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8

书摘:帝国的回忆

前天(27日)晚上去西单帮朋友买点北京特产,顺便逛了逛西单图书大厦,顺便买了本书,名字叫做帝国的回忆:<<纽约时报>>晚清观察记1854-1911

这本书是纽约时报在1854-1911年间对华报道的一个合辑。当时中国大多数人还基本对外界一无所知,书中提到,1858年10月,第二次鸦片战争已经爆发了2年,但驻守在北京郊区的清军居然还对此一无所知!纽约时报以现代的眼光报道旧时的中国,也给我们今天留下了很珍贵的遗产。

有意思的是, 虽然报道都是100多年前的,但今天读起来,有些词句仍然感同身受。下面是我发在twitter上摘抄的一些文句。

 天啊!在一群鸡鸭中间,我竟看到了美丽的老鼠。他们体型硕大,肥肥胖胖,还有长长的爪子和卷曲的尾巴,也挂在那里等待出售。在这个店里,我还发现了猫。但在这样的情况下猫和兔子很容易搞混,我对自己的发现也没有把握。–《广州的一天》纽约时报 1871年12月24日。《帝国的回忆》第31页。

另外,清国人还有一种造假的本能。这就是,按照英国海关所提供的数据,清国人在每年要纺织成棉布的170万磅棉花中添加30万磅的黏土,这样重量就增加了。–《首家机器棉纺织厂在上海建立》纽约时报 1879年4月23日。《帝国的回忆》第54页

“北京政府总是企图尽可能多地捞取,而地方政府则总是企图尽可能少地付出”——《清国的财税稽征制度》1897年2月25日。《帝国的回忆》第67页

例如,其中一个令人厌恶的缺点,就是遇事缺乏严谨而认真的态度。清国本身有充足的制砖黏土,但他们制造出来的砖瓦产品,质量低劣。本地经济假冒伪劣的趋势在增长,他们总是选用最劣质的原料,做工粗糙,许多建筑都不能用挑剔的眼光去仔细审视。一旦年久失修,很快就会崩塌。毋庸置疑,缺乏严谨和执着的精神,是导致清国工业发展缓慢的主要原因。——一位美国工程师在粤汉铁路沿线的观察笔记《纽约时报》1900年1月23日,《帝国的回忆》第73页

这本书我刚开始看,以后看到有意思的段落,再摘抄过来。

记一次收容

按:为奥运安保创造安全和谐的治安环境”,北京警方目前正在严查暂住证。今天是第一天,因此偶一天没敢出门,生怕被当盲流被送到昌平挖沙子。各位在京暂住且没办良民证的朋友,最近一定要尽量避免去“机场、火车站、客运长途汽车站、高速路收费站等主要进京通道,以及流动人口聚居区、大型市场、建筑工地”(via flypig,实在不得已就穿得体面些,查暂住证的大多是以貌取人。下面是我亲身经历的与收容遣送有关的故事。

2001年3、4月份,当时我还刚读大三(笔误,应为大二下学期),整天快乐地在北大未名灌水。有一天突然接到家里电话,说我哥(我爸认的干儿子)被收容了。虽然当时对收容还了解不多,而且孙志刚事件那个时候还没发生,但还是大吃一惊,毕竟这不是啥好事儿。于是,赶紧和在琉璃厂打工的一亲戚(我嫂子的亲侄儿,学过美术,当时好像在一家装潢公司)联系,第二天我便逃课,一起赴大兴了解情况。为方便联系,我嫂子的侄儿还管老板借了手机。

经过一番奔波之后,成功到达我哥打工的大兴一家花木公司。在询问老板娘以及同乡之后得知,我哥某天和工人一起去干活时,突然从人群中奔出,跑向对面的派出所,说有人欺负他,主动要求收容。现在我哥大概已经在昌平筛上了沙子啦!操着一口正宗大兴口音的老板娘不停问我:“你哥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我忍住了要打这胖娘们的邪恶想法,并迫使我自己相信了他们的解释。因为,我哥在家时,的确非常老实,一棍子都打不出一个响那种,被人欺负他也不敢反抗。随后,我和那位一路上不停叫我“二爷”(家乡话,即二叔)大我两岁的嫂子的侄子去了附近的派出所。结果,派出所那帮孙子果然秉承了一贯的不为人民服务,只给人民添乱的优良传统,磨了半天才告诉我们我哥被送到了昌平七里渠收容中心。这是我第一次听说“七里渠”这个名称,后来我知道这里不仅收容没有北京户口的外地盲流,也收容没有北京户口的流浪狗。

第二天,我们俩又乘车赶往昌平。七里渠这个地方很偏僻,在高速边上,不通公交,我们还是坐三轮车去的。那边的工作人员和大兴警察一个德行。我们问了半天,没给一点有用信息,甚至连我哥在不在那边都没说,只说一个月收容结束会通知家人。当时时间已经不早,再磨蹭下去,这帮孙子也不会给没钱没势的我们俩好脸色看,只好悻悻而走。第三天,我又去了一趟大兴,结果还是败兴而归。为安慰家人,我告诉嫂子哥哥的确在昌平,一个月以后就出来了。家里人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下了一小半。

五一期间,我接到家里电话,说哥哥已经出来了,嫂子也来北京接他了,现在天安门。于是我赶紧去天安门,找到了嫂子和另外一位家人。结果却不见我哥的踪影,原来在琉璃厂的侄子带他去看毛主席纪念堂了。我们等了许久也不见我哥出来,侄子说他让我哥从入口进去,但他没跟进去,说好在出口处等他。结果,我哥硬是在小小一个纪念堂里不见了。一家人那是叫着急啊,到了晚上也没找到。于是我先回学校去了,八九点钟嫂子来电话说找到我哥了,现在正在吃饭呢。我当时如释重负。

自那以后,我哥再没来过北京。听家里说,他回去后就得了精神病,发病时摔东西打人。家里把他送进精神病院待了一段时间,花了不少钱。 大概是前年回家时,我去哥家坐了会,看上去他气色还不错。听爸妈说,他精神病犯得也少了。

十年砍柴: 农民进城命若鸡?——我对收容的认识

国家广电总局

这就是全中国最关心人民身心健康发展、总担心青少年误入歧途、为了中国实现四个现代化甘愿蒙受无情唾骂的伟大的国家广电总局内景。

2006年11月手机拍摄,some rights reserved。转载注明出处

国家广电总局

国家广电总局

办公大楼,许多禁令就是从这里发出di。

国家广电总局

某栋大楼

国家广电总局
国家广电总局


两件事情

  1. 卡斯特罗退出江湖
  2. 肥姐沈殿霞仙逝

还有一件事情,就是张柏芝。偶一直以为,她和谢霆锋可以看做我们80后经典的婚姻了。可惜,陈冠希害了她。

科索沃引领世界分裂浪潮

2006年5月,塞尔维亚和黑山宣布分家时,我曾在blog上写到:“黑山独立无疑将刺激塞尔维亚的科索沃自治省独立运动,还包括伏伊伏丁那自治省。说不定过两年,欧洲版图上又将多出一个科索沃国。”结果,还不到2年,科索沃就宣布独立了。

科索沃的独立与黑山不同。塞黑在分别独立前,就只是两个独立实体的松散联盟,分家只是迟早的事情。而科索沃的独立则遭到了塞尔维亚、俄罗斯的坚决反对。而且,科索沃是塞族的发源地,其地位相当于汉族的中原地带。想想,如果河南宣布独立,中国人能让吗?

科索沃独立是否会引起战争不好说,但骚乱是难免的。而且,其在国际上的地位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会相当尴尬:欧美承认其独立,俄罗斯塞尔维亚坚决反对,中国等骑墙。科索沃能否获得完全独立。加入联合国,实际上要看美俄之间的博弈结果了。而科索沃是否会寻求加入阿尔巴尼亚呢?也不好说。

 个人认为,科索沃的独立将造成全球出现自苏联东欧解体后的又一次分裂浪潮。

欧洲、尤其西欧现在看上去是世界上最稳定的地区,至少暴力事件要少很多。但实际上也蕴含着许多不稳的因素,其中之一便是分裂势力。 科索沃独立后,包括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巴斯克地区、西西里以及法国科西嘉、英国北爱、苏格兰,比利时的分裂势力无疑也将加大寻求独立的步伐。而在塞浦路斯岛,早已形成了实质上的两个国家。欧美既然可以承认科索沃独立,又为何在塞浦路斯问题上采取双重标准呢?

而在东欧、俄罗斯,摩尔多瓦有“德涅斯特河沿岸地区”分裂势力的困扰,格鲁吉亚有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一直在闹独立,俄罗斯有车臣、印古什。

在看世界其他地区,分裂主义实际上也风起云涌,暂且不说中国的台湾、西藏、新疆等,我们的邻国印度分离势力活跃也非常频繁。印度每年死于恐怖袭击的人数是居世界第二的,除了被左派游击队打死的,就是死于克什米尔以及东北闹分离的省份了。当然,要没有英国人,印度现在估计也就跟欧洲一样,四分五裂。就好像印尼一样,没有荷兰人现在估计一个岛就是一个国家。 

此外,亚洲的斯里兰卡有猛虎组织,印尼有“自由亚齐运动”,泰国南部4府经常发生爆炸袭击,菲律宾有摩洛分裂主义,巴基斯坦有俾路支斯坦,还有中亚地区涉及土耳其、伊拉克、伊朗等国的库尔德人问题。

 而在北美,则有加拿大的魁北克,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有人的地方就有统一和分裂。俺们的老祖宗早就一语道破天机了。在美国衰落之后,其分裂浪潮将更加汹涌,就跟当年罗马灭亡之后一样。到时候,拉美移民建一国,欧洲裔白人建一国,黑人一国,穆斯林一国,土著一国,多热闹。那咱们华人和亚裔呢?那得看会不会出现英雄人物了。搞不好,华人就得引颈待戮了。

实际上,我倒更认为俄罗斯的分裂应该在美国之前。毕竟,俄罗斯人口少,而且其领土大多是抢来的。

看来,只有单民族国家才是最安全的了。。

参考:

科索沃危机和世界分裂主义浪潮

http://bbs.tom.com/item_788_1339_0_1.html