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

八月十五,中秋。因着云彩的缘故,月亮却未见得十分的明亮,好似蒙了面纱的阿拉伯女人。你知道那背后可能是明眸善睐的脸,但却始终不能自己亲手揭开这秘密。这其实只是一轮普通的圆月,也可能只是一张普通的女人的脸。然而因着那层遮盖,影影绰绰地,却不由得让人浮想联翩。

太过一泻千里的明月,在我看来,其实是没有太多意思的。

当我还没有来到污染的城市之时,见过许多纯粹的月光。那虽然也是很美丽的。大抵也是这样的夜晚,天气很清凉。月亮如一轮薄冰,就那么轻轻的贴在天上。地上所有一切都如洗了澡,耳边是不停传来的蛐蛐声,远处还有偶尔的狗吠。走在家门口的土路上,风吹过玉米地传来一片沙沙声。

这样静谧的夜晚,如今即使在我的家乡也很难觅到了。前些年,村子后通了一条铁路,每天都有那条孤寂的钢铁怪物载着一群群同样孤寂的旅人,轰隆轰隆,驶向不知是晴是阴的远方。

虽然我生活在城市,也并不讨厌城市生活的便利。但我还是固执的以为,所有城市都是地球母亲身上长出的毒瘤,都要灭亡的。不信?你可以试着飞上天空,往地下瞧瞧。本来,那大地上应该是一片连在一起的绿,间或着有一大片的黄。然而城市,却在这绿的中间,硬生生画出一大片一大片恶心的灰来,还如蚕吞食桑叶一样,不断向外吃掉那本已不多的绿。

人类最初只有农村,后来有了城市,将来也还要回归最初。 Dust thou art,to dust returnest.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