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7

2007中文网志年会

中文网志年会又要召开了,这次是在北京。

我是参加了2005年第一届年会人物印象)的,似乎犹在昨天。去年的年会在杭州举行,我没去。今年算在家门口了,虽然我于北京来说只是个过客,而北京于我来说也不过是个流浪之地。但无论如何,既然会场只需要公交车几十分钟就能到,我还是去吧。看看老朋友,认识认识新朋友,于我来说,也是件好事。

从2003年接触blog起,至今也是4年有余。也算是见证了国内blog的发展,虽然我于诸事只是冷眼旁观而已。但blog当真改变了我许多,比如认识了许多blogger,像herock,zola,lvxinxinshunz等等不一一列举,以及还有更多的只是神交并未亲见的人。

最近,由于工作繁忙以及空间服务器的缘故(感谢Herock无偿赞助本站空间一年多),更新的渐少,有时有话就在twitter上说了。

发现自己,真的懒了。希望明天,我们还有blog,还有中文网志年会。

年会期间,我会在twitter和flickr上即时更新消息和图片,请大家关注。

我的twitter http://twitter.com/doubleaf

我的flickr相册 http://flickr.com/photos/doubleaf

google picasa相册http://picasaweb.google.com/doubleaf

feed搬家

http://feed.doubleaf.com域名解析有问题,请订阅http://feed.feedsky.com/doubleaf支持一下吕欣欣
原feedburner烧制的feed将在一个月後删除。
请大家在RSS阅读器中更改一下,麻烦麻烦!





未来与现在的信(2)

To:doubleaf@gmail.com

From:doubleaf@gmail.com

Date:17 Oct 2007

Hello,Dear Future Me

很高兴收到你的回信。这几天我很忙,没来得及给你回复,见谅。

每天早上,我都要早早起床坐公交车上班。车上人很多。车上有一张张陌生的脸、路上有急匆匆走过的人群,车窗外有摩天的大楼还有清晨的阳光,有些迷惘。

我为何要生在这个世上,又为何我的灵魂偏偏要寄在这副臭皮囊上?我究竟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后人究竟怎么看我们?我们的未来到底是更好还是更坏?

为什么时间一去不复返,为什么我们都要死去,为什么看不到死後的情景?为什么我想要飞却飞不起来?

为什么我一直庸人自扰地想这些无聊的问题?布瓜、布瓜、布瓜、Pourquoi、Pourquoi、Pourquoi?

 

To:doubleaf@gmail.com

From:doubleaf@gmail.com

Date:26 Sep 2046

hello,mr me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无聊,但你确实太无聊了,也许是你太过空闲的缘故。

我们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界上,这是个问题。如果你觉得迷惘的话,等你死的那天就知道了,那个时候你也会知道死后究竟什么样了。死去的人自然知道那个世界什么样,但他们永远无法回来告诉你。

至于你生活的时代,我想说,这是个荒谬的年代。荒谬的原因其实不在于存在很多荒谬的现象,更在于还有人把荒谬当成真理来膜拜,并且不停地告诉你说,这就是真理。未来当然不一定就比今天好,正如年轻人不一定胜过老年人一样,我在上封信里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人类这几千年来,虽然物质层面提高了许多(其实也并没有多少,最多是50步与100步的区别),但在精神方面却并没有多少的进步。孔子、佛陀、柏拉图、苏格拉底,今天有谁能够超越的吗?我们最多也就是在享受生活方面有了一些不值得骄傲的进步,其它方面还是洗洗睡了吧。与宇宙上百亿年的历史相比,我们算什么?话说回来,人类来计算宇宙的历史,就好像河伯以为天下之美为尽在己、皇帝用金粪杈捡粪一样可笑。

虽然时间一去不复返,我们都要死去,但历史却往往要重复,有时候还是简单的重复。在你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城市的大街上经常有骑着摩托车、扛着三洋机的所谓时髦小青年。而在你现在的这个时候,公交车上、地铁列车里,又有许多肆意地用音乐手机大声外放烂大街口水歌的年轻人。虽然手机比大三洋机先进多了,但在这里,却也只是三洋机的简单重复。

也许,他们找不到更多的发泄方式,只能以这种方式来彰显自己的个性吧。说到这里,我倒想起很多年前看到的一篇文章。文中说道,在柏林墙倒塌之前,东德年轻人普遍用滥交的方法体验自由。在那个人人自危的时代,没有话语权没有自由,年轻人便在酒吧里随意结识,小伙子很轻易的就能把姑娘带走,女孩们也都完全自愿。他们在其他领域毫无自由而言,只能通过这种途径体验相对的自由了。

虽然我老了,对现在的年轻人动不动就上街游/行/示/威觉得很无聊,但我还是支持他们。每代人都有自己的表达方式。

很久以前,我们其实都能飞的。只是不飞上天好多年,还有人不停告诉我们:天上有吃人的怪物,你们千万不要飞,还是待在地上安全。而且,你们其实根本不能飞,说你们能飞的都是那些想吃你们的,居心险恶。

起初,我们不相信,也有人怀疑,还有人偷偷飞上天。后来,我们居然真的发现了那些被吃掉的人,他们说,早告诉你们天上有怪物,这就是随便飞的下场。

再后来,我们发现再也找不到哪些怀疑的人了。而我们,在长时间不飞之后,却也真的不能飞了。

未来与现在的信(1)

To:doubleaf@gmail.com

From:doubleaf@gmail.com

Date:11 Oct 2007

Subject:Hi,Dear Future Me.

Hi,Dear Future Me.

第一次给你写信,有点惶恐。我甚至为怎么称呼你而感到发愁,刚才我还很认真的把me改成大写,以示尊重。还把Me后面的句号删了又加上,我真的不知道该不该加这逗号,但最后还是留了。

我还是先向你说说我现在的情况吧。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我现在的情况你想必都很清楚,最多只是有点遗忘罢了。还是不说了吧。

现在北京已经是秋天了,早上出门上班有点冷,公交车上人太多,汽车尾气又非常呛人。而最近遇到一些心烦的事情,工作也非常忙,还老挨领导的批,真的觉得有点迷惘。

我不知道你现在过的怎么样,应该比现在好多了吧,我觉得毫无疑问要好。是不是每天出去遛遛鸟,和老朋友聊聊天,晚上回家听老婆的唠叨?应该没有我现在这么多的困惑和问题了吧。

还有,你现在身体还好吧,家里人情况怎么样?

第一次给你写信,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那就先这样吧。期待你的回信。

2007年10月11日。

To:doubleaf@gmail.com

From:doubleaf@gmail.com

Date:20 Sep 2046

Subject:Reply:Hi,Dear Future Me.

Hi,Dear Mr. Me

我收到了你的来信,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选在这个时候。我发现你果然很惶恐,那个Me后面是不要句号的。另外,你删了又留下的是句号,不是逗号。下次请注意点,谢谢。还有,你最后没留名字,要不是我脑子好使,这封信就该进垃圾箱了。

我也不责怪你了,你一直是有点神经质的,除了每天做白日梦,好像没有其它能干的事情。虽然你现在还很年轻,但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该学会成熟了吧。

我这边也是秋天,气温似乎比往年更低了,今年夏天的气温却很高,北京听说平均气温都要40度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马路上的汽车尾气少了许多。经过上两次战争之后,似乎我们又一切从头开始了。甚至,一些大城市也电都要定时供应。

我现在过的很好,基本无忧无虑。每天也就是看看报纸,虽然这已经是很老土的习惯,而且也没有几家报纸了。但你知道,我的视力最近几年下降的很快。

有的时候,我会去找老同学、老朋友聊聊天,但因为大家都不住在附近的缘故,我也不便去打搅他们。而且,有些老朋友也永远见不到了。至于妻子,这几年她的心情变得很坏,每天都窝在家里不出去。半夜的时候,我还经常听到她在偷偷哭泣。我也曾试着安慰她,但她却装作没听到的样子。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于是我只有每天去公园走走,散散心。不过好在孩子们都还好,工作也都不错。有时候,我也会到孙子的学校看看,顺便监视一下他有没有用心读书。

但我的身体实在是不行了,我怀疑是你年轻时不注意的缘故。譬如,你喜欢吃辣椒,你经常要陪领导喝酒,你还会熬夜。最近几个月,感觉脊椎有问题,甚至都低不下头了。

谈到现在的生活,其实并没有更好。你是相信未来必定胜过现在的,但我却不信。如果未来胜过现在,何以自有人类以来,就不停地你争我夺,却不知道悔改?你这种迂腐的思想早就该改改了。

至于我本人,虽然没太多心烦的事情,但困惑是有的,问题也还是有的,只是都看得开了,不再像以前那样计较。

我记得你也是不太计较的。你曾经跟我说,从来不会去追赶公交车,哪怕它就在你面前几米,也不会跑过去,只会以正常的速度行走。你说,这辆开走了,自然还会有下辆,人生不需要那么着急。

我当时曾经一度很鄙视这个观点,并且说,你错过了这辆车,实际上也就是错过了一个机遇。下一辆车永远和刚开走的那辆不同,也许你一生的幸福也随之被开走。

好了,不多说了。因为战争的缘故,现在北京限时供应暖气,晚上11点到早上7点,屋子里很冷,伸手打这么多字其实是很不容易的。希望你好自为之。

2046年9月20日,doublea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