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7

2007年终回顾

今年就写了下面这些blog,后面的数字是回复条数。突然有一种成就感

1月 

  • 1st 2007喽,祝各位新年快乐 1
  • 1st 这是一个有意义的元旦 1
  • 6th 北京低价公交还能持续多久 9
  • 7th 关于印尼失踪客机的一些资料和推断 3
  • 13th 离开和它的反义词 0
  • 15th 决定 3
  • 19th 故里人物杂记 0
  • 19th 田园将芜胡不归 0
  • 19th 《咬文嚼字》没“咬”错 3
  • 25th 南京印象 4
  • 30th 故里人物杂记(2) 0
  • 31st 怀念北京 3
  •  2月 
  • 1st 回家见闻 3
  • 1st Keso的离开Donews 2
  • 3rd 喜欢霍思燕 0
  • 3rd 故里人物杂记(3) 1
  • 6th 冬季的校园 8
  • 14th “沙发”是什么意思 2
  • 15th 三星硬盘真垃圾 1
  • 17th happy new year 4
  • 17th 相当郁闷 7
  • 20th 新年新气象,换主题 2
  • 21st 今年是火猪年 2
  • 21st [转载]网民抢注春晚小品台词 3
  • 27th 出家也好 1
  • 28th 谎言重复千遍 0
  • 3月 
  • 8th one night in Nanjing 5
  • 10th 感谢 7
  • 12th 春天来了 1
  • 13th 关于I’m的一些私人数据 3
  • 14th 国花 0
  • 18th 北京的豆汁儿 2
  • 19th 悔过 3
  • 22nd 南京的城墙 1
  • 28th Feedsky广告业务 0
  • 28th zola同学查访钉子户 4
  • 29th 走四方 5
  • 30th 【公益广告】救助小王越MSN爱心签名活动 1
  • 31st 有关google adsense 广告 4
  • 4月 
  • 2nd 西安以西 5
  • 2nd 西安游记(1) 6
  • 3rd 西安游记(2) 3
  • 4th 西安游记(3) 0
  • 5th 西安游记(完) 0
  • 6th 成都游记(1) 6
  • 7th 成都游记(2) 2
  • 7th 我们为什么要结婚 5
  • 8th 成都游记(3) 0
  • 11th 成都游记(完) 3
  • 14th 谈谈尚邮 2
  • 16th 中国的繁体字教育 6
  • 17th 国内网站在这次美国校园枪击案之后的拙劣表现 2
  • 17th 我的性教育史 7
  • 22nd 人类吃屎的历史 5
  • 5月
  • 2nd Reviewme 广告时间 0
  • 2nd 我心中最2的互联网公司 3
  • 3rd 印度人为什么不写blog 5
  • 9th 保护我们的梦想–写给惠子 3
  • 11th 出售本blog冠名权 5
  • 11th 中国大学生就业形势愈加艰难 2
  • 14th 客齐集–分布式电子商务 1
  • 17th Flickr擅自删除用户图片风波 6
  • 18th 好险 1
  • 19th 花脸雪糕 0
  • 20th 颐和路•初夏 0
  • 20th 城市 1
  • 21st blogger赚钱的另一途径 1
  • 24th 数学符号∵∴的来源 0
  • 24th 父母心 8
  • 6月 
  • 3rd 个别人 0
  • 3rd 我不相信 0
  • 4th 纪念刘和珍君 5
  • 4th 【旧文】给一切坚持理想的人 0
  • 5th 世界爱眼日 关注眼睛健康 0
  • 5th 善用收费话题所得 5
  • 6th 又是一年高考时 1
  • 8th 俺的Flickr Pro 2
  • 10th 不孝 0
  • 12th 西瓜 0
  • 14th 见到zola 0
  • 17th 父亲 0
  • 22nd 这年头,连黄瓜都不保险 0
  • 22nd Twitterfeed的困扰 0
  • 22nd 现在的孩子们真有创意 1
  • 7月
  • 1st 南京•大乱 1
  • 4th 沭阳•断水 1
  • 7th 一九三七•七七事变 0
  • 10th 北京的地铁 7
  • 10th 来自台湾的热气球 0
  • 13th 回家 0
  • 17th 内有超女慎入 2
  • 17th 身边的小概率事件 7
  • 20th 打倒一切衣冠禽兽 0
  • 20th 35互联重要通知 2
  • 21st 南京•浦口 1
  • 23rd 贴一段牛B且2B的评论 0
  • 24th 解决重名问题的一个方法 3
  • 25th 涨涨涨 0
  • 26th 部分欧洲国家新闻网站地址 2
  • 8月
  • 2nd 周杰伦不知道雷锋,你又知道张可法吗? 2
  • 3rd 瑰丽的梦 3
  • 8th 从来就没有纯粹的奥运会 1
  • 10th 爱唠叨 0
  • 16th 同性恋咋就成了犯罪呢 0
  • 21st 犯错记 0
  • 27th WordCamp Beijing 2007 0
  • 28th 月食 1
  • 28th wp 2.3 beta1释出 1
  • 30th Feedburner blocked in CN 1
  • 31st zz依法打击网络淫秽色情专项活动的通知 0
  • 9月 
  • 1st 关于依法打击网络淫秽色情、赌博、违禁产品专项活动的重要通知 0
  • 1st WordCamp Beijing 2007 12
  • 4th 密云拓展训练归来 4
  • 6th [转载]再给正直一次机会 4
  • 11th 6年前的今天,你在干什么? 5
  • 16th 印象 1
  • 20th 贴个美女 4
  • 22nd 黑莓7230入手 7
  • 24th Wealink座谈会 1
  • 25th 中秋 0
  • 10月 
  • 17th 未来与现在的信(1) 0
  • 17th 未来与现在的信(2) 0
  • 18th feed搬家 0
  • 31st 2007中文网志年会 1
  • 11月 
  • 3rd 中文网志年会–Microblogging的力量 3
  • 5th 我在2007中文网志年会(图集) 1
  • 5th 理想主义者的盛会 6
  • 15th 买了几本书 1
  • 17th 中国没有新媒体 1
  • 22nd Timeline(Dec 1995-Jul 1998) 0
  • 25th 购书目录 2
  • 28th 新成语:正龙拍虎 4
  • 29th 潘家铮:三峡水库绝不会成为第二个三门峡 1
  • 12月
  • 3rd 寫在生日邊上 9
  • 9th 德内大街|什刹海|钟鼓楼|南锣鼓巷 1
  • 13th 南京大屠杀70周年祭 0
  • 16th 东十家 1
  • 20th Sound of Silence 0
  • 24th 伪善 4
  • 29th “预备立宪”百年祭 0
  • 30th 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儿 0
  • 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儿

    我向来是个爱做白日梦的人。

    很小的时候,在看了一篇知音体的文章之后,我想象着自己坐在家门口的那棵小槐树下唱歌,被一位下乡采风的音乐家发现,遂惊为天人,从此以后天下无人不识君。然而我并不会唱歌,也从来没遇上什么采风的。在看了金庸金康全庸的武侠小说之后,幻想自己哪天突然发现一本绝世秘籍,修炼一身好武功,又遇到一位绝色美女,从此仗剑走天涯。又在看了一本《大千世界》之后,怀疑自己有特异功能,常常暗地发功,希望能让雨停下,或者瞬间移动。

    稍大些,上了初中学了英语后,走在路上总是想碰到一位外国人过来向我问话,我便以流利的英语跟他对话,周围人群纷纷投来羡慕的眼光。虽然,我们那个穷乡僻壤,别说欧美人了,就连离咱们最近的日本人,也只是在侵华时来过(同事张某对此句亦有贡献)。班上举行晚会时,我总幻想着,坐我旁边的美女主动过来说,嗨,你来唱一首吧。于是我以高亢的歌声,震惊了四座。甚至,我连唱哪首歌都想好了。但没人来找我,我至今依然五音不全。

    再后来,有一阵我害怕走在河边。因为我不会游泳,我想要是有人掉进河里,我该怎么办?是给落水的人一根树枝,还是回村里喊人呢?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好久,可至今我没遇到过人落水。

    现在我还是在做梦,只是年少时的梦,早已经忘掉。我在做着大大小小的发财梦,幻想哪天买了彩票,中了500万,我是该把它们都捐出去,还是在买了房子车子,留给父母家人一些后,再捐出去。我在想,我要是换了月薪是现在10倍的工作,也许我就能在北京买一栋很大的房子了。我坐在公交车上想,要是这辆车突然失控,我该怎么逃生。我在想,要是电梯突然断电下滑,我以半蹲姿势也许能幸免一死。我在想,要是我当时考到另外一所学校,也许今天不是这个样子。我在想,要是我当初学的刻苦一些,也许今天不用这么艰难。

    今天和一个久未谋面的高中同学聊天时,他说我是在自己给自己找麻烦,有些道理我很简单,我却跨越不过去。他说的很对,我只是给自己制造麻烦,只是在无事生非。

    也许吧,也许那只是难免都要付出的代价,也许那只是难免经历的苦痛挣扎。也许啊,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取烦恼。也许啊,我们可以不用长大。

    [audio:http://bbs.2535000.com/UploadFile/update/addj.mp3]

    梁咏琪:爱的代价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
    象朵永远不凋零的花
    陪我经过那风吹雨打
    看世事无常
    看沧桑变化
    那些为爱所付出的代价
    是永远都难忘的啊
    所有真心的痴心的话
    永在我心中
    虽然已没有他
    走吧
    走吧
    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走吧
    走吧
    人生难免经历苦痛挣扎
    走吧
    走吧
    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
    也曾伤心流泪
    也曾黯然心碎
    这是爱的代价
    也许我偶尔还是会想他
    偶尔难免会惦记着他
    就当他是个老朋友啊
    也让我心疼
    也让我牵挂
    只是我心中不再有火花
    让往事都随风去吧
    所有真心的痴心的话
    仍在我心中
    虽然已没有他
    走吧
    走吧
    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走吧
    走吧
    人生难免经历苦痛挣扎
    走吧
    走吧
    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
    也曾伤心流泪
    也曾黯然心碎
    这是爱的代价
    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
    也曾伤心流泪
    也曾黯然心碎
    这是爱的代价
    也曾伤心流泪
    也曾黯然心碎
    这是爱的代价

    “预备立宪”百年祭

    作者:傅国涌

      历史不能假设,历史只是曾经发生过的事实。1906年9月1日,一道“仿行宪政”的上谕仿佛从天而降,民间社会一片欢呼声,各种宪政团体应运而生,新兴报刊上的舆论冒着热气,学界、商界、报界,在精英阶层当中这道上谕曾点燃了他们心中的希望,华夏的天空曙光隐现,百年前的那些日子,他们激动过、亢奋过、彻夜难眠过。今天我们很难想象那个颟顸的慈禧太后,是如何经过反复的权衡、斟酌、算计,才作出了这个大胆的决定,无论如何,蹒跚而行的晚清新政进入了 “预备立宪”的阶段。在充满危机和屈辱的转型期中,当时的社会也涌动着一种求新、求变的浪潮,以张謇、汤寿潜等为代表,大江南北,多年来奔走、游说、推动立宪,这股社会力量是不可忽视的,被迫寻求应变之道的清廷不能不作出回应,此前派五大臣出洋考察,背后就有他们闪现的身影,自上而下的“预备立宪”与他们为主角的“立宪运动”是平行的,后者正是前者重要的原动力。专制王权的老树上从此能抽出别样的新芽吗?中国能由此顺利完成转型吗?

      有人说,清廷对“立宪”并无诚意,完全是骗人的鬼把戏。有人说,清廷只是借“立宪”来为自己延年益寿,对进入古稀之年的慈禧而言,“立宪”不过是“预备”,只要“预备”期设置得长一点,她身后哪管它洪水滔天。确实,包括慈禧太后在内的统治者,之所以在一百年前幽暗的夜晚选择了“预备立宪”,要在帝国的脖子上套一块金灿灿的“宪政牌”,并不是自愿的、主动的、积极的,更多的是被动、无奈的应对之策,尽管如此,我们依然要肯定他们在百年前的这一选择,选择 “仿行宪政”,就是选择一种更进步的政治文明,至少表明他们并不排斥先进国家尝试过的制度模式、治国理念。与垂拱而治的绝对王权相比,君主立宪毕竟是个进步,它承认代议制,承认司法的相对独立性,承认民众的基本权利,承认地方自治,即社会的自主性,等等,这一切都是难以估量的巨大进步。

      “预备立宪”最终淹没在革命的呐喊中,完全出乎立宪派的意料之外,他们曾那么真诚地支持君主立宪,极力推动立宪进程,他们是脚踏实地的实业家,或者有声望的知识分子,他们在本土的社会影响无疑在革命派之上。他们满怀信心,要在清帝国的老树上嫁接出新宪政的新枝,他们并不想把这棵蛀虫蚕食、狂风摧折的老树连根拔起,他们在政治上主张温和、渐进的改革,而不是激风暴雨式的革命,他们希望以最小的代价、最低的成本实现社会转型。在危机四伏的晚清,实际上他们已成为社会稳定最坚定的支持者,他们有可能顺利将旧体制带入新社会,清廷与他们之间一度有过良性互动,从派五大臣出国到颁布“仿行宪政”上谕,都可以看出这一点。他们借“预备立宪”的东风,在全国各地成立了许许多多立宪团体,有些已具有近代政党的雏形,新兴的报刊到处是他们的声音,然而,腐败透顶的权势集团为既得利益的绳索所捆缚,私心至上,对民间社会的一切善良意愿拒绝作出善意的回应,把这些温和派也都推到了革命的一边,等待着清廷的只能是呜呼的命运,老树上最终没能抽出新芽。

      有人问,清末“预备立宪”的失败对当下中国的社会转型有什么启示?我说至少有三点,一、当权者要有世界眼光,积极借鉴先进国家的成功经验,不能故步自封。二、与民间社会要有良性互动,不能一概置之不理。三、主动变比被动变好,早变比晚变好,这样做成本低、收效快。四、即便不搞“预备立宪”,清廷也免不了垮台,甚至跨得更快。当然,可能会有人说,“预备立宪”最大的启示乃是,我们连“预备立宪”之类也不搞,呜呼,夫复何言。

    参考:

    伪善

    先讲一个大家都熟知的故事。

    从前,有个国王,他是个男的。有一天,他闲来无事坐在龙椅上,看见有那么一个人牵着头牛就经过了。他问,牵牛干嘛啊?答曰,杀了祭祀。国王看这头老黄牛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不由得心下怜惜,说,真不忍心啊,把它放了吧。牵牛的人就说了,那不祭祀了啊?国王说,祭祀是我们的基本国策,100年不动摇,怎么能说不祭祀就不祭祀呢!改用羊好了!于是,这位国王得了个博爱的好名声。

    大抵来说,在这位国王看来,动物和人一样,生来平等,但有些动物和人更加平等。

    曰:“臣闻之胡龁曰,王坐于堂上,有牵牛而过堂下者,王见之,曰:‘牛何之?’对曰:‘将以衅钟。’王曰:‘舍之!吾不忍其觳觫,若无罪而就死地。’对曰:‘然则废衅钟与?’曰:‘何可废也?以羊易之!’不识有诸?”曰:“有之。”曰:“是心足以王矣。百姓皆以王为爱也,臣固知王之不忍也。”王曰:“然。诚有百姓者。齐国虽褊小,吾何爱一牛?即不忍其觳觫,若无罪而就死地,故以羊易之也。”曰:“王无异于百姓之以王为爱也。以小易大,彼恶知之?王若隐其无罪而就死地,则牛羊何择焉?”王笑曰:“是诚何心哉?我非爱其财。而易之以羊也,宜乎百姓之谓我爱也。”曰:“ 无伤也,是乃仁术也,见牛未见羊也。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也。”

    —- 《孟子·梁惠王章句上》

    “见牛未见羊也”,孟子早在2000多年前就一针见血地指出这帮伪善人的真面目。当然,“君子”更虚伪,以为远离杀猪的地方,再吃猪肉,自己就不是禽兽了。

    重庆志愿者冬至上街劝餐馆勿卖猫狗

    冬至日卖狗肉,成了众多餐馆招揽顾客的惯招。昨日,重庆小动物保护协会40多名志愿者走上街头,掀起善待猫狗的宣传活动。会员们还支招,让餐馆经营牛羊肉同样生意抢手。

    Sound of Silence

    他们叫我哥哥、叔叔

    可是我觉得,自己不比他们大

    他们跟我说话,可是我却听不到

    我跟他们说话,他们也听不到

    歌曲欣赏

    李健:什刹海
    [audio:http://www.iwodi.com/upload/20070704__shenshahai.mp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