了。

贴个美女

猜猜她、他、他都是谁?

印象

impression 晚上路过报刊亭时,又看见了《》,最新一期的。其实我一开始还没看到,还是我同学告诉我的。这本杂志与《家用电脑与游戏》装在一个塑料袋里。后者是一本很老的杂志,我以前也看过。也许是买《家用电脑与游戏》搭送《印象》吧,正好借机宣传一下,我这样想。我猜对了,但只对了一半。我没想到的是,居然是买《印象》搭送《家用电脑与游戏》,颇有点意外。于是,我花了8块钱,买了两本18块的杂志,比买三联划算多了。

这期印象依然是试刊,第三期。知道印象是在酒游花的blog上,看到他在赠阅印象,于是我就很不要脸的给发了EMAIL,免费要了第一期和第二期《印象》。酒游花应该是这份杂志的主编吧。虽然订阅酒游花的blog已经两三年,但我始终不知道他的真名,也没有过直接的接触,更不知道印象与《家用电脑与游戏》之间是什么关系。

收到免费赠阅的印象都已经1个多月了,却没有在blog上写点什么,很有点对不住酒游花的感觉。这也不能全怪我,我基本上是个不大发表评论的人。

印象是什么样一份杂志呢?它对自己的定位是一本全新的休闲文化杂志。它以趣味与品位为根本,对国内外流行文化资讯进行广泛采集和深度整合,为中国年轻读者在信息过载时代提供轻松和新奇的浅阅读体验。

在这个芜杂的社会让人轻松一下,其实就已经很伟大了,很庞大了。感谢印象,这本杂志也的确让我和舍友都轻松了一下,这也是少有的能让我从头读到尾,基本一篇不落的杂志。

最后,这期校园民谣的特辑很不错,很让我回忆起过往。

链接:詹膑《印象》印象 Keepwalking 有《印象》,有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